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命悬一线

    更新时间:2018-05-10 23:52:12本章字数:3142字

    医生告诉龙金,一定要吃东西,否则身体会更加虚弱,于是龙金只好强忍着吃点东西。

    然而东西一吃下肚,龙金就深感肚胀难忍,就算是喝口水,他也会感到肚胀。

    一吃东西肚子就发胀,董石英就只好继续找来黄花大财煎水给他喝,但一喝下这种水,又会呕吐不停。一呕吐,龙金的身体更加虚弱。

    如此几番的折磨,搞得龙金现在已经是奄奄一息。

    更要命的是,高烧也伴随而来,让龙金整夜整夜地讲糊话,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龙金的高烧烧得董石英晚上都不敢跟他同床,只好在旁边打了个地铺照顾他。

    肚胀还伴随着高烧,来给龙金治疗的镇上医生,除了给他打退烧针,输液以及服用一些治疗肚胀的偏方外,不敢再叫龙金的家人再给龙金服用喝黄花大财煎制的水,因为医生们也弄不明白,龙金的肚胀到底是啥原因引起,所以,医生嘱咐,不要给龙金乱用药。

    但是这种保守的治疗,虽然减轻了龙金的体虚,但却一直看不到效果,龙金的肚胀不仅没有消停,高烧也一股脑地涌来。

    这让镇医院的医生都感到奇怪,就算肚胀因没弄明原因,医治不了,但是抑制高烧的药物都已用尽,怎么还见不到一点效果呢?

    龙金究竟得了什么怪病?镇医院的医生感到疑惑起来。

    此时高烧不退的龙金,每天都少不了被烧得讲糊话。而一旦讲糊话,总离不开那些死人的名字,这让守在一旁的董石英及其家人头皮发麻。

    看到如此情况,龙金的父亲除了一边合计如何找医生时,一边也不停地找那些麻衣相术高人,科学和迷信都用上,但是还是拿龙金的病没辙。

    于是,龙金的父亲决定,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得赶紧把龙金送去县人民医院。

    董石英马上请来寨子头几个劳力好的人,董石磨砍来两棵竹子做了个简易的担架,就这样把龙金送往县人民医院。

    在送医的路上,龙金可谓是欲哭无泪。他心里在想,怎么就栽在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妇身上。

    他认为药只是个传说,想不到眼下却成了事实。

    去往县医院的路要经过罗马洞,虽然已经通车,但是还没有专门的大巴或者别的专门载人的车跑,所以,龙金只能靠请来的寨子头这几个人轮换着抬着去县医院。

    到罗马洞时,龙金的头侧着正对着洞口,此时,不知什么原因,他突然感到一阵晕眩。

    罗马洞洞口就像一条巨蟒张着的大嘴,而这条公路也实在是太绝,正好从这条巨蟒的下嘴唇上通过,这真是从巨蟒口中抢食!

    虽然有了公路,却也没改变这里的僻静、阴森,从这里经过,莫说身体虚弱的病中人,正常人也会感到不适。

    龙金感到一阵晕眩后,他不敢再往外边看赶紧把头侧向里边,然而,避开罗马洞张着的那张深不可测的大口后,把头侧向里边里边的龙金,就在侧过头来的那一刹那,他看到坡上有人正冲他微笑,招手朝他打招呼。

    这个举动到是没让他感到有多奇怪,因为他以为可能是认识他的谁正在坡上放牛,或者割草,看到他经过这里,顺便打个招呼。可是他仔细看时,感觉不对劲,如果是人,怎么坐在草尖上。

    而且这副面孔他不熟悉。

    是不是也像那晚挑着花生路过这里时,遇上路边坐着的一人一样。

    想着想着,龙金就被抬着过了罗马洞。

    董石英请来送龙金的这几个寨子头人,都是年轻人,他们抬着龙金,几乎一路小跑。

    很快,他们就来到一座有名的大山脚下。

    这座山叫蓝蛇坡,横卧于这里成一道高不可攀的屏障,倒回去几年前,去县城,都得从它的山腰翻过,但是眼下,已经在它的脚下打通了一条隧道。只不过隧道还很简陋,很多地方还在滴着水,隧道里阴暗稀湿。

    当地人把这条隧道叫作穿洞,穿洞很长,要走十几分钟,打通也花了好几年。

    花了好几年才打通的这条隧道,无异于一项大工程,而特么大的一项工程,事故是难以避免的。龙金的一位表哥,就死在这个洞里。

    据说,那是隧道施工开始不久的时候,有一天,一块重达千斤的巨石落下来,正在洞里施工的龙金家表哥,很倒霉,被巨石击中了。

    如此大的巨石砸在身上,很多人都估计必砸成肉酱了,不过还好,情况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坏,龙金家表哥虽然被砸死了,但是还留了一个全尸。

