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坛师告诉龙金官运加身

    更新时间:2018-05-04 23:28:29本章字数:3416字

    给董石磨的岳母退完鬼,第二天一大早,董石磨便回来了。

    而此时的龙金家,客人也都全散去。

    客人散去后,虽然喊了命,但龙金反倒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是不是喊命时的一阵热闹过后带来的心理反应。

    他到砖瓦厂里转了一圈。

    因为没有看到董石磨,他于是担心是不是董石磨的岳母那晚的事还在忙。

    因此他在厂里转了一圈后,决定上董石磨家看看,毕竟董石磨的岳母也是因为去他家看热闹才发生的这事。

    龙金到了董石磨家,见董石磨和董石磨的岳母不在,只有黑寡妇此时正在给孩子喂奶。

    “石磨没在家?”隔门口远远的,龙金就问了。

    “送孩子的外婆回药头寨去了。”黑寡妇答。

    “外婆现在是啥情况?”龙金问。

    “哎!整个变了个人,一醒来就喊头晕,神色也不好。”

    “这不,昨天送回药头寨去了。”

    而正当他们说完话,董石磨回来了,此刻正走在门口的田坎路上。远远望去,只见手里提了不少东西。

    龙金在门口等着,直到董石磨走到门口时,龙金才打招呼:“回来了,去厂里没看到你,就来家里看看。”

    “哦!昨天从你们那一上来,就送岳母老人回去了。”

    “身体有没得事?”龙金问董石磨。

    “昨晚找人去退鬼了,可能没大问题了!”

    “哦!”

    “客散完了吧?”董石磨问龙金。

    “都散了,都散了。”龙金答。

    “也不知啥原因,事情办完了反倒心里不安逸了。”龙金说。

    “怕是没休息好。”董石磨回道。

    “走,上我家喝酒去,酒菜还剩一大堆,没法收拾。”龙金说着就要邀董石磨上他家喝酒。

    “不去了不去了。”董石磨回答。

    “咦!姊妹家难道还要拉拉,喔!我可没有拉人的习惯喔!”

    见龙金一定要邀他喝酒,看着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在一旁的黑寡妇忍不住了,笑道:“去就去咯,不要大姑爹拉得。”

    看到婆娘都出话了,董石磨也就没有再推,上龙金家喝酒去了。

    临别,龙金回头吩咐黑寡妇,叫她不要做饭了,等下他会让董石英给她送来。

    是晚,龙金和董石磨都放开来喝了一场痛快淋漓的酒,一直喝到二人酩酊大醉。

    醉酒后,他们都各自说出了一个藏在心底里的话语。

    龙金说,他看到今世砖瓦厂上空划过几道彩虹。

    董石磨听不出这么文邹邹的话,表示不信,打着饱隔迷糊着眼睛说:“吹吧你!”

    然后看着桌上还剩下的一大桌菜,夹哪道也不是。

    “老弟——你——不信?”龙金也醉得不行了,说话都结巴了。

    “不——不信就——就再来两碗。”龙金继续结巴地说。

    “不喝啦!”

    “要喝,要——要喝。”

    龙金又抓起酒壶,朝董石磨的碗里倒去。

    这一倒,桌上又漩涡般地满上了三大碗酒。龙金还不收手,准备还要倒。

    此时,董石磨站了起来,歪歪斜斜地用手去推搡着龙金拿着的酒壶。也结巴起来——“别——别再倒了。我——我信。我信了,好——好吧。酒——酒就——别再倒了。好——好吧。”

    “信——信啦!”龙金这才把酒壶收了回来。

    龙金的心里话虽然只讲了一半,但也算讲完了,现在轮到董石磨了。

    董石磨说:“头——头次当爹,还——还不知道——满月酒——咋——咋摆。”

    当然这还不是关键,其实最关键还是,董石磨不好明说的话。因为大家都在传药头寨的人会放药,那么问题也就来了,到时候外氏(岳丈家)家会请一大帮人来看黑寡妇坐月子,当她们来后,寨子头会有人陪么?董石磨生怕,到时找个人做厨都没有。

    别看这是小事,实际上真是小事不小。

    龙金明白董石磨的意思,于是当即安慰董石磨,这事没问题。

    “不——不得事,老——老弟,到——到时候——我——我老哥会跟你想办法。”

    龙金这句话说到了董石磨的心窝上,于是,董石磨马上抬起面前的三大碗酒,一饮而尽。

    在董石磨的心里,他是打心眼里感激龙金的,他觉得,龙金真正把他当亲兄弟。所以,听到龙金那句话后,当即把桌上的酒一气喝完,即便是醉死,他也愿意。

    “舅舅不要喝了,我给你舀碗饭。”董石英看到他们都喝的够多了,也醉的不成样子,于是过来救场,把放在桌子底下的酒壶拿走。

    “饭——不吃了。”董石磨回答董石英。

    不吃饭,也不再喝酒了,董石磨觉得也该回家了,于是站起来:“我——我要回家了。”然后,迈着醉步摇晃着身子走了。

    不过,董石磨的心里话龙金读懂了,但龙金只说了一半的内心话,董石磨却一知半解。

    龙金说的他看到金世砖瓦厂上空划过几道彩虹,其实太文雅了,对于董石磨这样的大老粗,他无法理解。

    原来,龙金与董石磨合伙创办的这个今世砖瓦厂,麻雀虽小,但是他们的经营管理方式,却在整个镇里是个热点,因而,深得镇里管企业的领导青睐。

    既然深得镇里领导的青睐,身为组长的龙金,他觉得看到了希望。

    这个希望,就是镇里可能会把他当典型推广。

    那龙金会不会被提名当村长呢?

