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装殓女尸后有手伸向他

    更新时间:2020-12-18 12:39:39本章字数:1840字

    装殓完小白妹,龙金累的一塌糊涂,此刻已近中午,寨邻们闻讯后也三五成群地赶来帮忙。

    因此,此时的死者小白妹家,屋里挤满了一大堆人。见不缺人手,龙金便腾出身来,在屋角抽了一支烟。扔掉烟头的时候,他用脚狠狠地踩灭烟头,转身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招呼众人道:“都是寨邻,希望大家卖力点帮把事办周全,谁家都有需要帮忙的时候。”

    众人听了,自然不必分说,都分头去帮忙料理起小白妹的后事。

    这边厢吩咐完毕,龙金便离开了死者小白妹家。

    离开死者小白妹家的一路上,不知咋的,龙金总感觉犯困,一离开不是哈欠连天,就是神情恍惚。除了四肢乏力外,就是视线所及之处,都有一片幻影交织。

    真是见鬼了,又没熬夜,怎么会如此呢?

    龙金强打精神,用劲地打了个“呜喉”提神,然而声音虽然飞出去了,也引起山上忙碌的牛群们的注意,但困意一样犹存。

    他于是掏出一支烟,在山坳上坐下来,借抽烟歇息,同时也观赏一下满坡吃草的牛儿,舒缓一下神情。

    可是,在准备掏打火机点烟时,一只手伸了过来,这下吓得他不轻,不仅叼在嘴里的香烟掉落地上,打火机也因为这一吓下意识地扔出去几米远。

    到底是谁在跟他开玩笑?他快速地搜寻左右,直到镇定下来,前后左右都看了个遍,连只苍蝇也没看到。

    身边什么也没有,这下,反倒让龙金更不安。

    什么鬼!难道又来曾经去老村长家路上突发的那一幕幕?

    往事不提则已,一提起来,反倒剪不断,理还乱,让他更感害怕,于是,一下子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虽然现在是大白天,对面的山坡上还有不少放牛娃追逐嬉闹,头顶也不时有鸟儿飞过,但龙金此刻心头的恐惧,还是打消不了。

    不抽烟了,龙金赶紧站起身来,一心想着快速回家。

    可是龙金的腿却像灌了铅似的,沉得不由他使唤。

    更关键的,是他现在整个人都处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而当他拖着沉重的腿迈出不到一两步,突然身后传来几声炮声,但这炮声没有吓着他,反而让他清醒了些。因为他知道这是在给小白妹放的落气炮声。不过,他心里在想,这落气炮放的也太晚了点。

    但同时他也在心里嘀咕,有炮放就不错了,听老人说有人死后连炮都放不起,就那么静悄悄地抬出去,何况这些规矩都是人定的,迟放早放不都是放,活人哪知道这些规矩对死者有何用。

    这么想着这么走着,不知不觉,龙金已走出很远。此刻他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小山窝。小山窝的土地不属于他们村,而属于农场。农场把这片土地全用来种茶,现在正是这片茶树抽芽吐翠的季节,所以,看上去是绿油油的一片。

    看到这片茶地,龙金似乎想起了什么——这不是他们曾经挥洒青春岁月的地方吗?初三毕业那年,龙金因为没有考取中职学校,没有选择复读的龙金,便把自己融入到季节工的浪潮,于是随着这片茶地开始阴晴圆缺。

    想到做季节工的那段日子,龙金的心事像脱缰的野马,当年,不知在此洒下多少落红。

    因为正值青春萌动期,这些漫山遍野的茶树下,不知见证了他们多少的花前月下。

    有位从中营来此采茶的姑娘,白白的包头布,白白的山花脸,白白的毛兰布系腰,花花的花鞋,曾经勾得龙金多少个夜不能寐。

    有一次,龙金为了追这位姑娘,借其回家之机追着去,然而又不敢跟着去姑娘家,于是只好邀上表弟,等到了姑娘家门口时,自己才跟着表弟去了表弟家。

    这可是让龙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因为待返家时,龙金不仅没有跟那位姑娘同返农场,还因从表弟家挑了一担红薯,返家的一路上,不仅少了那位姑娘的陪伴,还被一担红薯累得死去活来。因此,每当看到这片茶地,都会勾起龙金的不少回忆。

    或许因为沉浸在这段往事回忆中的缘故,竟然有人此时在叫龙金时他都不知。

    “龙金,龙村长,”直到人家把手搭到他的肩上,他才被吓一大跳地回过神来。

    “喔,喔,是······”是谁龙金并未看出来,因为叫他的人戴着草帽,只能看清嘴角。等到龙金镇定下来,曲着腿缩着脖去帽沿下探究对方究竟谁时,这才看清,原来是谢老憨,他正挑着肩担,手拿镰刀,上山去割草。

    碰到谢老憨,打完招呼抽支烟后,二人才各自散去。

    遇上谢老憨打断了龙金的回忆,走过小山窝,不远处龙金就要到家了。可是这时,龙金还是觉得自己还处在一片迷糊中。

    不过,虽然迷糊,龙金还是打算在路过自己那块刚插上秧不久的田时,去田里看看,因为已经两天没去放水了,不知道现在水干了没有,那可是他家最大的一块田,每年能打下两千多斤谷粒的大田。

    这块田与黑寡妇家的一块辣椒地紧邻,当龙金来到这块田边时,只见田里的水已不多,稀疏的蛙鸣声,似乎在欢迎他,插上不久的秧苗,还没有完全返青。

    见田里水已不多,龙金便到入水口,蹲下身去,准备把水口打开。

    而就在伸手去开水口时,他感到背后凉凉的,有只手正轻轻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