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药死马老平村妇暴亡

    更新时间:2018-05-15 23:47:54本章字数:3013字

    马老平回村收药死他的药婆,除了龙金意外知道这个消息外,别人一无所知。

    这位被马老平认为药死他的药婆,名叫邓幺妹。身材娇小,脸蛋圆圆,眼睛不大但眉毛很浓,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甚是勾人。

    这些美眉们怎么啦!缘何都会这一手?邓幺妹此前未听说过药死过谁,但是其母早就有药婆的名声多数人都知道,所以马老平的死,他一口咬定就是邓幺妹干的。而邓幺妹究竟干这事没有,这下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事到如今,马老平已经回来索她的命了,她能逃过这一劫吗?

    死亡已经逼近邓幺妹,但是这一切也不知她有没有啥预兆。

    事实上,每个人的死亡都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征兆的。邓幺妹也不例外,在马老平要来索她的命的那几天,邓幺妹几乎每晚都少不了做梦,且梦境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比如一下梦到东,一下又梦到西,反正就是没个主题。因为梦境很乱,她也就懒得说出来,让人破解。只是有天晚上,有一个梦让她记忆清晰,这个梦特奇怪,在梦中,她抱着马老平的尸体狂喊马老平的名字。

    这到底特么了?既然把人家药死了,为何又要抱着人家狂喊。

    农村人信迷信,每天晚上做的梦基本上都会说出来找人破解,预测一下凶吉,但是唯独这个梦,邓幺妹没有找人破解,也没有说给她的男人听。

    但实际上,这个梦就已经说明,邓幺妹在马老平来索命前,就有预兆了。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

    按照周公解梦里说,如果梦见自己抱着死人或者喊死人的名字,那么,预示着做梦的人不久将离开人世。

    只可惜,邓幺妹不明白这个梦带给她的征兆。

    邓幺妹是在中午时分被马老平收走的。中午,她从地里回来,准备做午饭,可是一出地里,她就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跟着她,她回头看了几次,又没看到人。老公没有跟着她来,而是在地里继续干活,准备等她回家做好饭吃了后在回地里时,顺便给他把饭也送去。

    “奇怪了!今天到底咋了?”走几步路又回头看一眼的邓幺妹自言自语地说。

    邓幺妹一路上可谓是惊惊慌慌。地走到家门口,正找钥匙开门的时候,突然看到门早就大开着。不仅如此,屋里闹哄哄的,好像有很多人。不会吧,出门之前门都关的好好的,都上了锁,怎么会大开着呢?况且还有很多人。

    她本想回地里去叫老公,但是又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轻手轻脚的靠近门边,准备把头伸进屋里看看是哪些人在屋里,但当她准备伸头时,头重重地撞在门上,原来门并没有开呀!这一撞,把邓幺妹撞晕眩过去。

    等她醒回来时,这幕比刚才看到房门都打开着的那幕还可怕。她发现自己正躺在马老平的怀里。

    “鬼!”邓幺妹被吓得惨叫。

    这一惊吓非同小可,随着邓幺妹的一声惨叫,只见她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不一会,就气绝身亡了。

    邓幺妹就这样还没有进屋就死了,她的男人还在地里等着她做好饭送去。

    直到太阳偏西,还见不到邓幺妹的影子,邓幺妹的老公才慌了起来,加上此刻他的肚子也饿的不行了,所以才回家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了。

    邓幺妹的老公回到家,只见房门还没有打开,而邓幺妹呢?躺在门槛脚下,身体早已僵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邓幺妹的老公脑袋突然一片空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他很想找医生来抢救邓幺妹,但摸着邓幺妹冰凉的身体,他知道,这个时候神仙来也没用了。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一阵无法接受的反应过后,邓幺妹的男人还是只好接受现实。他转过神来,忍着悲痛,他想知道邓幺妹为何转眼就没了。

    是遭到强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可不能让邓幺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于是他请来人帮忙火速到派出所报案,自己则守在邓幺妹身旁。

    很快,警察就带着一干人包括法医来到现场,即刻封锁了现场,并进行了现场勘验和尸检。

    但是一翻忙碌后,现场的勘验和法医验尸的结果,基本上可以排除邓幺妹的死系他杀。而自杀的可能性也基本上没有。死者虽然头部有撞伤的一小点淤青,但这不足以导致死亡。而且,死者生前与老公没发生任何口角,平时相处也很和睦,更无家暴现象。邓幺妹的老公老实厚道,不可能有杀害邓幺妹的嫌疑。