    龙金当然摸不准,但是他有这种预感。

    关键的,是喊命那晚,“背钱纸”时,就有预兆了。

    那晚的“断钱”,是坛师亲自出马。坛师说出来的每一件事,都基本上跟过往发生的事一一映照。坛师尤其提醒龙金,他最近可能会有官运加身。

    但身为一个已与犁耙为伍的人,哪来官运加身,龙金虽然喜形于色,心里却在想,这坛师真逗,真是天天哄鬼哄成职业病了。

    虽然他觉得不可能,但他也在幻想,即便不可能有啥仕途,但能捞个村长或支书当当,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龙金不像董石磨,天生就是一块干农活的料,你看人家那身板,咋看都有使不完的力气。而龙金,斯斯文文,虽然像个读书人,但很遗憾,也已经和读书无缘。

    不过,没读到书的龙金,嘴上功夫到有一套,虽然不能把天说成地,把错说成对,但是那一套一套的大道理,那口气,很多人还是心服口服的。

    尤其是他与生俱来的那种亲和力,注定他靠嘴巴吃饭还是有门的。

    很多时候,他让别人服他,就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亲和力。

    既然干农活不是他的专长,那他就要扬长避短,因此,即便是在寨子门口烧窑,他也要烧出名堂,他跟别人不一样,别人的指导思想是农耕思维,小农经济意识,龙金却不是。

    今世砖瓦厂的经营管理虽然谈不上是现代企业经营管理模式,但是也初具企业经营的影子,所以,在镇里还是让人刮目相看的。

    而要升为村长,即便没有今世砖瓦厂,也不是难事,凭他这身亲和力,加上在当地的影响,选个村长当当还真是小儿科的事。对于龙金来说。

    想到这里,龙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喝了酒后的龙金,呼噜声更像是拉风箱,隔着几个房子都能听到。

    第二天醒来,龙金身上虽然还散发着酒味,但醉意全无。董石英给他下了碗面条,吃完后,就去厂里了。

    到了厂里,他依旧是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到了中午,他准备回家吃饭的时候,远远看到一帮人朝窑子这边走来,乍一看去,那模样估算是镇里的干部。

    于是他没有忙着回去吃饭,而是站在原地等那帮人,他想看看是不是镇里的干部。

    大约等了五分钟,那帮人走近了,此时,他看清了,走在最前头的,是本镇的人大主席和镇委副书记。其他几位则分别为政府办主任、驻村干部和几位办事员。

    还未等他们走近跟前,龙金就放开嗓门跟他们打招呼了。

    “黄书记。”龙金的声音传得很远,不仅是黄书记已经听到,整个在窑子里干活的人也都听到了。

    “哎!这不是龙组长嘛,你还真是不失远迎啊!”黄书记风趣地回答。

    “书记大驾光临,在这里迎接都是太近了。”

    “那你莫不是要跑到镇政府门口迎接,才不算近?”

    一阵招呼后,黄副书记他们已经来到身边了,此时龙金还是迈着他那已成为一个特色的慵懒步子,走上前去,赶快拿出烟来,从头至尾地发了过去。

    等大家都点完烟,黄书记开始问起一些实际的问题了,诸如砖瓦生产情况,然后说,今天是专程来找龙金的,并说,这么巧,要找龙金,龙金就早在路口等着了。

    随后于是又开了句玩笑:“你可能是孔明在世啊!”

    龙金听说是来找他,心里高兴自不必说。马上开玩笑道:“莫不是要抓我去做节育手术,书记明察啊!我可不是计划生育对象哩!”

    “不是,还想抵赖,分明看到你老婆大了好几次肚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莫不是晚上都不睡一下瞌睡!”

    书记开了个黄色笑话,引得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有请,请书记上家里明察去。”龙金示意大家去他家。

    中午的太阳厉害得很,晒得龙金家的院子像冒着火星似的,于是大家都“躲进”了屋里。陪着镇里的干部回到家,龙金前脚还未跨进门,远远地就叫婆娘烧水泡茶。

    而黄书记等一行坐下后,左瞧右看看到龙金家有刚刚办过事的迹象,于是问,最近办事了?龙金怕为难他们,赶紧说:“没办啊!”

    “咿!这就不老实了,看看这门上的对联,就已经出卖你啦。”

    龙金于是才说:“喊了个命。”

    于是书记提议,既然龙组长家办事,碰上了,入乡随俗,也意思意思。

    大家就按当地风俗送了个礼,搞得龙金有些不好意思,他给大家泡好茶后,赶紧开毛货——捉了一只大公鸡来杀。

    中午,大家就在龙金家小饮一杯,毕后,书记和主席把龙金叫到一边,跟他说了一件他盼望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