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3:33:06本章字数:2412字

    萧泽并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径直回了公寓,他不知道今天为何这般生气,按理说,别人的事情应该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他拿出抽屉柜里的照片,轻轻抚摸着,眼里尽是柔情,

    “妈妈,你说为什么呢?”

    不得不说,你自己不努力一把,永远不知道你能爆发出多大的潜力。

    圣楠高中并不大,图书馆里,教室里,总会出现一抹娇小的身影,一头埋在书本里,还有在食堂里,她一边看书边吃饭,十分钟后,肚子没饱,却全让书本吃了。

    她有时也会一个人坐在主教学楼侧门那里静静看书,校园里的梅花正是盛开季,每年,都格外地嘈杂热闹,这里,人似乎少一点。

    家里面,妈妈不喜欢自己走的太早,回来得太晚,她只能先去房里看会,趁妈妈出来上厕所功夫,就悄悄溜出去,后面一阵谩骂声传来,她无奈地摇摇头,晚上10点以后,妈妈也会把门锁了的,不管她有没有回来。

    晚上上完晚自习,她瞅了瞅表,才9点,便想把同学们残留的问题,整理一下,全都列出来,交给萧泽,萧泽那日发过脾气后,同学们也不像之前那样懒散了,跟自己也合作得很愉快,虽然成绩不怎么显著,但进步还是蛮大的。

    一笔收工,一看表,10点半了,丫的,这个点学校大门都关了。

    左手拎书,右手提包,直冲学校大门,雨沫在心里祈祷着,但愿门卫室的爷爷能忘关大门,或者是自己刚赶出去,他正好来锁门,她在那里忘我得臆想着,而十分钟后,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教室,气愤地将书包扔到桌子上,今晚就委屈自己在这里将就一下了。

    没啥嘛,教室里开着灯,教学楼的最后面就是老师公寓楼,又不是没人了,有啥可怕的,她撅了撅嘴,自欺欺人想道,便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心情烦躁极了,萧泽干脆随意披了件外套,在校园里走着,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消息,未接电话45个,未读消息78条,萧泽取出来旧卡,愤然丢进了垃圾桶,重新按了一张新卡进去。

    走着走着,不自觉走到了教室,看到有一抹身影蜷缩在桌子上,早春季节,天气不免有些冷,她因为冷,又缩了缩,淡紫色的嘴唇,黑密的睫毛不停在打颤,寒意环绕着她,模样甚是可怜。

    萧泽紧锁着她,犹豫了很久,欲转身离去。

    “爸爸,我好想你,雨沫好想你,爸爸。”声音从后面响起,萧泽怔住。

    泽儿,我的泽儿,妈妈舍不得你啊,你一定要活着,替妈妈好好活着

    萧泽难受得闭了闭眼。

    原来你也是被抛弃的人。

    “别走,爸爸,雨沫再也不要让你离开我了。”等萧泽缓过神来,雨沫已经拉住他的胳膊,使劲往她怀里拽。

    “抱着爸爸的胳膊最舒服了。”雨沫眼角划下清泪,长长的睫毛微颤着,嘴角扬起幸福的笑容,沉沉睡去。

    你强忍自己笑的样子可真丑。

    你心里一定很苦吧,坚持了那么久肯定很累,对不对。

    萧泽自言自语道,不知在说谁。萧泽望向窗外,窗前长着郁郁葱葱的树,他最喜欢看树上吐出洁白芬芳的花串,一撸一撸的,很是干净,他有时候累了,看着窗外,心里很舒服,不远处,还可以看见起起伏伏的小山。

    圣楠很小,还没有他生活的那个城市里的一个区大,远处依稀可以看见若有若无的灯闪着,那是这个小城的小吃城,这个点应该那里最是热闹,商贩们也开始忙活起来了,招呼着工作了一天的客人。

    他有点贪恋胳膊底下那抹娇小的身影,这个小城的的热闹嘈杂。

    可是终究不能,他握紧拳头,压制住感情,转身离开。

    也许你觉得开始很难,但在坚持了之后,雨沫也觉得并不是什么上摘星星,下采珍珠的难事。

    时间一长,她逐渐学会了会开眼色,萧泽一个眼神,她就会默不作声地跟在他后面,有时也会出神撞在他身上,她做什么,速度也快了,可以咬着馒头出门,中途顺便就咽上了,有时也会人车一起翻到马路边,自己也心静了,有耐心了,遇到难题,她可以上一秒气得将纸握拧成团,下一秒就能舒口气重新摊开再奋战。

    雨沫正抱着书往教室赶,眼前鬼鬼祟祟闪出一人。

    “雨沫!”

    “欧老师,你吓死我了。”雨沫长吁一口气。

    “雨沫,最近怎么没来找我练舞呢。”说话是我的舞蹈老师,我从小就喜欢跳舞,爸爸很宠我,就算在妈妈的阻挠下,自己宁愿辛苦累点,也把我送进了知名的舞蹈培训班,有时我会拿奖回去,爸爸会抱着我,用他渣渣的故子磨砂我的脸,还说我是他最宠的小公主。

    后来,爸爸出了事,经济条件不允许,有几年没练过,我也慢慢生疏了,进了高中,一次文艺汇演上,我被班主任死拉硬拽着充人数,结果还拿了个奖回来,欧老师是给艺术生教舞蹈的,她自从看见我上台表演了以后,就坑蒙拐骗地把我拉在她跟前,差点架起了一把刀,

    尹雨沫,我这伯乐就差你这千里马呢,你以后跟着我混,姐姐带你拿上世界舞蹈冠军。

    当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至今,我还是一个山鸡。

    “是不是我的梦中情人,白马王子又逼着你在那儿当学霸呢,唉,不对,他那么温柔,那么绅士,肯定是你不争气。”对方冷不丁给了我一拳。

    “欧老师,我这会赶着去上课呢,这节课是数学课,我迟到了。”对于迟到她可是有着不堪回首的经历,什么站在门外,听课,站着听课,都是好的,萧泽最为可怕,有次,他竟然说自己浪费他准备教案的时间,现在上不了课,令他咂舌的是,人家说,让尹雨沫在那里给他教咋样上课呢?

    话说回来,什么没教案上不了课,那全是骗人的,刁难她才是真得,有次萧泽去教研组开会,本给人家的教案,给成了自己的作业,不是照样顺利出来了,老师们还夸他呢,只不过萧泽回头没收了自己的作业,说以后,他的教案本让我当作业本,还让我把以前的全部补齐,多少个夜晚,自己看着床咽沫子。

    “数学课?”欧老师惊呼,“你带我去啊。”

    “这恐怕不行吧,”雨沫面露难色。

    “两个条件,第一,你带我去上课,第二,你帮我偷……”

    看到欧老师诡异的笑容,我慌了。

    “偷萧泽贴身物件,最好的贴肉的。”

    贴肉?

    我懂了。

    下课后,我像往常一样,小心翼翼跟在萧泽屁股后面,生怕漏听,错过重要的事,跟到了办公室,萧泽的办公桌上有一条手帕,叠放得很整齐,看到它,我想了想,这个肯定贴肉,哪里都擦。

    “把这摞作业发下去,我说了三遍了。”萧泽声音很是不悦,我急忙抱起作业就走,但萧泽下来的话可把雨沫乐坏了。

    “把你的盯的东西拿走。”

    搞不懂,不就是一条我擦桌子的破抹布吗,有啥稀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