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被鬼逼婚

    更新时间:2018-05-18 23:18:11本章字数:2884字

    过阴是要折阳寿的。对于灵哥们来说,他们最清楚了。

    过阴为何会折阳寿?这一是查看了那些不该查看的他人前世的天机。再就是过阴经常出入冥界,显然对于阳气会有很大的损耗。

    但因过阴收入不菲,所以,即便折阳寿,灵哥们也愿意干。

    据不完全统计,灵哥这个行业的人绝大部分都活不过一甲子,大部分在五十来岁就油尽灯枯了。

    黄觉吾给邓幺妹过完阴,其过程和结果都震动了寨邻,很多人也很想请他过阴,但是,这几天之内是不可能了,因为每过完一场阴,灵哥都需要休息几天。

    马老平的婆娘因为昏厥后不知道给邓幺妹过阴的结果,她是寨邻中最迫切希望请灵哥过阴的了。当然过阴是给马老平过。她很想马老平,不知道他到了那边后有没有个依伴,最关键的是,她很想知道,邓幺妹是不是被他收走的。

    虽说两家无冤无仇,相反还是关系最好的寨邻,但是马老平的死却让他们对邓幺妹另眼相看。在医院照顾马老平的时候,一提起邓幺妹,马老平的婆娘就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然而现在,马老平走了,邓幺妹也走了。马老平的婆娘这才缓和下来。

    听灵哥说不能接着过阴,但可以算命,于是,马老平的老婆打算请灵哥给自己算算命。

    灵哥过完阴后需要休息,寨邻们纷纷散去,灵哥便美美地在邓幺妹的老公家睡了一觉。

    天擦黑的时候,夕阳俏皮地在牛滚塘的山里眨了一下眼,然后就沉下去了。只留下寨子周围的庄稼地,续写秋夜的故事。

    此时已醒来的黄觉吾,“小灵”正不耐烦地催促他起床——“快起床了,又有人来找了。”

    黄觉吾不紧不慢地起了床,来到门口伸个懒腰,抬头一看,夜幕已经拉下了。一个清风夜半鸣蝉的夜晚马上开始了。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正当黄觉吾触景生情默想完初中时学过的这首词时,马老平的婆娘已来到了他的跟前。

    “黄先师,我来接你去我家。”

    “喔!喔!”黄觉吾回答。

    见马老平的婆娘来了,邓幺妹的老公出来打招呼。

    “就在我家这里了,你一个女人家不方便。”邓幺妹的老公道。

    “没事的,孩子的小叔他们在家。”马老平的婆娘说。

    一番礼让后,见马老平的婆娘诚意满满,黄觉吾答应去了她家。

    以此同时,邓幺妹的老公也抱上孩子,跟着去马老平婆娘家看热闹了。

    马老平的婆娘确实是有备才来,一到她家,就看到堂屋的大门早已大开着,走进屋内,一桌飘着酒香的丰盛菜肴早已上好,就等客人到来开席。

    黄觉吾等一到下就直接入席了,看到丰盛的菜肴,就连“小灵”都禁不住赞叹起来。

    “好丰盛的菜呀!好丰盛的菜呀!”“小灵”操着动画的声音赞道。

    这一桌丰盛的菜肴要特别感谢马老平的两个弟弟,自从哥哥马老平过世后,马老平家里的大务小事,都少不了两位弟弟的操持。

    今晚在马老平婆娘家席上的这一桌菜,如果放在城里,少说也不下千元。因为鸡是打来的山鸡,兔肉则是打来的野兔,其它腊肉腊肠,那都是自家养的正宗的农家土猪腌制。这一桌菜看上去虽然普通,但食材都是上乘食材。

    靠山吃山的山里人,除了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原生态,人也都很朴实,家里的好东西,往往都要留来招待客人,自己舍不得吃。

    招待灵哥的晚宴很快就结束了,黄觉吾心里明白为何马老平的婆娘要请他来做客,目的就是想让他给算算命。

    对于一个年纪轻轻就失去男人的农村妇女,其思想矛盾可想而知。改嫁吧!一女不嫁二夫的传统观念,还在操持着他们;不改嫁吧!家中时时处处都有的一堆重活粗活只有男人才能干的活,没有做。这些实际的问题,时时都在折磨着马老平的婆娘。

    马老平的婆娘想算命,也就是想看看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对于她这样一个失去男人的家庭以后的路该如何走?

