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鬼王让妻子嫁仇人老公

    更新时间:2018-05-23 20:43:44本章字数:2871字

    小桃花第二天醒来,只觉得头闷闷的。

    头闷闷的,她想,可能是昨晚睡得太晚了,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自从马老平走了以后,她的生活就全变了天,整个人也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要是马老平在,如果感到身上哪里不舒服,就不用那么急的起床了,可以多睡一会待身子好后才起床。

    而且,马老平在的时候,每天小桃花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烧好洗脸水,等待马老平起床后洗脸。洗完脸后,马老平要上山或下地干活,她则在家负责家务。

    那时她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一条流水线:起床给老公烧好洗脸水,然后给每个孩子穿衣洗脸,再然后就是先给每个孩子弄点早餐。接下来,开始煮每天的第一顿猪食,煮完猪食后,再煮一锅人人有份的稀饭,接着才午饭、晚饭地循环。

    除了农忙,那时小桃花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这些家务事。

    每天一大早就进山或下地的马老平,差不多要到中午,才回来吃稀饭。稀饭是农村大部分人的早餐,但是,基本上都是到了中午才吃。

    而现在,小桃花的生活完全凌乱不堪,每天要抓哪头都不是。

    幸亏有两个特别体贴的小叔,在马老平走后的这段日子里,农活基本都被他们包了下来,这才让小桃花喘过气来。

    但是,小桃花清楚,这并不是长远之计。因为,她的公公婆婆不仅会一天天老去,她的那两个包揽了她家的重活粗活的小叔,家庭负担也会一天天增加。他们能帮她一时,但无法帮她一世。每当想到这些时,小桃花的眼眶就开始湿润。

    例如今晨起来感觉头脑闷闷的小桃花,她本来想找个人倾诉,想发泄一下女人与生俱来的娇气,但是,找谁诉说,找谁撒呢?没有。唯独的排解方式就是速速地打上一锅水烧好,好上孩子们起来有热水洗脸。

    而她自己,则只有打来一盆冷水,用毛巾浸湿后捂在脸上,以此来清醒一下头脑。

    其结果,就是自己给自己打气——这冷水洗脸还真是管用,洗完脸后感觉头脑清爽多了,精神也好多了。

    这就是没有了男人后的女人生活。

    因为没有人陪说话,在忙着家务的时候,小桃花不知不觉地回放昨夜纷扰的梦境。

    “昨晚也不知咋回事,做了那么多的梦!”小桃花自言自语道。

    她昨晚做的梦也真够多了,几乎一夜不停地在做梦。且梦境十分凌乱,一会梦到西,一会梦到东。

    除了梦境凌乱,还都是些惊险片:一会爬岩,一会逃跑,一会被人劫持,一会掉进深不见底的深渊······总之都是些无厘头且刺激的。

    想到梦境这么凌乱,小桃花心想,是不是要出什么大事?

    而正这么想着,突然,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了起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这声音听上去好熟悉,她于是像触电般地把身子转过去,就在她转过身子的那一刹那,这幕真是吓死宝宝了。

    这个站在她身后突然接话的的人不正是死去多日的老公马老平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好在此刻的马老平,不像龙金见到时的那副摸样——身着入殓时穿的寿衣,看上去有几分吓人。今天的他,穿的是与小桃花结婚时穿的那身衣服,看上去不仅亲切还很帅。看到这身打扮,反而没吓着小桃花,倒上小桃花感到回到了刚结婚时的那段生活。她迫不及待地扑了过去。

    “孩子他爸,你回来了?”端详了一阵马老平后的小桃花,一下子扑进了马老平的怀里。

    幸好孩子们都在门口玩,没有看到这幕。

    不过,为了不让孩子们看到后伤心,马老平还是把小桃花拉进了他们曾经的洞房,拴上门后开始了他们的重逢。

    马老平严肃认真地与小桃花交流。即便误以为眼前的马老平不是鬼的小桃花,心中澎湃着多少重逢后的渴望,马老平还是郑重其事地告诉她,他是鬼,只不过是善鬼。善鬼不仅会时刻保护在自己的亲人身边,也不会伤害别的生灵。

    马老平说,今天他之所以来找她,是有重要事情要向她交代。

    小桃花于是这才冷静下来,坐在床沿上静听马老平述说。

    “我走后没人帮你操持这个家了,我在阴间虽然做了鬼王,但对阳间的一些事情也无能为力,所以,你要找个人来帮你操持这个家。不要让这个家散了。”马老平语重心长地说道。

    实际上,这个问题,小桃花日日都在思考呢!

