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婆娘天黑不回家,找到时

    更新时间:2020-12-26 16:04:35本章字数:2053字

    见黑寡妇不理自己,龙金知道她误会了,可是怎么解释呢?

    就说有鬼袭击她,刚才自己是在帮她,她会信吗?

    龙金在心里想,不知黑寡妇信不信,反正换作他,是不会信的。原因就在于,鬼人人心中有,但是现实中,又没有人相信确实存在。所以,实际上,用鬼来做解释是没有说服力的,弄不好,还会加深黑寡妇的误会。

    想到这,龙金心想,干脆不作解释。与其弄巧成拙,不如由他去。于是,身为情场老手的龙金,来了一个怪招,直接从黑寡妇的背后拦腰把黑寡妇搂入怀中。而这一搂,还真搂出了名堂。

    黑寡妇可能没想到此刻龙金会来这招,龙金突如其来的一手,虽然表面上对黑寡妇有所冒犯,但黑寡妇的身体其实还是情愿的。这从龙金抱着她后的表现就可见一斑。龙金搂着黑寡妇的时候,几天没刮的胡须,触碰到黑寡妇的脖子时,黑寡妇不由自主地身体开始痉挛,神态马上有醉的感觉。不仅身体开始扭动,头也后仰迎合着龙金。

    而感觉黑寡妇这番配合的龙金,也一下子热血上涌,小弟弟哒哒哒地蹦直起来,直挺挺地撑在黑寡妇的屁股与龙金的身体之间,不过由于是大白天,二人也只好到此便收场。

    虽然意犹未尽,龙金还是放开了黑寡妇,准备回家。而黑寡妇呢?更是沉浸在刚才的这番冲动里,慢慢扑灭突如其来的大火。

    但即使这样,黑寡妇的心里还是不明白,为何刚才龙金要那么大声地对自己吼。

    龙金的背影开始消失,黑寡妇则还在龙金家的水田边,打扫刚才的战场——她整理一下身上的衣物,重新系了一下系腰,还把包头布卸下重新戴上。

    这边厢龙金不一会儿就到了家,但回到家的龙金,因为眼睛所及之处都有重影,因此,一到家门口,尚未进门,就叫婆娘把一大盆水端来,然后又用火钳夹来一坨烧得通红的煤球,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进盆里。

    就在煤球落入水中的那一刹那,随着嗤的一声响,在一盆热气腾起的瞬间,龙金赶快把手、脚以及整个身体架上去,当地把这叫做打煞。

    打煞的意思大概就是把不吉利的晦气的东西驱走。如送死人上山,回来一定都得打煞。

    龙金眼睛所及之处会出现重影,他觉得,可能是中邪了,这之中很可能与给小白妹入殓有关。所以,回到家的第一步,就是打煞。

    打完煞,龙金又吩咐婆娘点了三根香和烧了一些纸钱,希望以此来消除所中之邪。

    果不其然,这样做了之后,到了晚上,龙金的眼睛竟然恢复正常了,这一刻,他好不兴奋,于是跑到窑里,先看了看窑里的情况,然后站在村头的一个制高点上,开始尽情地欣赏起晚景来。那天彩霞满天,龙金慢慢地欣赏夕阳一点一点地往山那边落下。长在大山里,龙金整日守着日出月落,可是,第一次这么专注地看彩霞满天,夕阳西下,还是头一回。

    直到落日完全看不见了,漫天的彩霞被云层覆盖,龙金才把目光收回。

    此时龙金所在的村庄,黑夜正像帐幔一样地聚拢过来。

    走下村头观景的那个制高点,龙金的视线又回到那片砖瓦厂。此刻的砖瓦厂,变得热火朝天起来,不仅是隆隆燃烧的窑火让砖瓦厂变得热闹,同时,因为到了收工时间,收工的场面也让砖瓦厂热闹非凡。

    这个时间正是山里人吃晚饭的时间,看着眼前的这幕,龙金感觉他们的这个小山村,日子还真过的踏实。

    可就在这时,一排土炮声打破了傍晚的宁静,也打破了龙金的遐思。

    龙金知道土炮声是给小白妹做法事放的,在当地,人死后都会这样做。

    炮声结束了龙金的村头遐想,他赶紧回家,准备吃晚饭去。

    但刚端起饭碗,突然有人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黑寡妇的男人董石磨。董石磨选在吃饭的时间上门,不会是酒瘾来了,想找龙金喝两盅吧?!

    等董石磨进屋,知道来意后,才知道他既不是来蹭饭,更不是来蹭酒,而是来找黑寡妇。

    董石磨从窑里放工回家后,原本想着一进屋就吃上黑寡妇为他准备好的饭菜了。可是没想到的是,进屋后不仅冷锅冷灶,黑寡妇也不知去向。所以,才来龙金家打听,看看黑寡妇在他家没有。

    见黑寡妇没在龙金家,董石磨着急了,心想婆娘会去哪里了呢?

    听说黑寡妇不在家,龙金和董石英也跟着着急起来,龙金说:“中午我从杨家青回来的路上,看到她去看地,在你家那块辣椒地里呢!”

    董石英则参和道:“这么说出去很久了,现在还不回来,不会有啥事吧!”

    黑寡妇会不会有事,此时,三人都慌了起来。屋里沉寂约几秒钟后,龙金便发话,提议先去辣椒地里找找。

    于是三人各拿着手电,抄近路向董石磨家的那块辣椒地奔去。

    在距离那块地还有几十米远的时候,董石英就放开嗓子喊了起来:“开凤嫂子,你在哪?”喊声直到辣椒地,才停下来。

    三人到了辣椒地,分别从不同方向寻找黑寡妇,可是找遍整块辣椒地,也没有黑寡妇的踪影。

    黑寡妇会去了哪里呢?三人站在地里寻思,最后,龙金说,去他家田边看看。

    于是三人又朝着龙金家的那块田寻去。

    就在他们三人朝着那块田走去的时候,不远处,有说话的声音传来,他们三人都听到,像是有人在唠叨什么。

    听到说话的声音,龙金把手电朝着那个方向照去,果然,在龙金家水田的放水口处,有个人影坐在那里。

    三人三步当作两步走地奔过去,手电同时照向那个人影,果然,她就是黑寡妇。

    黑寡妇此刻坐在那里似在跟谁唠嗑,对他们三人的到来全然不知。

    看到这副样子,龙金凭着他的经验,判断黑寡妇可能中邪了,于是,三人赶紧把黑寡妇背起来,往家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