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村长被药

    更新时间:2018-05-08 23:46:11本章字数:3197字

    龙金被恶搞,董石英替报复,少妇记恨寻仇。

    这两天,在黑寡妇家,一边上演着热闹,一边上演着杀气。

    董石英报复了少妇,虽然解了一下心中的怨气,但少妇因此埋下了对董石英的厌恨。当夜,少妇就想好了两套回击董石英的方案。

    首先一套是,她想趁宵夜的时候,也给董石英敬饭,不仅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而且,她想把药头寨人的绝活拿出来,给点颜色让董石英看看。但是当晚,董石英有所警惕,所以没有得逞。

    于是她只有实施第二套方案。这套方案是,如果第一套方案没有实施成功,那么,在第二天吃午饭时,换成第二套方案。

    第二天午饭时如果还搞不了董石英,那么,她的回击就要泡汤。

    因为,少妇她们在黑寡妇做客已是最后一天,吃完午饭就得回程了。

    不过第二天很巧,董石英没有再出现,后来她才知道,董石英被寨子头的人约去做客去了。

    那天董石英比龙金起得早,临走前,嘱咐龙金,“要注意那妖精,那天你睡着后她恶搞你,用尿布盖你的脸。”然后跟人家走亲戚去了。董石英嘱咐龙金时,龙金还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只是条件反射地“嗯”了一声。

    董石英做客去了,因此今天就只有龙金去帮忙黑寡妇家了。

    选上村长了,按说龙金应该高兴,安安稳稳地睡上几觉才是,然而事实相反,因为兴奋,他同样一直失眠。

    所以当选村长后第二天起来的龙金,依然是头晕脑胀,无精打采。

    而他在床上条件反射地回答董石英的“嗯”,一起床,他就忘在了脑后。

    尤其是看到那位少妇如此风情万种,龙金不但不回避她,反倒越看越有精神。

    起床后的龙金,胡乱地用冷水冲冲脸,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后,迈着慵懒的步子朝黑寡妇家去了。

    龙金来到黑寡妇家时,已经过了早餐时间,但距离开午饭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还是给他先下了碗面过早。

    吃早餐时,少妇一直都在寻找董石英,但是一直没有看到董石英的身影。

    看不到董石英,但看到了龙金,少妇似乎也都看到了希望。

    “你老婆呢?”少妇使出几分勾魂的眼神,问正在吃面条的龙金。

    “喔!跟人家走亲戚去了。”龙金则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少妇。

    “喔!”少妇应声走了。

    “这骚货真是天助她了,既然有天助她,她就跟人找汉子去了,我就整死她老公。”少妇在心里骂道。

    整不了董石英,就整龙金。此时,少妇的第二套方案,正在心里暗暗修改。

    在少妇看来,整龙金比整董石英容易,“那骚货鬼精鬼精的,不像她汉子,色迷色迷的。”少妇在心里想。

    少妇打算利用自己的姿色,来勾引龙金上钩。所以,从龙金吃完面条到吃午饭这段空隙里,一有机会,她都忘不了跟龙金套近乎。

    虽然时间很短,但这样一来二去,龙金和少妇都熟络起来,无论说话做事也随便了很多。

    因为客人们今天都要回家,所以午饭开得比较早,大约11点的时候,就开饭了。

    席间,龙金和少妇不停地开着玩笑。因为少妇是客人,所以她先入席,少妇吃饭时,龙金没少给少妇敬饭。龙金敬饭不像董石英,纯粹为了报复,他给少妇敬饭,纯粹是借敬饭之名寻感情交易,敬饭是虚,挑逗是实。

    一番挑逗下来,撩拨得少妇春意怏然。少妇等所有客人坐完席后,接下来就轮到寨子头请来帮忙做事的了,这下少妇做好了准备,准备回敬龙金,只不过她实施的是报复董石英的计划。

    少妇早已把大家传说的药藏在指甲里了,轮到龙金坐席时,她亲自去厨房里,舀了一小碗汤,而趁走路的时候,让汤不停地向碗边晃,这时,她藏在大拇指指甲里的药,被汤一来二去全荡进碗里了,并和汤融为一体。

    趁龙金不注意的时候,只见“嗖”地一下,汤被她一滴不洒地倒进了龙金的碗里。

    众人看到少妇的这一招,都惊叹,少妇的敬饭功夫了得,能把汤这么一滴不洒地敬进人家碗里,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位少妇敬饭的功夫,可谓是666666了。

    可是此刻众人只知道少妇敬的是汤,而没想到汤里暗藏的阴谋。

    少妇的计谋得逞了,这时,她等龙金把那碗饭吃完,才顺便抓起饭勺装着还再给龙金敬饭,混淆视听,不明真意的龙金,此刻还精神大振,龙颜大悦,觉得这顿饭也像少妇一样,吃得春风得意。

