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18-05-11 23:43:39本章字数:3074字

    来到县医院住院这几天,清醒的时候,龙金一直都在想,药婆真有这么厉害吗?

    如果真有这么厉害,药婆就是阎王婆,想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了。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不禁浑身冒汗。同时也理解了,寨子头人为啥那么害怕黑寡妇。

    他不知道自己真的是不是被传说中的药婆药了,但是看到老乡马老平,似乎不信都不行。

    然而医生的检验结果,并未说他们的病因与药或者毒有关,而是不明原因,或者认为可能是消化不良引起。

    这就让龙金很矛盾,是不是着药,他要相信也不是,不相信也不是。

    想着想着,就快到中午了,此时医生来查房。

    医生重点检查了他和马老平,检查他的时候,医生没说什么,但检查到马老平时,感觉气氛紧张起来。

    医生护士们都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躺在病床上的龙金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也辨别不出他们谁是谁,只感觉到马老平要被换房了。

    马老平要换去哪间房呢?龙金有些舍不得。虽然双方都躺在病床上,无法交流,但是有老乡在一起,不知怎的,龙金感到很踏实。他于是问董石英,马老平要换床去哪里?

    董石英也不清楚,于是问了问马老平的婆娘,马老平的婆娘哽咽着声音回答董石英,要换去重症监护室。

    要转去重症监护室,董石英旋即走过去,安慰了一下马老平的婆娘,“别太难过,应该不得事的。”

    马老平转到重症监护室,立即上了呼吸机,看来已是生命垂危了。

    突然从普通病房转到重症监护室,马老平的婆娘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于是追着医生,声泪俱下地跪求医生,救救马老平的命。

    医生和护士也都一直在安慰她:“我们会尽力的!”

    中午,医生护士都吃饭去后,马老平的婆娘回到马老平睡的普通病房,趴在那张床边,哭成泪人,任凭董石英以及同病房的其他人怎么劝,都没让她停止抽泣。

    马老平的婆娘一边抽泣,一边伤心地数落。马老平要是这么一走,丢下她怎么办,家里有4个未成年的小孩,还有老父老母。

    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没了男人后天整个天完全塌了。不会使犁,不会吆马,仅凭会做的一点点家务活,能把4个小孩抚养成人,让公公婆婆安享晚年?

    显然不能,因此,马老平的婆娘看着可能即将塌下来的天,悲泣声一阵胜似一阵。

    龙金目睹到这一切,也不免泪流满面。

    因为中午受到马老平转入重症病房的影响,龙金一个中午都没休息,晚上,他又发烧了。

    这一次烧得很厉害,烧得龙金不省人事。昏迷中,他看到马老平又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同样跟他在一个房间,但不同的是,马老平已经不再躺在床上,而是病房里四处游荡,偶尔跟他聊天。

    昏迷中的龙金看到马老平的头发很长,已跟入院时判若两人,而且垢迹斑斑。

    马老平跟龙金聊天时,他说他要走了,马老平安慰了龙金几句话后,就消失了。

    “马大哥,马大哥······”龙金想留住马老平,在昏迷中大叫马老平的名字。

    病房里的人听到昏迷中的龙金大叫马老平的名字,都不免感到奇怪,同时也感到有种不详的预兆。

    龙金已经有一天没有发烧了,特么突然又烧起来,搞得医生措手不及,即刻又启动了先前使用的治疗他发烧的医疗方案。

    直到半夜,龙金的烧才退去。清醒过来的龙金,问董石英,马大哥怎么样了?刚才他昏迷的时候,看到他长了满头长发。

    董石英听到龙金这么一说,心里隐约感到,马大哥怕是回不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负责护理马老平的护士来找他婆娘,把她叫到走廊上悄声跟她说了些什么。

    护士还有说完,走廊上就传来了马老平的婆娘撕心裂肺的哭声。此时,大家都清楚,马老平不行了。

    马老平走了,他的婆娘一边悲伤着,一边请人把马老平的尸体抬回家去。

    马老平的尸体被抬回家安葬了,第三天,正是回煞的时候。中午,龙金午休后醒来,一张开眼睛,就看马老平坐在自己的床边,见龙金醒了,迫不及待地跟龙金打招呼:“老乡,我发现下药了,它能救你,所以回医院收脚印顺便给你带来了。”