    因此,法医从医学的角度给出结论,邓幺妹的死是受到惊吓而死,可能是死前看到什么让他恐惧的东西,导致过度紧张窒息而亡。因为尸检时发现邓幺妹嘴边有白沫,身体发生过抽搐的症状。

    法医问邓幺妹的老公,邓幺妹有无癫痫病史,邓幺妹的老公回答,邓幺妹不仅没有癫痫病,别的一样病也没有,身体一直好端端的。

    既然没有癫痫病,别的一样病也没有,法医只能告诉邓幺妹的老公,邓幺妹极有可能是受惊吓而亡。

    警察和法医到场后确认了邓幺妹的死因,不是他杀,也不是自杀,可能是被惊吓。得出结论后,邓幺妹的老公只得给邓幺妹办理后事了。

    而寨子头人听到邓幺妹的死因既不是他杀也不是自杀,都觉得邓幺妹可能是得了暴病,因而暴病而亡。

    邓幺妹死时还不到四十岁,因此和马老平一样,家人都极度悲伤。给邓幺妹做法事时,跪在邓幺妹灵前的孝子,最大的也不过十来岁。

    最小的呢?还未断奶。

    看着这样一帮孩子跪在邓幺妹的灵前,虽然孩子因小不懂事看不出有多少悲伤,但是站在旁边的大人,没有一个不落下心酸的眼泪。

    马老平的老婆没了马老平,邓幺妹的老公没了邓幺妹,此刻,在这个寨子的这两家人,一个失去了顶梁柱,一个则失去了半边天。

    邓幺妹的丧事按照当地的习俗办了三天,寨子头的人对她的死也议论了三天,他们都深感邓幺妹死得离奇,死得蹊跷。

    但是不管怎么样,人必定已经死了。

    此时,作为邓幺妹的家人,他们只想知道,邓幺妹到了那边可好?

    因此,丧事的第三天,负责给邓幺妹超度的主事先生,一大早就和邓幺妹的老公来到昨晚给邓幺妹化灵的地方,他们看看邓幺妹回煞的情况。

    按照当地的说法,通过回煞不仅可看出死者的轮回情况,还可以看出去到那边后可好。

    主事的先生和邓幺妹的老公站在那堆已化成灰的灰堆旁,主事先生蹲下身来,仔细地查看起来。

    他们也像警察勘验一样,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围着灰堆看了个遍。

    因昨晚化灵过后下过一场小雨,所以,一大清早起来时,路上还很湿,而化灵后的那堆灰堆,还沁着水。

    不过这更有利于留下痕迹。主事先生和邓幺妹的老公细心看了一遍后,发现灰堆里印有一串铁链的印痕。

    铁链的印痕?难道死者到那边后日子过的并不好,正面临牢狱之灾?

    主事先生又掐算了一下死者死亡的时间,对照了一下象吉通书,叹气的同时还不停地摇头。

    “死者是被抓走的!她的阳寿本该未尽。”主事先生说。

    邓幺妹的老公很想知道,邓幺妹是被谁抓走的?又为啥子要抓走她?这,主事先生就犯难了,因为,不仅是天机不可泄露,而且,这些掐算还不可能精准到谁谁谁······

    主事先生理解邓幺妹老公的心情,于是最后只好说“人死不能复生,逢年过节的时候给她多烧些纸钱,保佑孩子快点长大,其它的别再多想了”等等宽慰的话语,来安慰邓幺妹的老公。

    主事先生虽然说的是宽慰话,但却也不无道理,现在再怎么纠结邓幺妹,她也活不回来了。眼下最要紧的,是没了邓幺妹后,邓幺妹的老公如何操持这个家,如何把一群高个矮个的孩子抚养成人。

    马老平死时,虽然马老平的婆娘也和马老平一样,怀疑这事是邓幺妹干的,但是就马老平的婆娘而言,就是怀疑是邓幺妹干的又能怎样。你能上门去打她一下还是弄死她,都不能。因为这是阳间,不是阴曹地府。

    因为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认为是邓幺妹害死了马老平,所以,马老平的婆娘,也只有把这些憋屈憋在心里。

    而邓幺妹家,也不知道对马老平的死怎么看,是在心里认定马老平就是她药死的,还是根本就不干自己的事呢?

    这一切都不得而知,只不过,马老平死的时候,邓幺妹也来帮忙了,邓幺妹的老公,则帮忙把马老平送上山。

    现在,邓幺妹暴死了,两家是否已经扯平了呢?堵在马老平婆娘胸口的那块巨石,又是否已经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