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罗马洞龙金遇异物

    更新时间:2018-04-10 22:43:08本章字数:3454字

    晃眼,很快就要到秋收时节了,又是村民们忙着抢着把颗粒归仓。

    这一天龙金和董石英起了个大早,他们昨天夜里就盘算好了今天的活计:龙金先到砖瓦厂交代工人做事,董石英则先去地头拔花生。

    刚入秋天,“秋老虎”比夏日的酷暑还要厉害。

    为避免恶毒的太阳把皮肤晒黑,董石英戴了一顶周围有布帘子的遮阳帽,上身则穿了一件黑T恤,下身穿一件淡红紧身裤,背上背一个背篼,就出发了。

    由于天热,穿得很薄的董石英,身上的每一个棱角都展现出来,尤其是胸很突出,高高地隆起,屁股则像翘屁股蚂蚁的屁股,也高高地翘起。穿得很薄的董石英,更有农村少妇特有的那番风韵。

    董石英家的花生地比较远,中间要穿过一个叫罗马洞的地方。

    罗马洞在去顶头山的路上。

    这个洞洞口就像一条巨蟒张着的大嘴巴,洞在顶头山背靠的那座大山下。洞口的上唇就是顶头山背靠的那座大山,下唇则是横卧于黄泥田门前的那座高耸入云的屏障,而路,就从洞口的下唇边上修过。

    这是一条单行的狭窄马路,因为路的一边是深达百米的洞口,另一边则是从这里拔地而起的横卧在黄泥田门前的那座山峰,所以,即便想把路修宽,也是心有余而地不足。

    而在这个两山相夹的豁口,则是一座拨地而起与双凤山遥呼相望的大山。

    罗马洞和这条狭窄的马路,就夹在三山之间。

    董石英家的花生地就在与双凤山遥呼相望的那座山脚。罗马洞是去她家那片花生地的必经之道。

    由于四面是莽莽大山,这个地方非常僻静,即使偶尔有运矿车通过,但也显得恐怖荒凉。

    为了壮胆,走近罗马洞时,董石英就打了个“喔呼”,“喔呼”被山撞来撞去,撞出此起彼伏的环绕声。这个环绕声,在罗马洞上方久久萦绕。

    接着她又唱了首山歌——

    这边来

    这边洞里起秋苔

    每回都从洞边过

    洞里时时都宽阔

    因为纯粹为了壮胆,所以董石英唱的这首山歌,直白得很。

    而放开嗓门这么一唱,不仅胆大了,同时她发现即便很久没这样唱山歌了,但是声音还是那么好,听起来还是那样好听。

    董石英放开嗓子吼出去的山歌同样被山撞来撞去,同样产生“哎,哎·······”的回声。

    “真好听!”董石英臭美道。

    接连她又唱了好几首。

    ······

    一路唱,一路壮胆,一路走,董石英终于到了她家的花生地。到了地里,她把背篼放下来,因为想小解,所以她蹲了下来。而就在此时,花生地里一只山鸡扑腾地窜了出来,并“咯咯咯咯”地飞出去。山鸡飞出去了没关系,可这突来的一幕,真正让她受惊了,她吓了一跳,身体一幌,尿尿进了鞋里。

    “他妈的三。”惊魂未定的董石英,也噗呲一笑,她觉得自己的一幕太滑稽了。

    山鸡飞走了,尿也尿完了,董石英感到一阵轻松。她沿着花生地周围看了一圈,她发现,她家今年的花生长得特别好,枝繁叶茂,就看籽粒如何了。

    于是她顺手拔起一棵。

    “哇,好多哩!”董石英看着拔出来的花生,像鞭炮似的挂在根上,不由得惊叹起来。

    回到背篼边,她开始拔花生了。拔了一阵之后,她看四野无人,又不免哼起山歌来——

    把妹逗

    山鸡腾起正水流

    咯咯咯咯笑哪样

    看妹解手不害羞

    接着又哼了一首——

    妹家土地在白岩

    哥哥年年把它栽

    种地犹如爱妹妹

    要想情深苦施肥

    ······

    哼着,拔着,很快就到中午了。回头一看,花生也拔了不少了。

    中午的山中,太阳晒得山像个大火炉,这个大火炉又把热量辐射给董石英,此刻她也想像那些热得不可开交的虫子一样,唧唧乱叫了。

    “热死我了!”实在挨不住的董石英,她看到地边的一处灌木丛可以乘凉,于是她走了过去,坐在灌木丛下,不一会,一阵凉风吹来,她竟然被催眠了,不知不觉中,她躺在灌木丛里睡着了。在灌木丛下睡着的董石英,突然做了个梦,梦中,竟然梦到龙金给她送午饭来了,不仅如此,还一勺一勺地喂她。可是不知怎的,突然勺子被咬碎了,碎了的勺子碎片塞了她一口,并且把嘴巴都扎破了。这么一惊吓,她尖叫一声弹起来了。忙把嘴巴里的勺子碎片吐出来,可是并未吐出什么来,她这时才清醒原来是自己睡着了,做梦了。但是当她看摸过嘴巴的手时,发现湿湿的。难道流口水了,她用鼻子一闻,不对,不像口水的味道。于是她警觉起来,仔细看了身边有无他物,此刻她看见一条蛇正在离她一尺多远的地方,朝着坡下急速游去。

