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过阴

    更新时间:2018-05-16 23:29:11本章字数:2513字

    过阴,其实就是去阴曹地府走一回。谁能有这种本事?在农村,只有“灵哥”才有。

    灵哥可谓是阴阳两界的超人。因为他有神灵附体。

    灵哥就是利用附在他身体上的神灵给人算命、过阴。

    在距离邓幺妹家不远的一个的地方,有个寨子叫黄家大寨。黄家大寨顾名思义寨子里的人都姓黄。寨子横卧在一道山梁上,山梁绵延几公里,每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都要翻过这道山梁才照射到对面的人家。在这一带的山里,这里就是地平线。

    而每天清晨,因为太阳要从山那边翻过来,所以此时在黄家大寨,在太阳的反射下,整个寨子是一片黛青色。

    因而这个寨子,在当地人的眼里,在有太阳的每一个清晨,它就像一片海,对面的人看它就像住在海边的人看海上日出。很美。

    黄家大寨这个美丽的寨子出了一名远近闻名的灵哥,一年到头的时间就是走村串寨给人算命、过阴。邓幺妹离奇死亡后,她的男人心里一直打着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转眼间说没就没了呢?他想解开这个结,可是如何解开呢?他想了很久,终于想到请灵哥过阴,去阴曹地府查查邓幺妹爆亡的实情。

    于是,在安葬完邓幺妹不久,赶在秋收还未开始之际,在初秋的一个早晨,邓幺妹的老公便出门来到了黄家大寨。

    他在寨口打听到灵哥家的住处后,就径直来到了灵哥家。

    “小灵,你看哪个来了?”灵哥问他的“小灵”。

    约莫过了一分钟,灵哥的胸前才“突突”两下,“小灵”开始回应了——“来找我的。”

    小灵说话的时候,灵哥的嘴巴没动,声音是从他的胸前接近脖子处发出来的,而且还有震动。这就是灵哥跟普通算命先生不一样的地方,算命先生都要依靠人的八字命理才能推算人的吉凶祸福,但是灵哥不用。他就靠“小灵”直接说出你的前生后世,因此很神。

    在灵哥和“小灵”都知道邓幺妹的老公的来意后,灵哥开始征求小灵的意见,问要不要答应来者的请求。

    面对坐在跟前的邓幺妹的男人,灵哥一边把邓幺妹的男人递过来的两支香烟(其中一根是给小灵抽的)点燃,同时衔在嘴里,边抽边跟小灵商量。看得出,小灵今天不怎么高兴,因而,灵哥问他的话总是半天才不情愿地回答一句。

    这搞得邓幺妹的老公很着急,他生怕小灵不同意给邓幺妹过阴。

    灵哥也似乎知道小灵不高兴,所以不断地逗他开心,烧了不少纸钱。

    就这么折腾了一个上午,吃完中午饭,小灵才答应灵哥带他去邓幺妹的老公家给邓幺妹过阴。

    从黄家大寨去牛滚塘,一路上都是山路,灵哥一路上也都在陪着小灵说话,邓幺妹的老公只有默默地跟在后边。走了约三四个小时的山路,才来到邓幺妹的老公家。

    刚到寨口,小灵就似乎跟邓幺妹有了感应,只听他们像在审问似地寒暄起来。

    听到邓幺妹的声音,邓幺妹的老公禁不住地大喊起来:“孩子家妈!你去了哪里,在那边过的好不好。”且顿时双眼已被泪水模糊。

    邓幺妹似乎也听到了男人呼唤她的声音,回答起来,二人就这样隔着灵哥的肚皮,交流了一会。而特么一交流,邓幺妹的老公听到邓幺妹似有抽泣声,于是抱头蹲在村口大哭了一场。

    寨子里的人见状闻声赶来,还以为又发生了啥事,好在走近后发现,原来是邓幺妹的老公请来了灵哥,触景生情,一时伤悲。

    众人看到灵哥来了,也纷纷骚动起来,都前往邓幺妹的老公家找灵哥给算命。

    入夜,死寂了多日的牛滚塘又热闹起来,热闹的原因,就是因为寨子头来了位灵哥。

    在贵州,即便是“秋老虎”到来的秋天第一个月,天也是极其凉爽的。一到晚上,睡觉还得盖被子才能敌过寒意。不过,在这个瓜熟蒂落的季节,虽然凉意开始袭来,但到处都是瓜果飘香。