    所以她点了一下头。

    那哪里有合适她的人呢?小桃花在想这个问题。

    紧接着,马老平又发话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寨子里有个人就很适合你呢?”

    “哪个?”小桃花问。

    “马前卒。”马老平直言不讳地回答。

    “他呀!”小桃花冷静了一下,脸红了一下后说。

    “他不可以吗?”马老平反问。

    “人到是很好。”小桃花回应。

    “那还犹豫啥呢?”马老平紧追着。

    “他···他···就是···”小桃花支吾起来。

    马老平此时明白了小桃花的意思,知道她在犹豫什么,于是说道:“你是不是还在记恨着邓幺妹药死了我那事?”

    马老平话音刚落,小桃花的头像鸡啄米似的点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

    “其实呀!那些都不是事了,邓幺妹已被我收了。可能你不知道,邓幺妹是被我收走的。”马老平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小桃花一副吃惊的样子。

    “是呀!所以这事两家其实早扯平了。”

    既然是这样,过去两家又是最要好的邻居,马前卒又是个不错的人。眼下两家又都陷入了孤男寡母的状况,若能走到一块,那肯定再好不过了。沉默一阵后的小桃花在心里这样想。

    接着马老平又补充道:“如果你跟马前卒组合了家庭,我们这个家也不会散了。你要是改嫁去别的村,这个家就只有散架了!”

    马老平的话句句都讲到了小桃花的心坎上。其实,在小桃花的心里,她又何尝不是这么考虑的。正当她激动得要再一次扑进马老平的怀里时,却一个扑空跌在了床上。原来马老平见小桃花明白了他的意思后,已经走了。

    马老平这么无影的来又无踪的去,搞得小桃花既狂喜又失落。当她回过神来发现马老平不见时,一阵失落感又涌上全身,整个人又完全陷入一片空白的地带,久久地呆坐在房间里。

    但是失落归失落,活着还得要生活!正当她呆坐在房间里的时候,在门口玩耍的孩子都回到屋里,吵着肚子饿要吃饭了。

    听到孩子闹着要吃饭的吵声,小桃花的思绪旋即收了回来,像被电击了一样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出房间,一边在安慰孩子的同时一边赶紧做饭。

    饭毕,小桃花决定去马前卒家串门,去看看灵哥今天给谁算命。

    当她来到马前卒家的门口时,发现屋里冷清清的。

    这么冷清,灵哥一定不在他家了,那还要不要进去?

    正当她在思考时,马前卒家的门响了,紧接着,马前卒走了出来。

    “娃他婶,来家里坐呀!”马前卒一开门就看见了小桃花,于是马上招呼她进家去坐。

    “好啦,不来啦!”小桃花有点羞答地回答。

    然而,嘴巴虽然说不进去坐了,但是腿并不听使唤,既没有后退也没有前进。

    “来嘛!来坐坐再回去。”

    小桃花这回没回答,而是径直地朝马前卒家的屋里走去。

    进到家里,小桃花看到小月睡得正香,于是说道:“我就说嘛,原来屋里这么安静,是有人睡觉了。”

    “哎!就是呀!就是呀!”马前卒应和道。

    “灵哥今天去哪家了呢?”小桃花问。

    “对门四爷家。”

    “哦!”

    寒暄一阵后,小桃花找条凳子坐了下来,马前卒则给她倒来杯水。两人便没边没际地聊了起来。最后聊着聊着,聊到了正题上。

    他俩最后都说到了埋藏在自己心底的心里话,暮然间才发现,原来各自都早已装进了对方的心里。

    或许是昨晚没有睡好缘故,今晨起床感到头闷闷的小桃花,聊着聊着就在马前卒家睡了一个午觉。

    傍晚,午休后的小桃花,精神大振,紧接着又在马前卒家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而趁着小桃花做晚餐的时候,马前卒去把她的小孩接了过来。就这样,两家人在一起共进了一顿愉悦开心的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