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8-07-25 01:34:58本章字数:3029字

    再加快脚步,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外面飘起了细雨。

    屋内很暗,只开着一盏台灯,夜风夹着雨丝吹动窗帘,吹得桌子上的照片很是凌乱,那电视上的屏幕在不断地变换着画面。然而,

    电视机前面并没有人。

    “你俩是不是又去那儿了。”

    质问,更是警告。

    “刚刚,就在刚才,我又看见你爸了。”言辞中的哀怨,无奈。

    “贱人,休想再害死我的儿子,汐辰我的乖儿子,我的汐辰,你不能出事,不能!”杨玉芬眼神呆滞,紧紧抱住汐辰,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女儿。

    母狮为保护自己的幼狮,野心迸发,拼命抵抗入侵的敌人。

    她是母狮,尹雨沫就是杨玉芬时刻准备奋不顾身的敌人。

    “一天有完没完,说了多少次,有病就去医院,别在家里疯。”

    推开杨玉芬,汐辰烦躁地回了房间。

    妈妈。

    蜷缩成一团,仇视的目光,恶毒的诅咒。

    妈妈,是你吗?

    夜声很宁静。

    “爸爸,”

    “雨沫,又惹妈妈生气了,我调皮可爱的女儿,肯定是啦,不然怎么会想起给爸爸打电话呢?爸爸严肃地,郑重地告诉你,生气了,我的小雨沫挨批了。”语气全是宠溺,没有丝毫责备。

    “没有,太忙忘了爸爸,嘿嘿……不过我了解爸爸,是永远不会对雨沫凶的。”

    ……

    夜深人静,吵杂褪尽,父女的欢乐交谈弥漫了死寂的房间。

    唇角挂着笑,汐辰的梦很香。

    花朵正开的娇艳的季节,中年男子牵着小男孩小女孩的手漫步在园中的小道上,午后的蓝天碧空如洗,暖暖的阳光散洒着他们零零碎碎的梦。突然:

    画面调进了速度,越来越快。

    “爸爸,你怎么了,全身都是血,你要说话,说什么……”

    爸爸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无能为力的他站在原地惊慌失措,盯着场面,爸爸没有了声音,不要啊……

    汐辰骤然惊醒!

    身上已是汗水淋漓,他不断地喘着气,平复着呼吸。

    “爸爸要说的肯定是保护好姐姐,爸爸平时最疼姐姐了。”汐辰坚定地说道。

    圣楠高中

    赵老头忽然抱病休假,这个消息,在文三班引起轩然大波。新上任的老师是谁,无异于成为全班学生的热点话题,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磨磨唧唧,捣蛋都能睡着的糟老头子;专横跋扈,爱钻牛角尖的女老师……

    谁也摸不着头脑。

    上课钟声敲响,平常几个爱说闲话的学生停止了窃窃私语,外面清脆的知了也没有了声音。

    他也许像磁场,亮点之下藏着特有的神秘,这种力量看不见,摸不着,却有很强的磁力,周围的环境随时会被他的磁力所控制。但

    出现了就是光芒万丈,教室里一片喧闹。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数学老师,萧泽。”站着讲台上的他抿着笑。

    “哦,萧老师,你好年轻啊!”一个学生大声道。

    “比你们大不了几岁,所以同学们不要拘谨,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问我。”他认真的回答。

    “真的吗?”

    “真的。”

    “萧老师,有没有女朋友呢?”学生们越发大胆。

    “没有。”他温柔的解释。

    “同学们最好问一下跟学习有关的事情。”萧泽继续说道。

    “对了,数学课代表是哪位?我刚接替赵老师,有许多关于咱们班的情况不太了解。”

    “老师,我们班没有数学课代表。”

    真正的数学代表哭晕在厕所,刚准备站起来的刘斌硬生生让全班女生的眼神压了回去。

    “尹雨沫同学来当吧!记得随时了解同学们的情况,协助老师做好教学计划,现在开始上课。”他的话像圣旨,不给别人任何反驳的机会。

    没了那日彬彬有礼的笑容,多了一丝凌厉,庄重,严肃。

    下课了,各种声音都在讨论刚来的萧老师,里面也掺杂了不少关于她的。

    确实,尹雨沫的成绩真不咋地,虽然总成绩不是班级里的差等生,但数学成绩是出了名的惨不忍睹,有次竟没考过她的年龄。

    这边的办公室里,班主任于老师都坐不住了,毕竟尹雨沫太不合适了,班上学生的数学水平一直很令人担忧,这才让校长换掉了赵老师,谁知竟来了个毛头小子,学生脑子里想什么她最清楚不过了,看见这小子的脸就立马把学习搁一边了,这还挑了尹雨沫做了自己的课代表,纯粹是拿全班学生的前途开涮呢?标准的有颜任性嘛?

