• 第二十一章 岁月神偷(2)

    更新时间:2017-11-27 21:10:24本章字数:2016字

    我喜欢风信子,并不是它沁人心脾的香味,而是它至死不渝的执着。

    再看过多少风景,尝过多少世味,又历尽多少浮沉我们才能回到当初那个不知人事,多梦多愁的自己。

    *************

    “今日,你回来了,你知道我此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吗?”小萱端起一杯开水喝着。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喜欢上了白开水的甘甜,早已对飘着浓浓香味的奶茶置之不理。

    雨沫的心里很是难受,眼角泛着泪花,对于小萱姐,她除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想知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欧小姐是为了欧浩轩的事来的吧!如果欧小姐想为自己的弟弟讨说法,我随时奉陪,但若是其他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欧小姐恐怕不清楚,尤其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我早已忘得差不多了,也许再过些许日子,会忘得……一干二净。”她站起身,走向窗户前,勾唇轻笑。

    看着美食街的人,小贩的呦呵声,小情侣之间的窃窃私语,小孩子的嬉闹声……

    明明这一切在自己的脑子里很清晰,却在这一刻,她有一种排斥感,想将这种感觉彻底赶出去。

    “呵呵……,尹小姐可真是……健忘。”小萱笑着。也许在笑她自作聪明,也许在笑她自己,眼前的尹雨沫,冰冷的样子,甚至连血都是冷的,她还自作聪明得搬出一些事情刺激她,欧小萱,你自作多情的样子一点也没变。

    “你多想了,我,欧小萱,昊天集团的大小姐,经商有道,一向大度,自然气量不会那么小。”小萱回答着。

    “哦?”挑挑眉,盯着小萱,她笑着,带着玩味。

    “尹小姐如此开门见山,我若藏着掖着反而笑着我有些气量很小,舍弟平时让家里人宠坏了,有些地方得罪尹小姐,尹小姐稍微给些惩戒,应该的,毕竟,出来混,有些东西就要还的。”

    “只是,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尹小姐有一个故人,跟舍弟长得有些……”相似。

    还没等她说出口,雨沫顿时变了脸。

    捏住她的纤细的脖子,眼底瞬间聚集怒火,无法抑制地倏然上前,狠狠地瞪着她,全身杀气腾腾。

    “是哦,我该好好想想了,那个人长得真与浩轩一个样,模样,性格,表情,撅嘴,耍赖……”对上雨沫怒红着的眼眸,小萱继续说着。

    “你有本事,再继续说!”,她的声音阴狠而毒辣,因为愤怒,她全身都在抖。

    一害怕,一紧张,一愤怒,她就抖的毛病没有一点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小萱静静地望着发怒的雨沫,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并不是她害怕这个无情的女人会对她动手,而是心疼那个在记忆里的小女孩。

    看着小萱流泪的样子,她故作坚强的心一点点被打撒,捏着她脖子的手也没有了力道,慢慢跌落。

    她撇过脸,说着:“欧浩轩是我伤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给他找最好的骨科医生。”

    “如果说要让你去求萧泽呢?你还会不惜一切代价吗?”

    爸爸一直在寻找最好的骨科专家,给浩轩看病,但病情还是一点气色也没有。

    听说,萧泽身边有一个私人医生,名叫谭少卿,素以医术高明享誉医术界,一直敢于挑战各种风险较高的手术,年纪轻轻就拿下了国际上不少大大小小的奖杯。

    但这人性格古怪,无论爸爸花多少的人力,财力,都请不动这位世外高人。

    “我会!”她干脆地说道。

    盯着雨沫消失在美食街的背影,小萱,早已是泪流满面。

    ***************

    Y&M集团总裁办公室,

    萧泽椅子上,认真得审阅着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少卿站在他的旁边,给他打着下手。

    此时的两人忙得是焦头烂额,俊俏的脸廓上冒着细汗。

    叮铃铃……

    “喂。”少卿接起电话。

    “谭助理,尹小姐说,有事想求萧总,她……”此时的雨沫正握着枪,抵在秘书的额头上。

    因为害怕,秘书说话一直哆嗦个不停。

    “是尹雨沫?”少卿看了看一旁的萧泽,反问道。

    “是,是。”

    偷瞄着萧泽动作一怔,嘴角露出的的窃喜,少卿笑着继续说道:“让她进来。”

    “尹小姐,萧总说,他说,让你进去。”看着雨沫收回了枪,秘书小姐松了口气,恭敬地回禀。

    要知道,刚刚的她,可不是那样的,小小一个秘书,趾高气扬,嚣张跋扈,雨沫说了几遍,竟装作没听见,还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

    可是,当黑得发亮的家伙摆在她的面前时,她才像认准了主人一样,乖乖的听话。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畜牲,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如果你感觉自己比别人高一等,那你就是畜牲。”雨沫冷冷得说完,潇洒得转身离开。

    “泽,你本来长得很好看,别再偷偷臭美了。”看着萧泽时不时在镜子里偷瞄自己的样子,少卿打趣道。

    “滚!”萧泽用眼神瞪着他,继续摆弄着。

    这是他俩半年来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是她主动提出的见面,此时他心里的开心溢于言表。

    雨沫站在门外,一直踌躇不前,握着门把的手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反反复复,最终下定决心。

    稳定心智,敲着门·······

    “来了来了。”少卿给萧泽整理着衣装,匆忙说道。

    “好了没,你看,这边的衣服还皱着,怎么搞得,快进来了。”萧泽一边拿着镜子,一边怪着少卿。

    “先让她在外边待一会,”

    “她走了怎么办?”

    “不走,相信我。”

    “相信你?”

    ……

    此时在办公室里的两人,一点也不像人人羡慕的成功人士,反而像是两个幼稚过度的孩子。

    雨沫敲了半天的门,也没有人响应,反而心里有些窃喜,她还没准备好,该怎么见他?

    就在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