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退鬼

    更新时间:2018-05-03 23:40:39本章字数:3409字

    黑寡妇的母亲怎么也没想到,怎么好不容易来女儿家一次,就这么背时?

    不仅是不受襁褓中的外孙女欢迎,还因为看了个热闹就遭鬼打。

    背时啊!真是背时。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已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了。

    当晚,黑寡妇的母亲被背回家,已经人事不省。

    董石磨把她放下后,董石英、黑寡妇等等看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不说,而且口鼻眼耳都塞了泥巴。于是手忙脚乱地赶紧把泥巴抠出来。

    董石磨还熬来盐水,把脸上的伤清洗了一遍,这才安顿她睡觉。

    他们三人猜测,这可能是碰上龌龊,所以先让她休息休息,等天亮再做计议。

    你到还别说,黑寡妇的母亲确实是碰上了龌龊。

    她碰上的是迷魂鬼,碰上这种鬼,魂魄被迷住后,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

    碰上这种鬼因为魂魄被迷住,还会自己打自己。比如黑寡妇的母亲,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以及眼耳口鼻塞满的泥巴,实际上可能就是自己给弄的,只不过她已经被迷魂鬼迷住了魂魄不知道。

    所以,她感觉自己被鬼用脚踹,用手抽,其实就是自己踹自己,自己抽自己。

    还有,被这种鬼迷住后,如果不及时发现,不及时救治,极有可能危及生命安全。

    在农村,这种情况虽不多见,但也时有发生。

    所以对于此类事情,大多数人也就多多少少听说一些。

    董石磨、黑寡妇、董石英就因为他们都听说过此类事情,因此才没有慌张,沉着冷静地进行了处理。

    黑寡妇也因此没忘在门口多烧一些纸钱。

    也没忘了捉鸡来打煞。

    忙完这些事,夜真的是很深了,就连来董石英家看热闹的人,回到家也都睡着了。

    龙金看董石英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担心出了什么事,于是也跟着来到了董石磨家。

    但这时黑寡妇的母亲已经被安顿睡好了,董石英也准备回去了,所以见龙金来,大家也就没有细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相互招呼一下后,都忙着回去睡觉。

    龙金和董石英,他们得赶紧抓时间眯一会,因为明天一大早,不仅是先生们要起早继续未完的喊命流程,再就是一大拨亲戚朋友等着招待,还有,按照农村习俗,明天寨子头的人也要来送礼。

    龙金和董石英于是赶紧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黑寡妇没等董石磨起来,自己就先起床了,她起来连厕所都没上,就来到阿妈的床边,不过,此刻,她阿妈还在昏昏欲睡中。

    见阿妈还未醒来,黑寡妇于是洗过手,来到堂屋里,在神龛的抽屉中,拿出一沓纸钱和几炷香,烧了起来。

    她求祖宗有灵保佑母亲平安。

    虽然这是在女儿家,董氏宗亲不一定显灵,但是即便这样,她也要这样做做。

    除了求祖宗保佑,更重要的,是给门外的那些孤魂野鬼烧些纸钱,以免他们再来骚扰。

    大概到了10点钟左右,阿妈才迷迷糊糊地醒来。黑寡妇见阿妈醒了,赶紧过去扶起来。

    此刻,黑寡妇早煮好的那锅糯米稀饭,已经凉了。

    迷迷糊糊地醒来的黑寡妇的阿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身子很沉,伸手摸摸脸,感觉有些痛,坐在床上,觉得头有些晕。

    她问黑寡妇,“这是啷个了?”

    黑寡妇反问她,“昨晚上的事你一点都记不得啦?”

    “昨晚啷个了,我这脸是在哪里碰的?”

    见阿妈一脸蒙圈,于是黑寡妇说了昨晚发生的事。

    “哦!”黑寡妇的阿妈叹息了一声。

    “难怪我感到身子好沉。”

    “我睡多久了,太阳都这么高了?”

    黑寡妇告诉阿妈,现在已经一大早上了。

    睡这么晚才起床,黑寡妇的阿妈还是头一回。

    在家里,黑寡妇清楚,无论是她的阿妈还是阿爹,都没有福气起这么晚。她在家时,除非阿爹阿妈生病,要不,天麻麻亮就上山了。这个时候,必定是做了不少活路了。

    听黑寡妇说起昨晚发生的事,她的阿妈慢慢地回忆起来,她有了印象。

    她知道这是碰上龌龊了。

    于是她想赶紧回药头寨去。

    “是不是出门那天的日子不好?”在侍候阿妈的黑寡妇问道。

    “咦!不晓得啊!又没去看日子。”

    黑寡妇一边说着话,一边把一碗满满的糯米稀饭端到了她阿妈的手上。

    “不想吃哩。”接过稀饭的黑寡妇的阿妈说。

    “多少吃点。吃了稀饭我这就杀个鸡给你补补。”

    “咦!补哪样,不用补,到是你自己在月子头,把自己的身子补好啰!”

    母女俩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

    黑寡妇的阿妈费了很大的劲才把那碗稀饭吃完,吃完稀饭,她还是觉得头晕,浑身乏力。

    自从发生昨天晚上这件事后,黑寡妇的阿妈像变了个人。昨天之前气色还很好的她,一夜之间,不仅脸上多了几道伤痕,印堂也发黑了,眼睛也无神了。

    黑寡妇不知道咋办才好?

