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下药

    更新时间:2018-05-09 23:49:31本章字数:3089字

    龙金晕厥后很久才醒回来,当他醒回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家家里的床上了。

    他是被老村长叫人把背回来的,老村长也不知道为啥龙金会晕厥在那片四周是坟地的路上。

    那天,老村长准备来找龙金,商谈工作上的交接事宜,但是走到路上,见龙金躺在那里。而他又背不动龙金,因此只好返身回去,叫自家的一个侄子,把龙金背了回来。

    董石英见龙金被老村长他们背了回来,开始还以为龙金在老村长家喝醉酒了,但是听老村长说他们是在路上遇到龙金的,遇到龙金时他已躺在路上,昏迷不醒,才把他背回来的。

    董石英知道情况以后,估计龙金又是因为肚子痛引发的,所以,她觉得事不宜迟,得赶紧找下药,否则龙金小命难保。

    但是去哪里找下药呢?董石英已经好几天来都在为此事奔波,只可惜到现在还没有眉目。

    事到如今,要不要去找黑寡妇,让她指点迷津呢?看她有啥法子帮忙救救龙金,但是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不妥。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骚货的阴谋得逞?”董石英焦头烂额地想。

    不行,不好找黑寡妇,能不能找董石磨。

    说曹操曹操到。此时,董石磨来找龙金了。因为他看到龙金好几天都没有去砖瓦厂,一是来跟龙金商量有关砖瓦厂经营的一些事,再就是来看看龙金,为啥这么多天都见不着人。

    “我姐夫呢?”董石磨问。

    “在床上躺着呢!”董石英答。

    “啷个了?”

    “身体不好了。”

    “感冒了?”

    “不是不是。”

    接着董石英凑近董石磨,悄声跟他说:“你姐夫肚子痛,肚子胀,好几天了,今天去老村长家,在路上昏迷了,是人家看到把他背回来的。”

    “喔!这么严重?”

    听董石英说龙金肚痛肚胀,董石磨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不是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吗?他去找风水先生看日子挖茅厕那次,在回来的路上,不也被一老太太放药。回来幸亏黑寡妇找来下药,才让他下了药。

    董石英于是赶紧问,那下药是啥子药,能不能帮忙找点来?

    董石磨想了一下,他觉得那下药就像是路边常见的黄花大财,他赶紧去找了来,和董石英一起熬好后,他先闻了闻那气味,觉得正是他下药时喝的那种,于是速速让董石英拿去给龙金喝下。

    果然,龙金喝下这种用黄花大财熬出的水,不到半个时辰,肚子里就开始翻江倒海,开始呕吐。

    龙金呕吐后,在呕吐物中,董石英和董石磨隐隐约约发现那天龙金在董石磨家吃的东西。他们感到好奇怪,这么多天了,这些东西还未消化。

    董石磨原以为,龙金着药,可能是当上了村长后,到别的寨子着的药,但看到吐出来的东西很眼熟,于是他也小声问董石英,特么这东西就像在他家吃的。

    见董石磨这么问,董石英也就明说了,你没看到那少妇那天跟我闹吗?

    是啊!董石磨一下子想起来了,那天董石英敬了人家一大碗肥肉,结果搞得双方都拉下了脸。难道就因这事,报复龙金?

    难怪那天上午,董石英不在了,那少妇和龙金嘻嘻闹闹了一个上午,原来就是为了寻找机会?尤其是吃饭的时候,还相互敬饭。我靠,这少妇也真他妈太绝了,竟然利用这样的手段放药。

    不过少妇为何要整龙金,董石磨估计,可能是董石英不在,没法子整她,于是就拿龙金做替罪羊。

    想到这里,董石磨感叹“姐夫啊姐夫!”

    董石磨彻底知道这件事后,董石英叮嘱他,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讲,包括他老婆黑寡妇。

    董石磨连连点头,他明白,这种事说出去对谁都不好,尤其对于他家,所以他保证会守口如瓶的。

    虽然那少妇可恶,应该让她现现原形,但是这事发生在董石磨家,本来寨子里的人早就对黑寡妇心生疑虑,此时如果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只会给黑寡妇家带来灭顶之灾。

    龙金和董石英之所以没有外传,也不想让黑寡妇知道,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龙金下完了第一次药,需要休息,所以董石磨暂时离开,离开时,他嘱咐董石英,要继续下,起码要让他呕吐三四次,才能把药下完。并说回头再来看龙金。

    且说龙金呕吐过后,感觉肚子里舒服多了,虽然身体显得更加虚弱,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不过他觉得自己有救了。

