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团黑影潜入一农户家

    更新时间:2017-11-26 13:01:55本章字数:961字

    这是迄今为止,科学都难以破解的事。

    很多人都死不瞑目。

    ······

    夜色清幽,星光满天。一团黑影窜了进去。

    门口有条“小黑”守着,但是小黑却没有出声。不过屋内已有了动静,先是碗箩里碗发出响声,继而是用竹条编织的楼抗有跑动的声音。这一切,已熄灯上床的黑寡妇似有觉察,不过她判定这是可恶的老鼠又出来捣蛋了。

    她的眼皮开始合拢。

    可是当她正要睡去,那声音仿佛来到了她的床边,先是蚊帐顶有物体落在上面的感觉,继而是有人似乎已站在了她的床边。

    黑寡妇睡意全无,立马把合拢的眼皮张开,伸手摸着火柴把灯点燃,借着昏暗的煤油灯光,黑寡妇仗着胆子用劲观察,可是整间房里都看了个遍,没看到啥。

    虽然没看到啥,黑寡妇点燃的煤油灯不敢再吹灭。

    山里人熄灯早,没啥特别事,天黑就早早洗脚,关门上床了。

    要是在平时,黑寡妇没有这分惧怕,因为有男人睡在旁边,但是今晚就她一个人,男人走亲戚去了。

    男人不在家,黑寡妇原本想好好睡个安稳觉。“那死鬼每晚早早上床,少不了要干那事,每晚都折腾老娘半夜才能睡瞌睡。”黑寡妇白天时心想。

    可是黑寡妇也并不是不需要。她的性欲甚至比她的男人强。与其说每晚早早上床男人折腾她,不如说是她在折腾男人。黑寡妇的男人虽然强壮,每晚做那事时每次不下一小时,但是同样满足不了黑寡妇。每次被点燃欲火后的黑寡妇,“不死”不罢休,她的男人已经瘫软了,她还要求男人用手捣腾,直到她“死”。

    今晚男人不在了,不仅没法享受了,而且还担惊受怕。

    注定这个夜晚要发生一些事情。

    今夜值得黑寡妇铭记。

    这个被夜色笼罩的地儿名叫杉树坡,没杉树但有坡。

    杉树坡不是个村也不是个镇但却很出名,只因为它是个铅锌矿选矿点。这个点隶属于顶头山监狱。

    相传,历史上,这地儿曾有一干人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从远隔百里地的鲁打,路过此地去广西百色征战。

    杉树坡所在地还有个花贡农场,这是一个劳改农场。

    花贡农场那时管辖着“园林队”、“拿坝”、“五里牌”、“茶亭”等四个监区。每个监区大概有好几百号人。

    上世纪80年代以后,这个农场就以改造劳教人员为主了。花贡农场以种植茶树、果树以及加工茶叶、水果为主。

    在花贡农场以及顶头山,四周百里都是大山,放眼望去只见莽莽山川。

    顶头山掩映在双凤山脚下,双凤山高耸入云,传说《元帅之死》里的元帅,就囚禁在这里。

    顶头山向东翻过一座大山,就是杉树坡,今晚正经历着煎熬的黑寡妇家,就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