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出院

    更新时间:2018-05-12 23:49:49本章字数:3098字

    龙金或许真是得到了马老平阴灵的相救,第二天,他可以下床了。

    走下病床的龙金,禁不住在医院的院子里四处走动,因为,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下床了,身上都睡出褥疮了,这一刻能四处自由活动,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意。

    龙金都当上村长了,可是还没到过县城。这县城到底有多大,他真想看一看。

    不过医生叮嘱,除了在院内活动外,不能出去街上。

    龙金的病好得这么快,让医生们也出乎所料。当然,大家都巴不得有这个结果了,所以医生们也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结果,嘱咐龙金一定要听医嘱,不要到处乱窜。

    留院观察几天,如果没有什么反复,龙金就可以出院了。

    住在医院里,没事他就想马老平,因为要不是这位老乡,他可能好的没有这么快。说不定还跟着马老平一块去了呢?

    龙金这么一想,他就让董石英上街买些纸钱,他要烧给马老平,感谢这位好老乡。

    董石英按照龙金的吩咐,上街买来了纸钱、香烛,还有一些祭品,在那晚病友家属说听到鬼叫的围墙边,开始点香烛、烧纸钱,感谢马老平。

    龙金想,鬼是从这里来把马老平喊走的,那么,在这里烧纸钱,马老平一定会回来拿。果不其然,当香烛点燃的时候,龙金听到一连串的感谢声。

    “不用感谢!你尽管拿吧,逢年过节我都会给你烧。”龙金说。

    站在一旁的董石英听不明白龙金在说些什么,只有龙金知道,自从谢大山回来找黑寡妇索命后,他就几乎阴阳两届相通了,与冥界打交道,也已经不少了。

    龙金说话的时候,他已看到马老平。此刻,马老平还是那身入殓时穿的不合身的衣服,脚上好像没穿鞋。

    龙金似乎感到有些心酸,叫董石英把买来的纸钱全都烧了。

    龙金看到马老平不停地抢着纸钱,因为有风,纸钱被吹的四处飞。

    等纸钱全化完后,龙金估计马老平要走了,准备再说些感谢的话,但此时马老平先开了口:“等攒足纸钱后,会回去找药死我的人索命的,只可惜现在还是孤魂野鬼。”

    听到马老平的这句话,龙金禁不住一行热泪落了下来。

    如果不是被药,马老平还不会死,他那么强健的身体,活到七八十岁绝对没有问题。那么,他的婆娘、孩子以及老父老母,就不会失的失子,没的没父,没的没夫了。只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很多事情还是避免不了。

    在回病房的路上,龙金悲伤得几近哭出声音。

    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龙金感到时间过得很慢,真可谓度日如年,然而现在,他觉得时间过得飞快,总感觉一天没怎么过就过去了。

    第三天一大早,龙金的主治医生来通知龙金,说可以去办出院手续了。听到这个消息,龙金和董石英就像拿到了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不知有多高兴。那劲头又像要放假的学生娃娃,赶紧忙着收拾。

    龙金和董石英抓紧去办出院手续,龙金的父亲则去打听,看有没有往回家路上去的车,有的话就出点钱搭个顺风车,因为大病初愈的龙金不可能步行回去。

    来到大街上,龙金的父亲看到很多车都往着他们回家的那条路去,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那天赶马场,虽然到了马场还只得一半路,但不管了,一半就一半,到了那里再说。

    龙金的父亲跟一辆车说定后,便一路小跑回医院叫龙金和董石英,恰好这时出院手续也已办完,三人便赶紧向在街口等着的那辆双排座货车跑去。

    就这样,他们搭乘这辆车来到了马场,到了马场后,幸好,又有大田这边去马场赶集的车,所以,他们又找到了一辆同样是双排座的货车搭乘到了大田。

    当他们回到大田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此时步行到家已经不可能了。龙金的父亲便决定,先去洞口那边的亲戚家住一晚。

    洞口那边的亲戚就是龙金的姑妈家,但是即便去那里歇息,也得穿过来时走过的蓝蛇坡脚下的那条隧道。他们在大田下了车,走了约二十分钟,才到那条隧道边,隧道里因为没按灯,漆黑一片,所以他们三人拿出手电,打着手电,开始穿越隧道。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了隧道中间。此时,龙金感觉半边身体一阵冰凉,像是拄了一截冰做的拐杖,不过,虽然冰凉,但觉得身体无比轻松,像坐在车上一样。

    龙金觉得很奇怪,难道是刚才坐车的感觉还没有散。

    从隧道中间一直走出隧道,龙金就一直保持这种感觉,所以,当走出隧道时,龙金的父亲和董石英脸上都渗着汗,但龙金一点汗也没出。

    这么奇怪,掏出手帕檫完汗的父亲还吩咐龙金擦擦汗歇歇再走,但看了一眼龙金,发现他根本没有出汗。

    他和董石英哪里知道,此刻的龙金,正有一根看不见的拐杖在帮忙他呢!