    因此吃罢饭,算命也就开始了。

    和在邓幺妹的老公家一样,听说灵哥在马老平的婆娘家算命,不大一会,她家也挤满了人,堂屋里被寨邻们挤的水泄不通。

    马老平的婆娘和马老平一样,都属于那种义气之人,都很有人缘。也正因此,不仅是婆媳、妯娌之间关系搞得好,寨邻关系也有口皆碑。

    还在做姑娘的时候,马老平的婆娘就是一朵寨花,因为天生一付好嗓子,加上尊老爱幼,被寨子里的乡亲们称为寨花。

    马老平的婆娘小名叫桃桃,但是寨子里的人都叫她桃花。当地人都喜欢在小名前面加个小字,因此,人们通常都叫她小桃花。

    小桃花天生的那付歌喉不是用来唱流行歌,因为她没上过学。她的这付嗓子主要是唱山歌,在当地举办的一次山歌大赛,她拿了冠军。

    妹家住在楼梯岩

    前有河水后有岩

    去赶西嘎要踩水

    去赶长流要爬岩

    这就是小桃花做姑娘时的老家,那时,人们一听到她唱这首山歌,就知道她是哪里人了。

    灵哥在算命之前要先上香烧纸,进行一个小小的请祖师活动,才开始算命。

    此刻,这些准备活动都做完了,“小灵”开始展示他的绝活了。

    “你老公很想你喔!”这不是废话吗?小灵开始了算命的第一句话。

    因为小灵说话很像动画里的那种快进式的说话方式,所以往往都需要黄觉吾翻译。

    “小灵,那你帮我算算我老公在那边过的好不好?”小桃花问。

    “好的。”小灵答道。

    这时,大家凝神静气等待。大约过了一分钟,小灵回话了。

    “他在那边过的很好,当上鬼王了!”

    做了鬼王,大家听到这个答案,都非常欣慰。尤其是马老平的亲人。

    小桃花听到自己死去的老公在阴间做了鬼王,欣慰的同时也很辛酸。因为,即使他在那边做了鬼王,但对她以及这个家又有何用,他能差使那些小鬼帮她耕田锄地吗?虽然民间传说死去的先人们都会保佑自己的亲人,但是又看不到呀!

    但不管怎么样,马老平在那边过得好对于小桃花来说也是一种安慰。毕竟没有人不希望自家过世的先人们不入土为安。

    接下来小桃花最关心的一个也是比较私密的问题,那就是,马老平会有什么话要交代给她。于是,小桃花问道:“小灵,我老公他很想我们,有没什么交代?”

    大约也过了一分钟,小灵开始回答:“有呀!他希望你找个对你好对孩子也好的对象。”

    这句不是废话,但有点套话。不过,有马老平的这句话,小桃花感到心里踏实了很多。

    从情感上来说她是不想改嫁了,但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又不得不做此选择。

    但是,她拿定主意,虽然因生活所迫不得不改嫁,但是她是不会离开她与马老平建立起来的这个家。也就是说,如果要成为小桃花的下一任丈夫,只能入赘到牛滚塘来了。

    灵哥给小桃花算完命,夜已深了,为避嫌,邓幺妹的老公又把灵哥接回自己家里休息。

    灵哥离开后,寨邻们也陆续散去。安顿完孩子们睡去的小桃花,一个人坐在堂屋里,还在仔细品味刚才小灵说的话。

    但就在此时,门口的一声响动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以为是某个寨邻还没有回去,但当她出门看时,看到的却是很诡秘的一幕。

    就在离她家门口不远的一个土坎上,一个黑影映入她的眼帘。昏暗的月光下她没看清是人是鬼,但为防意外,她赶紧转身关门,急速上床睡觉。

    不过,正当她躺在床上惊恐万状地难以入睡的时候,她感觉到屋外像起了风。听风声这风很大。而就在她听风声时,一股强大的风吹来,把后门给直接吹开了。

    她赶紧起来关门,估计是睡觉前忘了栓门了。但门怎么也关不回去。她想把灯点上,但如此大的风怎么能点着灯,她只好拿起手电,但不知怎么回事,手电也不听使唤了。

    她于是跑出房门,想去叫隔壁的小叔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但一脚踏出房门,便失去了知觉。

    在感觉自己在飘呀飘的过程中,马老平的婆娘看到,原来,有鬼再逼她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