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当选村长

    更新时间:2018-05-07 23:46:50本章字数:3334字

    龙金虽然被恶搞了一下,但是这一觉醒来,他像变了个人,精神大振。

    他此刻才真正体会到,人为什么要睡觉。

    不过,由于白天补了一觉,夜晚他又失眠了。

    今晚失眠的原因,是兴奋加焦虑。兴奋是白天补了一觉,焦虑是明天就要开始选举了,能当选吗?

    第二天一大早,龙金和董石英依旧很早就起了床,今天他们分头各做各的事。一人要去忙选举,一人则还要回董石磨家帮忙。

    他们分头行动。选举是从老村长家这个寨子开始的,因此,龙金得赶往老村长家。

    不过,尽管他心急如焚,但是步履却很蹒跚,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双脚像被人拽住似的,走起路来很沉重。

    “关键时候才这样,难道村长当不成?”他心里感到有种不详的预兆。

    从龙金家到老村长家,大约二里地,虽然不远,但很少人走,因为这段路比较偏僻,路边则都是坟地。

    尤其是一年四季,这里都可见新坟不断,没有入土的灵柩也经常可见,让人走在这条路上,总是感到精神很紧张。

    由于没有睡好,龙金不仅感到双腿很沉,脑袋也胀胀的。

    “小弟,跟你打听一下,附近有个寨子是不是在办事?”一个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人,拦住龙金问道。

    龙金抬起头,见这人怪怪的,他不认识这个人,附近村寨也没见过这个人,这个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于是龙金反问道:“你是哪里的?”

    “我不是你们这里人,你告诉我附近寨子有没有人办事。”这个人回答。

    “你要问这个做啷个?”龙金又问。

    对方没有回答。

    可能是见龙金有点啰嗦,所以这个人不耐烦了,干脆不问他了,因而只见他阴着脸,不理龙金了。

    龙金见对方不理他,尤其是那张脸怪怪的,阴气十足,他有种不详的反应,于是也很想快点离开,见对方没有再问的意思,他赶紧走了。

    但才走出几步,他又好奇地想回头看看,因为他刚才的感觉告诉他,这个人是不是人还不好说,而当他回头看时,奇怪的事发生了,背后连个鬼的影子都没有,刚才那个人如果是人,能闪这么快吗?

    不会吧,这个人不可能走这么快吧,他才走出两步,那个人怎么就不见了呢?就是飞也能看到个影子。

    当龙金再次揉揉眼睛,确定眼睛没有花时,他知道自己又看到什么了。

    但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最要紧的事,是赶紧去老村长家,说不定人家早已等在那里了。今天自己可是主角喔!

    龙金于是赶快赶路,加上刚才这幕产生的紧张感,即便双脚再沉也顾不上了。

    果不其然,当龙金赶到老村长家时,发现都已人去楼空了,老村长的婆娘告诉龙金,大家等不到你来,他们先走了,已经到选民家投票去了,因为去晚了大家都上山了怕找不到人。

    老村长的婆娘又说,估计他们现在已到了哪家哪家,龙金便按老村长婆娘估计的位置,去找老村长他们。

    龙金找到了老村长他们,此时这个寨子的票投得差不多了,这个村有七八个寨子,他们得抓紧,否则今天一天搞不完。

    下午,投票工作来到了龙金住的这个寨子,这是最后一个寨子了,等这里的票投完,就可以唱票了。

    傍晚时分,唱票工作在龙金家举行,现场气氛并不热烈,除了监票员、计票员、唱票员和几名工作人员外,别无他人了。

    到这个时候,龙金累已经得不行了,所以一坐下就歪着头靠在墙上睡着了。

    但不管龙金睡没睡着,唱票工作依旧进行。

    然而,当他的呼噜声搅得现场无法进行唱票的时候,老村长只好拍醒了他。醒来的龙金不好意思地强打精神,坚持着不再睡去扰乱现场。

    龙金这么坚持着听唱票人唱票,昏昏欲睡的他感觉自己名字被念到的频率并不十分高,这么一想,瞌睡虫也就差不多被赶走了一半,于是张大眼睛仔细听起来,他怕他真的会落选。而当他打起精神的时候,唱票人不知怎么却嘎吱一下停止了唱票。这一嘎吱,现场所有人也都惊讶起来。

    “这么快就唱完了?”龙金惊讶地问。

    “不是,这出了问题。”唱票人说。

    出了什么问题?监票人马上走过去,只见唱票人指着选票上的投票人的名字,这投票人竟然是谢大山,唱票人是龙金寨子里的人,他知道谢大山已经死了,怎么投票人还会有他,所以嘎吱一下停了下来。