    当时,龙金正在这位表哥家玩,碰上这样的事,哪里还有心情玩,不仅如此,他还得陪姑父去处理表哥的后事。

    就这样,她和姑父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到现场后,姑父被叫去了工程部设在洞边的办公室,龙金则去了表哥被砸的现场,这时他看到,巨石已被机器挪走,表哥的尸体已经被搬洞边。

    表哥的尸体被简单地用一块破编织袋布遮盖着,头和脚露在外边,因为天热,龙金看到不少绿头苍蝇此刻已在表哥的尸体上盘旋,有的则趴在破编织袋布上。

    等姑父从办公室出来后,他们才靠近表哥的尸体,姑父揭开盖着表哥尸体的那块破编织袋布。

    揭开破编织袋布,龙金彻底地傻了,表哥的腰只有一点皮连着,肠子等等东西则稀里哗啦地挂在尸体上,姑父看到这一幕不禁失声:“我的儿呀!”。

    姑父似乎要晕厥过去,但被陪同处理事故的工程管理人员一把扶助,并叫工人推来一辆手推车,准备帮忙把表哥的尸体送回去。

    但是被姑父拒绝了,他说:“不用了,我们农村的习惯,在外头死的人是不能拿进家的,所以,不用送回去了。”

    不用送回去那咋处理呢?姑父环顾了洞口周围一下,他说,就埋在附近算了。

    于是表哥的尸体就按姑父的要求埋在了离洞口不远的一个山坡上。

    今天,龙金又来到了这个洞口边,他不免又想起了当时的那幕。

    大家抬着龙金一路小跑来到洞口边,此时有些累了,因为洞口边有有股山泉水,大家于是停下来稍事歇息的同时,也喝口水。

    就在大家忙着去喝水的时候,躺在担架上昏昏沉沉的龙金,恍惚中看到一个人向他走来。

    “表弟!”来人叫他。

    “这不是表哥嘛!”龙金答。

    “表哥的腰还没好吗?怎么肠子还掉在外面?”

    “这肠子回不去了,因为没腰了。”

    “哦!”

    守护在担架旁的董石英,此刻隐约听到龙金似乎在跟谁说话。

    “你在跟哪个说话?”董石英于是问龙金。

    龙金没有回答,董石英伸手去摸了摸龙金的额头,感觉很烫,她判断龙金又在说糊话了。

    大伙喝完凉水,吹了吹凉风,又接着抬起龙金,过了穿洞。

    当大伙把龙金抬起时,董石英又听到龙金在跟人说话的声音——“不歇了,我要忙着赶路”。

    中午时分,龙金终于被抬到了县人民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后,顺利办了住院手续。

    “病人情况不妙啊!再晚些送来,可就没办法了。”负责龙金的主治医生说。

    因为情况危机,龙金被安排到重症病房。直到第三天,才转入普通病房。

    这让董石英和陪护在一旁的父亲都松了一口气,不过,龙金的高烧反反复复,不仅医生伤脑筋,董石英及其公公都伤脑筋。

    而龙金所在的病房,无独有偶,还有一位老乡。

    这老乡是他们镇上一个叫五里碑的。

    五里碑距离药头寨较近,这老乡名叫马老平,已经四十开外了。

    他的情况看上去比龙金要糟得多。来到县医院后,龙金的高烧虽反反复复,但明显已没有在家时那么严重。

    但这位马老平,整天都被烧的稀里糊涂,整天都能听到他糊话连篇。

    不过,马老平每次讲的糊话,都不像龙金,专挑死人的名字喊。

    马老平每次在高烧来时念叨的名字,据他婆娘讲,此人是她们寨上的,还没死,而且还是个女的。

    为何有了婆娘有了子女的马老平,病成这样了还念叨着别的女人的名字?

    原来,他婆娘说,她们在寨子头和一家人相处得非常好,两家平时无论谁家有大五小事,都互相帮忙,尤其是逢插播种收割季节,两家都会你帮我我帮你,亲如一家。可是不久前,不知啥原因,马老平帮忙后吃晚饭回来,一回到家里就感到肚胀,到半夜的时候,胀得气都喘不过来。开始,婆娘以为是停食,消化不良了,所以找了些消食片之类的药给吃了,但是吃了后不但不见好,反而还更加严重。

    就因为这样,他们才来到县医院求医。

    这婆娘还说,它们平时也没听说过处得好的这家人会放药,但是出了这件事后,他们按邻居的指点,找了一些下药来下,发现马老平的肚胀消解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体虚,高烧不退。

    所以,现在马老平一旦烧得讲糊话时,就念叨着那个女的名字,每次念叨时不是想念,而是赌咒要把她杀了,不仅如此,还说如果死了会回来索她的命。

    龙金听到这番话后,感觉自己也同病相怜,只不过他的表现不同,还没想过去找药婆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