    大伙都吃完饭,已到了端茶送客的时辰,来黑寡妇家的一行客人,都作好告辞的准备了,于是又到了送客出门的时候了。分

    那天负责接待客人的那几位帅小伙,有帮忙送客。等黑寡妇家送完客人,龙金到砖瓦厂转了一圈,回家的路上,他隐隐感觉肚子有些痛。

    他怀疑是不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了,但是蹲了几次茅坑,都没拉稀屎。

    龙金很少感到肚子疼,但是自从黑寡妇家的客人走后的几天来,他都感到肚子作痛难忍,而且不仅痛,还胀。

    没拉肚子,又不是停食,肠胃平时也没发生什么毛病,那肚子怎么会疼呢?走亲戚回来的董石英在帮着龙金找原因。

    “我嘱咐你注意那妖精你注意了没有?”董石英问。

    “注意了,人长得不错喔。”龙金答。

    “我让你注意她长得漂亮吗?”董石英吃醋地说。

    龙金不好意思说那天他跟少妇打情骂俏了一个上午,但是董石英的提醒,到是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着药了。

    因为大家都传药头寨的人个个出来都会放药,那天那位少妇给他敬汤敬饭,会不会使了小动作。

    这样一想,他问董石英,是不是那个少妇给他放药了。

    龙金告诉董石英那天只有那个少妇给他敬过汤和饭。这一下,董石英傻了,猛拍龙金的头,说:“我不是嘱咐过你了吗?你偏偏就是不注意,你真是被人家的色迷住了。”

    此刻,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赶快找下药才是正经事。

    但去哪里找下药呢?他们都想到黑寡妇,毕竟大家都传黑寡妇也会放药,一般懂放药的人也懂下药,但是他们怎么好去找黑寡妇呢?这不就是明摆着去告诉人家,你真的会放药喔,我在你家着药了。所以,不仅不能去找黑寡妇,也不能把这个消息告诉黑寡妇。

    不过,虽然龙金着药了,但从他的身体情况反应来看,少妇给龙金的药下的不重,或许只是玩玩他,所以,看上去应该要不了命,但是也不能天天闹肚痛啊!龙金毕竟不是那个美人西施。

    于是接下来找下药的事成了他们的头等大事。

    而龙金着药后,失眠更成了常态,不仅身体状况比先前更差,精神也比之前更加恍惚。

    这一天,是他当选村长后的第四天了,四天来他都因肚子痛一直窝在家里,虽然已是村长了,但交接手续还没有做,于是他今天打算去老村长家,把手续交接了。

    他依旧像上次那样拖着像灌了铅似的双腿,脸色比那天更苍白,神情比那天更憔悴,走在去老村长家的路上。

    当他进入四周都是坟地的这条路时,即便是白天,他也觉得好紧张,不敢这里瞧瞧,那里看看,总感到周围都是阴魂在看着你。

    这大概是因为阴气太重,毕竟是死人聚集的坟地嘛!

    更关键的,是那天他在这条路上遇到的问他寨子里头有没有人办事的那一幕,那天因为急着赶路,没有细想,所以还不觉得怎么样,但是当他忙完后坐下下来细想时,一想起来就鸡皮疙瘩一阵阵冒。

    今天会不会又碰上呢?一阵惊颤涌向龙金全身。

    龙金的肚子此时又开始作痛起来,他弯着腰捂着肚子,豆大的冷汗不停地往地上掉。

    “小弟,怎么又是你呢?”一个声音在他跟前响起。

    龙金像触电一样抬起头,这不又是那天见到的那人吗?怎么今天还在这里。

    “你是人是鬼?”惊慌失措的龙金突然问道。

    龙金这么壮着胆问的时候,此时他才看清,那天没有仔细看清的这个人,原来他穿着的是一袭黑长衫,没有领口,脚上则穿着一双白布鞋,这身衣着,龙金突然想起来,这就是寿衣,只有人死后入殓时才穿上的。他旋即知道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个人不是人了,而是鬼。

    龙金这么一打量,对方又发话了,“小弟,我也像你一样,被人下了药,也肚子痛,但我一天后就不行了。所以我现在要找那个人索命。”

    “她害得我好苦啊!没有转世成人,成了鬼。更主要的是,我年轻漂亮的婆娘被迫改嫁了,丢下两个年幼无知的娃娃成了无父无母的孩子。”

    说完,只见鬼抬起手,像是要朝龙金抓来,龙金一愣,以为自己也完了,但是当他镇定下来后,这个鬼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

    不过龙金吓得“啊!”地一声大叫起来,此时,鬼急忙说:“我不是抓你,也不会伤害你,我是要找药死我的药婆索命。”

    这时,龙金才发现这双手根本就不是人手,而是骷髅手,指甲部分很长很利。

    说完,一阵阴风腾起,鬼不见了。

    鬼走后,因惊吓以及肚痛引发的身体虚脱,让龙金瞬间晕了过去,倒在这片坟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