    自从阿妈来看她们母女俩,就没有得到一天安宁,孙女没给好脸不说,还遭昨天晚上这种罪。

    不行,得赶快把阿妈送回药头寨去。

    她阿妈也跟她想到了一起,说:“我今天要回去了,回去让你阿爹找人看看。”

    黑寡妇于是应道:“嗯!”

    鬼上身唯一的办法就是“退鬼”,否则,打针吃药都无济于事。而且,不把鬼退了,不仅身体不会好转,小命也将难保。

    见阿妈想回去,要是在平时,黑寡妇会留住她,毕竟,这是她的亲阿妈啊!但是现在,她不留了,她要让阿妈赶紧回去,让阿爹赶紧找人给阿妈看看。

    于是,黑寡妇赶紧杀完鸡煲好汤,安顿母亲吃完午饭,董石磨在龙金家忙完后,也赶紧回家看岳母大人到底怎么样了,一到家看到吃完饭的岳母要回去,于是就送她回了药头寨。

    “不是要等赶场天才回来吗?啷个今天就回了?”

    刚进门,董石磨的岳父大人就问起董石磨的岳母来。

    “我妈身体不好了。”董石磨抢先答道。

    “你妈身体不是好好的么,啷个的了?”岳父大人一下子紧张起来。

    董石磨不好说遭鬼打了,加上屋子里光线不好,董石磨的岳父大人没看到婆娘脸上的伤。

    沉默了半天,董石磨的岳母才说:“啷个的了?遭鬼打了。”

    此时,董石磨的岳父才认真地朝董石磨的岳母脸上看,“哟!哟!哟!我的乖,还真的被鬼打了,这脸都打成了这样。”

    “遭鬼打了,遭鬼打了······”董石磨的岳父于是在心里思忖起来,他在想如何解决。

    他猛吸几口烟,随后自言自语起来。“遭鬼打,也就是说碰上了龌龊,碰上了龌龊,也就是说有鬼附身了,有鬼附身了,也就是说要退鬼了。”

    董石磨的岳父终于理清了头绪。

    在农村,这是唯一解决撞鬼的办法,于是他放下烟管,事不宜迟,带上董石磨,来到了邻寨的一武教先生家。

    幸好,这位先生在家。

    先生姓杨,名世态。药头寨哪家的房子门朝哪开,他都知道。

    虽然药头寨是很多人闻风丧胆的地方,但是杨世态不怕,他去这个寨子就像出入自己的家里。

    见董石磨的岳父带上一个年轻人上门来,杨世态还以为是眼前这个面生的人要找他,但经董石磨的岳父介绍后,杨世态才知道要找他的人不是这个面生的人,而是董石磨的岳父。

    “这是我家大女婿,住在黄泥田,姓董,名石磨,你就叫他小董吧!”

    “哦!”杨世态朝董石磨看了一眼。

    董石磨则彬彬有礼地给杨世态装了一支烟。

    毕了,董石磨的岳父才把来意和盘托出,知道来意,杨世态明白这是要找他去退鬼,于是掐指算了算,当天晚上有个退鬼的日子,而过了那晚,要等一个月后才有日子了。

    当晚就有日子,这让董石磨的岳父喜出望外,这不仅马上就可以给婆娘把鬼退了,还趁董石磨在,可以帮些忙。

    “今晚有日子?求之不得了。”董石磨的岳父激动地说。

    于是当即董石磨的岳父就请了杨世态,要他当晚就去给董石磨的岳母退鬼。

    杨世态答应了,看看天色不早,三人也就开拔了。

    三人行走在去药头寨的路上,杨世态走在最前头,董石磨的岳父跟随其后,董石磨则断后,他背着杨世态出门经常背的那个包。

    退鬼因为是小儿科的事,不像喊大命要放客,需要时间准备,所以,只要有日子,随到随做。

    退鬼所需要的东西,就是一块两尺左右的红布,加上一只雄鸡,就OK了。

    是夜,锣声在董石磨的岳父家响起。

    此刻,董石磨的岳母按照先生的嘱咐坐在堂屋里来,正接受先生给她退鬼的仪式。

    董石磨的岳母坐在一条长凳上,另一条长凳上则放着一把装满米的升子,升子里插着先生退鬼使用的“丝刀”,除了丝刀,还有飘着香烟的三炷香,以及一盏油灯和作揖的钱。

    雄鸡则被一根绳子系在长凳的腿上,这个时候是鸡休息的时间,所以它忽而瞌睡忽而又醒来听先生敲锣。

    先生不停地对着董石磨的岳母唱,同时锣还不停地往她的身上晃。尤其是拿起丝刀的时候,先生不停地摇晃丝刀,并不停地拿着晃动的丝刀绕着董石磨的岳母。

    丝刀上串了不少铜钱,摇晃起来声音清脆悦耳,对于鬼来说,绝对会被吓住。

    在堂屋里的退鬼仪式大约几个小时才做完,做完后,接下来就是送鬼出门了。送鬼出门,这个很讲究,必须送到十字路口。在十字路口,先生还有一番咒语。

    咒语快结束时,先生才抓起雄鸡,右手握鸡腿,左手伸出来,尤其是要亮出左手的二指弹,然后一声吼,右手高高地把鸡扬起,并飞快地朝左手的二指弹砸去。此刻,手起鸡落,鸡头“啪”地一声落在地上。

    鸡身首异地后,给董石磨的岳母退鬼的事也就结束了。身首异地后的鸡则被留在了原地,而送鬼出来的众人,则都不能说话地返回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