    灵哥在邓幺妹的老公家安顿下来,本来过阴一般都在晚上进行,然而由于邓幺妹是在白天中午时分爆亡的,所以按照小灵的安排,第二天中午时分才过阴。

    第二天中午转眼就到了,听说灵哥要在此时给邓幺妹过阴,寨子里的人就像蜜蜂闻到花香一样,早早地来到把邓幺妹生前跟老公辛苦创下的三间瓦屋里,把整个房间都挤得水泄不通。人人都想看看稀奇。

    据灵哥说,过阴是门辛苦活,同时也是项高危作业,因为搞不好,在过阴过程中,他可能就回不来了。

    因此,过阴过程须有人护着。

    过阴的时辰转眼即到,灵哥按惯例上香烧完纸,然后躺在邓幺妹老公家堂屋里用被子铺好的地铺上,开始过阴。

    一开始,灵哥像是睡着了似的很平静,来看稀奇的人也随着安静下来,人人都屏住呼吸,整个堂屋里雅雀无声。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奇迹才慢慢见证。灵哥浑身发抖,脸色发青,此刻你才发现原来他躺在那里并非安逸地睡觉。

    又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灵哥的额头有豆大的汗珠冒出来,身体不停地抽搐,像是很费劲。让围观的人无不都捏了一把冷汗。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灵哥的胸口开始有开始往上顶的动静,据说这是小灵开始活动了。

    过阴就这么扣人心弦,在场的人都在静观灵哥是如何去阴曹地府走一回的。了解过阴的人说,过阴不仅可给死人过,也可给活人过。给死人过阴主要是看死者在阴间的情况。给活人过阴,主要是查其前世今生,看做过什么孽,今生有啥福缘、孽障等等。因此,过阴很吸引人。

    邓幺妹的老公自己都没请灵哥给其过阴过。之所以要给邓幺妹过阴,原因很简单,不仅想了解邓幺妹为何突然死亡,再就是看看她到那边后过得好不好,转世投胎了呢?还是变成了孤魂野鬼?总之,就是想找到一个能慰籍失去婆娘的说法。

    正当大家静观着灵哥时,原本挤得发热的屋子,一下子突然降温下来,像开了空调,又像突然进到了冬天。大家以为是变天了,但是往屋外一看,天气还好的很呢!况且时值正午,一天最热的时候正在门口。

    但挤在邓幺妹老公家堂屋里的人,有些身子骨不硬朗的,甚至打起了寒颤。

    这让大家感到很意外。

    而更意外的,是此刻人人都感到脸上一阵一阵漂浮的寒气。

    此时,如同邓幺妹的老公一样也是悲伤未尽的马老平的婆娘,也挤邓幺妹老公家的堂屋里,她不仅感到身上泛起寒意,似有一阵阴风往自己脸上吹,同时感到眼前一阵阵晕眩。

    当一阵阵晕眩过后,待她镇定下来时,她发现刚才的满屋子人都不见了,眼前变成了一个她不知何地的世界。

    “这是哪呀!”马老平的婆娘很紧张地问,突然一下子没了方向。而当她奋力辨别眼前的环境时,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出现在她眼前。

    “这不是邓幺妹吗?”马老平的婆娘在心里暗自思忖。而当她仔细看清确实是邓幺妹时,惊恐万状的她失声尖叫——“鬼!”

    这么一声尖叫,在场的人也冒出一身冷汗,当大家把目光集中到马老平婆娘身上时,只见马老平的婆娘倒在人群中早已不醒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