    为了把药下干净,龙金只能暂时绝食,除了喝水,别的食物不宜吃。这个过程他感觉太痛苦,太难熬了。

    很多着药的人,就是经受不了下药的折磨而一命呜呼的。

    但是不把药下完也只能等死,所以此刻摆在龙金面前的,别无选择,唯一的办法是,背水一战。

    为了保存体力,下不了床的龙金也不强求下床了,而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养神,当他“养精蓄睡”时,董石英便去了菜地里摘菜。

    此时家里已没了人,只有龙金一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大约睡了十几分钟后,龙金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小弟,小弟······”

    龙金张开眼,这不是今天又把他吓晕的那个鬼吗?此刻他正坐在龙金的床边,见龙金张开眼,还冲他微笑。

    “你怎么还到家里来了,我跟你无冤无仇啊!”龙金竭尽全力地说。

    “小弟,我们已是朋友了,朋友是不会害人的,我来是看你,我曾经也被人放药,也经历着下药的痛苦!”鬼说。

    “可是你是鬼啊!求求你了,别在来吓我了,我不是药婆。”龙金祈求道。

    “那哪里有药婆呢?你被谁放药了?我帮你报仇,我这就去索了他的命。”

    龙金说那个药婆离这里很远。

    鬼问有多远。

    龙金没有回答,因为此时鬼露出了原形,不再是那张虽然阴冷但会微笑的脸,而是瞬间换成一副凶神恶煞的鬼脸,这张鬼脸,大家可能都想象得出,它就像一位骨廋如柴的老太太做面膜,敷上面膜的那副样子。

    而鬼身上穿的还是那身衣服,这身衣服估计是入殓时就给穿上的那身。

    只有鞋子睡在床上的龙金无法看到,但他相信可能个还是那双入殓时穿的寿鞋。

    鬼的头上,凌乱的长发很长,估计从来都没有剪过也没有洗过。

    龙金看着这么一个虽无恶意但却恐怖的鬼坐在床边,不免一阵晕眩,一阵晕眩过后,龙金感到无可抑制的想呕,于是他把头伸出床来,头一伸出,就开始稀里哗啦的吐起来。而就在他趴在床边稀里哗啦地呕吐的时候,鬼还知道照顾他,一只手托他的头,一只手则轻轻地拍打他的后背。只不过,这双手很冰凉,托着头的那只手就像给龙金搞冰敷,而拍打后背的那只手,每拍打一下,都会给龙金身体带去一阵刺激,这种刺激,就像毫无准备被别人猛浇一盆冷水的那种感觉。龙金想喊别再拍打了,可是没喊出来。

    “又吐了?”龙金听到了老婆的声音。

    接着感觉到老婆推门进来。并打开了后门,此刻一道光线照了进来。

    龙金见自己又呕吐了一地。老婆则赶紧找来铲子,煤灰,扫把,给龙金处理这些呕吐物。

    就在董石英打开后门的那一刻,龙金感到呕吐完了,而帮他拍打后背和扶助头的那双冰冷的手,也停止了,此刻房间里也少了很多阴气。

    董石英把龙金扶回床上,拿来洗脸毛巾给他擦完嘴,问他感觉是不是好了些。

    龙金“嗯”了一下。

    不过,嗯是嗯了,龙金还是感觉很难受,像马上要停止呼吸了似的。

    还未等董石英把毛巾挂好,这边的龙金又传来一声“嚯······”的声音,听到这声音,董石英马上预感到,龙金又要吐了。

    她赶紧折身回来,把龙金翻过身来,让他把头伸出床外来吐,并拿来一个盆接住。但是龙金“嚯”了几下,没嚯出什么来。

    没嚯出什么来,董石英准备把龙金重新翻回床上去,但是这个时候,扶着龙金的董石英感到龙金身体很沉,并感觉到他像睡了过去,没了动静。

    董石英马上叫了几声,龙金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他摸了摸龙金的额头,此刻她感到龙金的额头不是一般的冰凉,同时冷汗在不断地渗出来。

    再探一下龙金的鼻息,似乎没了呼吸。

    董石英急了,感到不妙,忙把公公婆婆叫来,嘱咐公公婆婆看住龙金后,自己则跑去镇上请医生。

    医生很快被请了来,一到下,就拿出听诊器听了一下龙金的脉博,又拿着手电照了照龙金的瞳孔,初步判断龙金由于身体虚弱,已经出现气衰的症状,得赶紧给他输液。

    输完了两瓶液,龙金才缓过来,此刻才开始有了呼吸。

    龙金缓过来后,董石英告诉医生,龙金这是着药了,问医生有没有办法,医生说,着药在医学上也就是中毒,但是没看到龙金有中毒的反应。

    而且,医生告诉董石英,龙金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不能再下药了,继续下药的话,可能会带来他生命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