    看见萧泽进了办公室,班主任连忙端着一杯水迎上去。

    “萧老师,关于课代表的事情,我本不该过问。但,从尹雨沫的个人情况来看,你还是考虑一下吧!尹雨沫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况且她英语成绩很优秀,我有意……”

    “于老师,我明白了,可班上学生已经知道了我的意思,若再调换恐怕行不了为人师表的责任,连老师随便出尔反尔,做不好表率,学生们会更加难服管教,于老师要么自己忍痛割爱,要么就让她身兼两职吧!”

    好刁的一张嘴!白的都被他能说成黑的,跟自己说话连头不抬一下,不知道我比他年长许多吗?

    竟让我把水一直端着,从看着他进来再看着他出去。

    没大没小!

    于班主任简直对萧泽的印象差到极点。

    回家的路上,尹雨沫向汐辰问了个明白。

    萧泽真的很不一般,在汐辰初中那年,他转来了汐辰的学校,成为了汐辰的学长,虽然年龄与汐辰相差不了几岁,但人家学习可是相当地出色,在高二那年,他早早参加了高考,后来听说,因为高考成绩优异,就被直接保送到了名校。

    “能在圣楠高中任教,连硕士学位都很难进来,难道说人家的学位已经到了……”尹雨沫惊呼。

    “对啊,萧泽学长本来就厉害,不仅成绩优异,而且还是我们学校许多女孩的梦中情男啊,真搞不懂明明靠长相就能吃饭的人,却偏偏要拼才华。”

    “对了,你怎么问起他来了,那天冷着一个脸,你弟弟我的这张脸,都快要被你丢到无底洞里面去了,说,你是不是喜欢看上我的萧泽学长了,快快,从实招来。”

    汐辰很是郁闷,自己的姐姐什么样子他最清楚不过,从以前到现在,就没见过她对这方面产生什么浓厚的兴趣,从小到大,喜欢她的男孩不少,但当爱意满满的情书摆在她面前时,第二天,她会给退回去,然后会好心地询问对方,老师有说过关于这方面的书面格式吗?男孩子只能无奈地将东西收了回去。

    如果有一天一个男的捧着一束花向她表白,她会把那束花收下来,然后会询问对方,这束花的价格是多少,在哪里可以买得到,问完,把钱给人家,对方只能无语地看着她兴高采烈地捧着一束花,越走越远。

    感情,她不是不懂,而是根本不懂,悟性能力为负,基本到了无力挽回的笨癌晚期。

    在汐辰的套问下,雨沫不得已简明扼要说了个大概。

    “很有意思,一个高一学生应该做的卷子,被你一个高三学生拿来硬生生考了38分,我的大姐,你少一分也行啊,结果不偏不倚考了38,你的智商,不是令人堪忧,是惨绝人寰,萧泽学长难道不怕你把你们班全体学生带上38这条不归路吗?”

    不会那样惨吧,她心里郁闷至极

    第十周的数学课上……

    同学们,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下来了,萧泽随意翻了翻卷子,眉毛紧皱,“70分以上5人,80分以上无人,90分就刘斌一个人,你们的确很优秀。”

    “赵嘉维,背一下三角函数的公式。”

    赵嘉维看了眼萧泽,默默低下了头。

    “郝雪,限你40分钟之内把课本49页第4题做出来,下课交给我。”

    “老师,我……”

    “好,林树,说一下黑板上那道题的解题思路。”

    ……

    萧泽叫了40个学生,只有8个人顺利回答上了,其余32个人都站着,当然坐下的人里还有刘斌,尹雨沫,刘斌没叫很正常,尹雨沫却……

    “老师,是我的责任,请你重重地责罚我吧!”

    萧泽走过来,紧缩着雨沫,期待着她说下去。

    “我没有以身作则,辜负了老师对我的期望,拖累了同学们,我数学真得不行,我也尝试努力了,但还是没有任何作用,我希望老师能……”

    “说下去!”

    “我希望老师能辞去数学课代表的职务!”

    听到她这样说,萧泽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他讨厌轻言放弃的人,他认为那只不过是为自己无能,不愿意努力找借口罢了。

    “难道没有希望就放弃了吗,失败一次就以为永远要失败下去了吗?你胆小懦弱,从不试着拼自己一把,你懒惰愚蠢,别人一质疑你,就吓得立马缩起来了,这就是你的斗志,简直无能!”

    雨沫被萧泽吼得云里雾里,她只知道,萧泽生气了,她辜负了第一个关心她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