    “蛇,原来是蛇爬到我身上来了。”董石英不免一阵惊悸,急忙抱起两手用以平静受惊的心情。

    大热天干活真不容易啊!她从灌木丛里站起身,又回到了花生地里。

    可是刚才的那一幕一直让她难以平静,她此时在想,如果龙金还不来,她就要回家了。一个人在地里干活不知有多无聊。

    但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一声“喔呼”声从罗马洞那边传来。

    “是龙金。”

    董石英听出是龙金的声音,她也回了一个“喔呼”声。

    紧接着,龙金的山歌声也传了过来——

    开春哥把花生栽

    今日婆娘前来采

    哥去窑里看究竟

    婆娘一人恐受惊

    “快来咯!等你半天了。害怕都害怕过了。”董石英闻声喊去。

    龙金的声音虽然早传过来了,但人还淹没在罗马洞那边的公路上。

    约摸一刻多钟,龙金的身影才现出来。只见他肩挑一根扦担,手提一个饭篮,朝着董石英这边走来。

    龙金身材不高,但是个情种,脸上写满了的,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多情的笑。

    因为多情,他的父母才说他没有像别人那样金榜题名。

    龙金初中毕业就无心向学了,中考时,他天天跑去泡妞,他家附近来给花贡农场做季节工的采茶妹,多如牛毛,而他,也泡了不少。

    不金榜题名,那就新喜临门,两年前,龙金抱得美人归,这个美人,就是董石英。

    情商高的龙金智商也不低,所以又当上了寨头,也就是组长。

    董石英是在做采茶妹的时候认识龙金的,她是龙金泡过的采茶妹中的佼佼者。

    虽然聪明男遇上聪明女一般都是棒打鸳鸯,只有聪明男遇上笨笨女才会走进婚姻殿堂,但是很意外,聪明的龙金和聪明的董石英还是吃上了喜糖。

    继续拔了一阵花生的董石英,此刻借站起身来歇息的间隙,转身看了一下龙金,龙金已从那条马路上下到地头来了,正深一脚浅一脚地朝花生地走来。

    “饿老火咯,过来吃了。”龙金走到花生地边,还未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叫婆娘过来吃饭。

    董石英则挂着一脸委屈,邋遢着一副久等的样子,来到龙金身旁——“你给我舀(盛饭)嘛!”

    龙金给董石英舀好饭,并吩咐董石英吃完饭休息一会,剩下的活他来干。

    “行嘛!”董石英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董石英边吃饭边看龙金干活,不一会,一块地的花生已被龙金拔完。

    吃完饭的董石英来到龙金身边,她告诉了她刚才在灌木丛里睡着时做的那个梦,并把蛇爬到她身上的事告诉龙金,逗得龙金一阵哈哈大笑。

    笑毕,董石英突然感到自己下体有尿感,但又不像尿尿。此刻她恍然大悟,来例假了。

    来例假了又不是第一次,本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有点不好意思的是,她今天连底裤都忘了穿,所以想急着回去收拾收拾。

    龙金知道后,忙吩咐她随便捡一些花生背回去,并在家不用再回地里了,董石英遵照龙金的吩咐,离开了花生地。

    此时留在地里干活的只有龙金了,他也开始觉得无聊起来,于是也下意识地唱起了山歌。不久,太阳渐渐下了山。

    没了太阳,干活也没那么费劲了。龙金感觉此刻干活好爽,但是,夜幕也就要降临了。

    “不行,快收起回家,剩下的明天再来,等下摸不到(看不见)路。”龙金赶紧把拔完的花生聚拢来,捆好用扦担挑回家。

    马上,一挑有着一百多斤的挑担,开始在龙金的肩头舞动。

    此时虽然夜幕降临,但还可以看到路走。

    走出花生地,上了公路,快到罗马洞口时,龙金不禁加紧了步伐,因为不仅是那洞口漆黑一片看到瘆人,同时像有一股吸力要把他吸进去。

    龙金不敢往洞口那边看,但是怎么也避不开,因为这一丢丢宽的路,就在洞口上,你就是不看,人也已经在洞口边。

    关键的是这里经常闹鬼,也经常有人在这里摔死。这让龙金想起来就毛骨竦然。白天还敢打个“喔呼”,现在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紧张加上一百多斤的挑子压在肩上,龙金此刻冷汗热汗都同时冒。

    正当他来到洞口的那段路中间时,他突然看到路边的石头上坐着个人,似乎在那里休息。

    “不会吧!这么晚了有人敢在这里休息,会不会是外地人,不知道这里的情况。”龙金心想。

    但不管怎么样,反正是真真实实地看到一个人了,这让他一下子放松了绷紧的神经。龙金想上前去打个招呼,结伴而走,但当他走上前去时,根本就没有人。

    “不对呀!刚才分明看到有个人啊!怎么晃眼就不见了呢!”

    龙金换了一下肩,他感到莫名其妙。

    招呼没打成,却惹来满脑子的疑问。

    但当他过了罗马洞,来到眼前这片明显比罗马洞开阔的路上,他又看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同样又坐在路边似在休息。

    这真是奇了,这人难道会隐身术,刚才分明看到还在自己的眼前,怎么突然一下子就不见,回头,又坐在了前面的路边?

    更奇怪的是,当他再次走近时,又不见了。

    那个人影再次消失,龙金也没有时间再去考虑了,因为前面不远处就是岔路口,他要从这里分路回家。

    而看到天黑了龙金还未回家,董石英早已拿上手电,在半路上来接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