    这根拐杖就是龙金的那位在这条隧道施工时死去的表哥。

    他们站在洞口边察汗的时候,龙金的这位表哥还再搀扶着龙金,因此,即便此刻已走出隧道,龙金还感觉半边身体同样冰凉。

    他们三人在洞口边的那口井边坐下来,龙金才感到半边身体开始慢慢升温。三人不约而同地看着洞口下边的这个寨子,房屋稀稀拉拉的,很多则被树林掩映着,很有点那种大隐于山林的感觉。

    这个寨子就是龙金的姑妈家所住的那个寨子,也就是刚才搀扶着他走出隧道来的那位表哥生前的家。今晚他们三人打算落脚的地方,就在这里。

    休息了片刻,龙金的父亲吩咐赶路了,虽然龙金的姑妈家就在眼前,但此时已到晚饭时分,他们三人坐在这里居高临下地欣赏这个寨子时,炊烟已袅袅地在这个寨子的上空升起,寨子正进入一天宁静前最后的热闹。各家各户开始忙着做饭了,上山放牛的赶着牛群回来了,下地干活的也扛着柴火、锄头从四面八方涌来······龙金的父亲怕去晚了,又要麻烦龙金的姑妈重新做饭,所以在休息片刻后,便吩咐龙金和董石英赶路,并说到了再好好歇歇。

    龙金的父亲走在前头,龙金走在中间,董石英则断后。

    但当三人站起来准备走时,龙金突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表弟,等我一下。”

    龙金这才想起来,每次路过这里,都忘了给表哥烧点纸钱,或装支烟。

    他问董石英,买来烧给马老平的纸钱香烛还有没有,董石英回答,没有了。龙金于是掏出一包只抽了一根的烟,拿出一根点燃,放在去表哥坟墓方向的那条路上,再把剩下的大半包烟也放在那里,三人才离开洞口。

    从洞口去龙金的姑妈家,抄小路也就十四五分钟,顺公路走则大约要二十四五分钟。

    龙金等三人走的是小路,小路虽然不好走,但是山里人都习惯了走山路,所以,他们就抄了小路这条近道。

    龙金的姑爹姑妈虽然都知道龙金因病上县城住院了,但是并不知道哪天出院,因此三人的光临,全家人都感到突然。

    “今晚来你们这里,明天才回去哟。”龙金的父亲朝着出来迎接的龙金的姑爹姑妈说。

    “好好好!快点进来,都没得空去看,来了就好好住几天。”龙金的姑爹姑妈同时说道。

    其实,对于很多一辈子都不上县城去一次的“农一代”们来说,他们不是没空,而是不方便去。

    见龙金他们来了,尤其是龙金大病初愈,所以龙金的姑爹姑妈旋即叫龙金的表弟来,捉鸡的捉鸡,淘米的淘米,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起来。

    吃完晚饭,龙金的父亲吩咐龙金的姑妈,明天他们要走早,要趁太阳还未出来之前就赶回去,因此要龙金的姑妈早点做饭。龙金的姑爹姑妈见留不住他们,也就应允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龙金的姑妈就起来做好了饭,他们三人赶紧吃了,天麻麻亮的时候,就辞别了龙金的姑妈家。

    他们来到罗马洞洞口时,太阳还没出来,路边的草丛上,还挂着昨晚结出的晶莹剔透的露珠。

    龙金感觉很困,因为赶了两个多小时的路了。

    要是在平时,走这点路不算啥,但是因为刚病愈,身体还未恢复,所以虽然只是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他也感到很困了。

    龙金的父亲便建议休息一下。

    他们在罗马洞洞口边坐了下来,因为还是大清早,所以安静了一夜的万物正在开始恢复。

    坐在罗马洞洞口边,清新的山风荡来荡去,撩拨得龙金等三人心旷神怡。龙金的父亲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很多天来久违的新鲜空气,董石英也异常地轻松,龙金则恨不能全身脱光,来一场晨浴,把病后初愈的身体清洗一遍。

    可是就在此时,一阵轻松过后,龙金感到背上很沉,似有人爬在了他的背上。

    他感到这里阴气太重,于是卯足劲站起来,示意父亲和董石英走。

    见龙金示意,他的父亲和董石英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们似乎都知道,这个地方不宜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