    “谢大山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有他的票?”这事搞得现场的人只摸脑袋。

    会不会是有人动了手脚,但没有这个可能啊!投票箱一直都在大家的监视下,投票工作也一直在大家的监督中,而且,这种手段也太低级了。

    因为这张票并不是投给龙金的,而他跟另外一个寨子的那名候选人,实际上也就是陪选人,生前没啥来往,两家也非亲非故,那名候选人也不可能用这么低级的手段拉票。

    因而,这张票的出现很是蹊跷,但都跟候选人没啥关系,所以,这张票就当了废票处理。

    但就在这张票作废的那一刻,龙金看到这张票突然变成了谢大山。而龙金看到谢大山的同时,谢大山也看着龙金,并诡秘地对着龙金笑。

    龙金一直盯着这张变成谢大山的票,他想好好看看这谢大山到底要搞什么鬼,但当监票人接过这张票并放进废票箱时,谢大山有突然不见了。

    龙金再次揉了揉眼睛,他想,会不会是谢大山的家人填写时写错了呢?但谢大山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却让他无法解释。

    “真他妈见鬼了。”看到有死人给他投票的另一名候选人骂道。

    唱票计票工作约进行了半小时才结束,结束后一统计,龙金差点真的毁在谢大山的手里,他以一票的优势赢得了这次村长选举。

    但不管票数多多少,龙金终究还是当上了村长。

    选举结果出来,意味着老村长的接力棒就要交给龙金,此时此刻,又是在龙金家,看来,搓一顿是免不了的了,但是龙金的婆娘不在,正给黑寡妇家帮着忙呢!咋办?

    龙金正在矛盾时,董石磨来了,一来就问龙金:“搞完没得?”龙金说搞完了。于是董石磨就让龙金请大家去他家吃饭算了,董石磨说董石英脱不了手回来做饭。

    众人听说要去董石磨家吃饭,都有点怯怯的,老村长则借故家里有事要忙回去,其他人也趁此说有事都要去忙,但龙金看出他们的心思,于是把老村长叫到一旁,说了一阵话后,老村长这才答应去董石磨家吃饭,老村长同意去了,其余人也都跟着去董石磨家吃饭去了。

    今天是药头寨人来看黑寡妇坐月子的第二天,按习俗,她们要住两晚上才走,所以,此刻黑寡妇家还热闹异常。

    为让大家吃的不提心吊胆,龙金让来帮忙董石磨家做事的人,在偏房单独安了一席,供他和老村长等一行使用,药头寨来的人则都安排在堂屋里入席。

    安排完后,龙金就和老村长们入座了,庆功酒也就开始了。

    席间,老村长一番感言,其它人也频频举杯,在祝贺龙金的同时,也感谢老村长,并共同祝贺这次选举工作的圆满结束。

    这边厢新官将走马上任,老村长则老翼伏枥,那边厢堂屋里,年轻媳妇打情骂俏,笑闹声不绝于耳。

    此时,董石英正忙着找机会报龙金被恶搞的那一箭之仇。

    当地流行着席间给客人敬饭风俗,而这种敬饭的风俗,有时也会沦为恶搞。

    董石英想利用这种风俗,恶搞一下那名少妇。

    她上午找了几次都没有机会。

    今晚机会来了。

    因为那名少妇正好入坐的位置是给桌上添菜的通道,这个位置,一是容易让她疏于防守,再就是这个背后没有遮挡的位置,让其防不防,于是董石英早早就准备了一大碗肥肉,一旦看准机会,她就把这碗肥肉倒进这位少妇的碗里。

    机会来了,乘有人给桌上添菜的时候,董石英发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桌子上,视线都看向了勺子,于是她趁此时“嗖”地一下,把那碗肥肉精准地倒进了那位少妇的碗里。

    这么冷不防的一个举动,不仅把这位少妇惊呆了,也把席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哇!竟然敬肥肉啊!”少妇被突如其来的一碗大肥肉吓得尖叫起来。

    大家都伸着脖子惊讶地看过来的时候,这位少妇把碗放到桌子上,先平静一下心情后,开始找董石英理论。

    面对一碗大肥肉,少妇肯定是吃不下,所以即便是出洋相,她也不会吃,甚至连饭她都打算不吃了。但是董石英不依不饶。先是用语言激“如果不把碗里的东西吃干净,下顿饭都别想吃了”。“不吃就不吃,难道只有这里才有饭吃。”少妇很生气地回击董石英。

    见如何用话语都激不了少妇吃这碗肥肉,董石英准备采用蛮的,她叫上几个姐妹准备帮忙灌。但要动手时,少妇火了,站起来指着董石英就是一顿挖苦,看事情闹打了,董石磨的丈母娘赶紧站出来解围,称玩笑确实有点过了,但都是亲戚,都是为了她的事大家才来到这里的,要大家不要吵,反正都是为了开心,高兴,所以肉就不吃了。让负责给客人舀饭的小妹妹重新给少妇舀碗饭。

    但少妇此刻哪里还吃得下饭,于是表面假装平静地说,不吃了,已经吃饱了,但心里却聚着一团火,已经火冒三丈,怒火中烧,她知道,这个给她敬她肥肉的董石英,一定没安好心,一定是报昨天她老公那一箭之仇。

    想到这里,少妇似乎又有了新招,看来要给董石英一个下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