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她的卑微

    更新时间:2017-12-01 00:03:27本章字数:2260字

    当青春变成旧照片,当旧照片变成回忆,当我们终于站在分叉的路口,孤独,失望,彷徨,残忍,上帝打开了那扇窗,叫做成长的大门。

    一次又一次的相信和期待,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心寒,我想我已经不敢再去听信所谓的安排和未来了,就连那个最重要的等待,我也开始动摇了。

    ***************

    听见声音,雨沫慢慢走了进去,每一步伐都很沉重,跨得很是吃力。

    萧泽深情得盯着她,眼里全部都是深深的疼惜,爱意。

    最近她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好像瘦了,是不是没吃好,她一向不挑食,肯是没睡好,她最爱蹬被子了。

    俩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在沉默,安静的办公室都能听见俩人的呼吸声。

    尹雨沫,我求你了放过他,少主背负的血海深仇,不可能为了你而前功尽弃,夫人会死不瞑目的,黎叔的声音从她脑海里传来。

    “尹总,我很喜欢萧总,真得好喜欢。”诗雅流着泪说道。

    “雨沫,萧泽你给我和你的萧泽哥哥牵个红线呗,”小萱姐说道。

    ……

    她的脑海里现在滚着一团线,很乱,越扯越乱。

    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萧泽条件反射地倏然起身,快步走到她的面前。

    她握紧拳头,强迫着自己抬起了头,对上了萧泽琉璃眼的眸子。

    他的眼神里有些担心,你在担心雨沫吗?

    也有些忧愁,是为复仇而劳心吗?

    “萧总好!”她说道。

    一句萧总太过于刺耳,让萧泽本来雀跃的心顿时跌入低谷,他失落至极。

    “找我有事?”他冷冷地问,语气冰冷到极点。

    “我,想求您,能帮我一个忙。”她脸色苍白,吃力地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做事的方式。”萧泽薄唇轻抿,紧拽着拳头,无比冷漠地说道。

    咚地一声闷响,她跪在了地上,声音喑哑:“我,求,萧总,可以帮我。”

    她,一向有着很强的自尊心,今日,她竟有这幅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的样子。

    “呵~”萧泽笑着,可是……雨沫却知道那里面藏了许多东西,沧桑、落寞,还有对自己彻底的失望。

    “你说吧。”少卿走上前看了看萧泽,说道。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可以如此倔强,只要她认错,她就可以随时看到当初疼她的萧泽哥哥。

    “我的一个朋友,受伤了,性命危在旦夕……”

    “哦,我懂了,你想让我救他。”仔细打量着雨沫,嘴角勾起戏谑的弧度,他问着。

    “我……”正当她想放下尊严求少卿时,少卿打断她继续要说下去的话,继续说道。

    “等等,我不是萧泽,你不必求我,毕竟我还知道,身为一名医者,应该有救人治病的情怀,不要谢我,我完全是看萧总的面子,要谢就谢萧总吧!”

    “谢……谢。”。

    她低声道谢。

    “萧泽,你的雨沫妹妹借我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见不上我,不要太想我哦,再见。”不等萧泽说完,少卿拽着消失在了办公室。

    萧泽愣愣得杵在那里,背影荒凉落寞,复杂的表情里琢磨不定。

    “我们快走吧!”雨沫抓住少卿的胳膊,拽着她使劲往前走。

    “没事没事,一切还来的急。”相对于雨沫的着急,少卿却不以为然。

    “病人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不过是骨科上的一些小毛病罢了,不碍事,更何况,毕竟是亲儿子,欧昊天……”

    意识到说错了话,少卿紧捂嘴巴。

    “你怎么知道是骨科上的毛病?”

    欧昊天为了让自己在工作上无懈可击,一向不把把柄留给别人,像这一次,对于欧浩轩受伤的事情,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他怎么会知道的?

    少卿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也太口不遮掩了。

    难道要告诉她,是泽背地里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吗?泽早已知道欧浩轩是她打伤的。

    “呵呵,我是一个骨科大夫,如果我不是主攻骨科这一方面,你会来找我?”少卿随意编了一个谎,准备搪塞过去。

    “不对,你又怎么知道是得病的人是欧浩轩的,欧昊天的保密措施一向做得很好,他都是刚知道不久。”雨沫不折不挠地盘问着。

    “难道是?”她恍然大悟。

    “是!就是你想得那样,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你的关心照顾。”

    “你别说了,我不要听!”她捂住耳朵,疯狂的摇着脑袋,只要什么都不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呵呵,不是不听,只是不敢面对现实罢了。”

    “我还要说,你知道他为什么把公司叫Y&M集团吗?难道你没发现,那是你自己的名字吗?你知道吗?短短五年他过得如同行尸走肉,而你的出现却让他重新看到了新的希望,你知道吗?他为什么要解雇你总经理的职位吗?因为你是夜妖姬,警察的眼中钉,他为了保护你,把自己扔了出去,你知道吗?警察已把视线转向了他,他用自己多年来的努力换回了你的平安无事。”

    “我以为,我以为……”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咬出了血,她才感觉到,一切都是真的。

    好可笑啊,她以为是自己在保护他,而自己,倔强的尹雨沫,才是那个需要别人来保护的人。

    “对了,以后对那些人好点,下手的时候就不要那么狠了,都说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可怜的兄弟们为了保护你,而你送给他们的是一顿拳头,毕竟是曾经一起出身入死的兄弟,泽不心疼,我还心疼?”

    家附近出现的可疑人是他,派来的,自己曾教训过他们,但他们不但没有退,反而越来越越猖狂。

    你知道吗?他对你除了兄妹之情,还有一些其他的异样情愫。

    这些话,少卿并没有说。

    泽的感情,他自有分寸。

    “你别说了,我不要听,不要听,求你别说了……”她用双手抱着自己,将头埋在膝盖里,低声哭泣着。

    “你的萧泽哥哥很疼你的,他对你的爱从来没有因为时间的长短减一分,所以,请不要让他失望了。”

    “答应我,好吗?”少卿抚摸着雨沫的脊背,轻轻安慰着她,又继续说道。

    他很脆弱,也很容易受伤,当他卸下华丽的外表时,他再不是面面俱到,百毒不侵,只是一个普通人。

    **************

    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医院。

    当雨沫带着长相帅气的少卿走进病房时,小萱立马迎了上去。

    “这就是谭医生,他还带来了最好的骨科专家团队,给欧浩轩做手术,应该没问题。”望着那道窈窕的身影,雨沫说道。

    “谢谢,真的谢谢你!”掩盖住内心的激动,小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