    龙金揉了揉眼睛,这特么是眼睛花了吧!可是揉完眼睛后,他再看,眼前坐着的这个人还是马老平。只是穿了一身只有死后入殓时才穿的衣服。

    这衣服看上去很不合体,估计是借别人的穿吧!因为马老平走的急,人还年轻,可能还没有准备寿衣。

    “老乡,你不是去那边了吗?”龙金问。

    “是啊!回来收脚印。”马老平答。

    “来。”还未等龙金再问,只听马老平说了一声来,龙金以为马老平要把他带走,猛地发愣。就在此时,龙金张开的嘴巴似有一样东西被塞了进去,并随着惊慌吞进了肚里。

    “是啥子东西呀?”龙金被突如其来的这幕搞得没了头绪,正要问时,马老平消失了。

    不过那东西下到肚里,让龙金感到一阵轻松,感到身体不再像患病以来那样沉沉的了,一下子像把病魔除掉了一样。

    因为龙金不再像前些天那样昏昏迷迷,所以董石英也不像前几天那样寸步不离地守在床前了。趁龙金午休时,董石英去街上转了转,一来看看县城是啥样子,二来放松一下被绷得快要断的神经。

    而当龙金见到马老平回来的那幕消失后,董石英正从病房外走了进来,见龙金已醒,心想自己的时间还真把得很准。

    董石英问龙金头还晕不晕,龙金回答不晕了,董石英便倒来了杯开水放着,等凉了方便龙金吃药。

    董石英倒完水后,睡在窗边的一病人家属,神神秘秘地示意董石英过去,董石英以为有特大新闻,于是就走了过去,一过去,那位病人家属就凑近董石英的耳边说:“刚才你老公好像在跟谁说话,但是又没看到旁边有人。”

    董石英听后,立即现出一脸疑惑的表情,难道有这么奇怪的事吗?

    但董石英回到龙金的床边后问龙金,龙金却回答:“没有啊!”

    “没有?人家都听到了,还说没有哩!”董石英看了一眼窗边的那位病友家属。

    龙金此刻也转头去看了那位病友家属一眼,然后不好意地说:“喔!先头那是自言自语,自己在跟自己说话。”

    董石英也觉得,可能是病久了,憋得慌,自己发泄一下。

    不管是跟谁说话还是自言自语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天尤其是这个时候,董石英看到龙金的气色特别好。这让董石英非常高兴。

    龙金就医的县医院不大,不过四周都是围墙,这让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整个院子里除了病人就只有医生,因此,一到晚上,医院里更显得冷清。

    据睡在窗边的那位病友家属讲,马老平转入重症病房的头天夜里,她去上厕所,刚蹲下去,就听到厕所后边的围墙那里传来鬼叫声,那声音很急促,很催人,吓得她头发都竖起来了,手来不及解就提上裤子跑回来了。

    董石英于是接着说医院里听到鬼叫是常事了,并说那位病友家属那晚听到的鬼叫声,估计是来催马老平的,因为第二天马老平不是走了么?

    或许大家都怕害怕,所以,一到睡觉的时候,大家都静了下来,即便没睡意,也躺在床上不声不响。

    此刻,就是在病房门口的楼道上,一个人走路都会感到后背发凉。

    因此,一到晚上睡觉时,就是睡不着,龙金也早早地装着睡着了。

    马老平过世后,他睡过的那张病床还一直空着,现在,一看到那张空床,龙金就感到手心发凉。

    幸好病房里还有好几位病友,要不然,龙金可能会要求换房。

    龙金知道,人死后在他生前活动过的地方,都可能再现他的身影,因此,看着马老平睡过的那张床,他隐约感到马老平的身影会在那张床上出现。

    果不其然,龙金午休后看到来过一次的马老平,晚上趁大家都睡觉的时候,又出现了。

    那晚,龙金睡不着。当别的病友都进入梦想,呼噜声在病房里窜来窜去时,他还在挣扎。

    挣扎来挣扎去,实在没办法,他干脆就闭目养神。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有一阵风把门给吹开了,门吹开后,随即病房里响起翻动东西的声音,龙金此时心想是不是有小偷进来了,于是偷偷张开眼睛,朦胧中,他看到马老平睡过的那张床上有道黑影。

    这道黑影此刻正在床上闪来闪去。

    龙金以为它会闪到他的床前来,所以赶紧闭上眼睛,装睡着了,什么也没看到。

    大概过了几分钟,龙金感到又有一股风从自己的脸上刮过去,并听到门外的走廊上有响动声,此时,他又才偷偷把眼睛张开,这下那张床上又恢复了平静,只看到翻卷过来的白色床垫发着隐约的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