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墓地重逢

    更新时间:2018-05-25 13:14:05本章字数:2736字

    晃眼,龙金在家探讨鬼和药婆之间的关系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他的身体基本上完全恢复了。

    此时的他,本打算去老老村长家,把工作交接了。但上个赶场天,董石英在去赶场时得到喜讯,说马老平的婆娘要结婚了。

    这么大一件喜事,龙金自然少不了前去祝贺。

    听到这个消息,龙金决定把先前打算去老村长家的计划放下。原本他好几次起心要去看看马老平埋在哪里。这下,不就正好一起解决吗?

    于是,喜事当天的一大早,龙金就早早起床,因为是马老平的婆娘结婚,因而,董石英也要去。

    一大早他们两人就起来收拾,首先是把小孩托付好给爷爷奶奶看管,再就是交代一下董石磨,让他再辛苦几天看好厂子,他和董石英有事要去牛滚塘一趟。

    大约9点钟左右,吃过早餐的龙金和董石英出发了。

    黄泥田与牛滚塘相隔不算远,大约有十多里地。坐车也就半个钟,但是路上没有客车。只有拖拉机偶尔经过。况且,要搭乘人家的车,也必须是熟人。所以,龙金和董石英决定抄小路去牛滚塘。

    走小路虽然近,但是路不好走,而且要经过罗马洞。自从在罗马洞看到鬼后,龙金的心里就留下了阴影。现在要去牛滚塘,要从那里经过,龙金的心里不提也知道有些畏惧。

    所以,在快要到罗马洞时,龙金建议,不从罗马洞洞口过,而是走其背后的那条路。

    在罗马洞背后的山上,那里也有条路通向顶头山。不过两边都是坡,从这边去是上坡,爬到山顶后再下坡。

    这条路和罗马洞洞口的那条路都通向顶头山,两条路就在进入顶头山那里汇合。但罗马洞洞边的这条路是公路,洞后这条是山路,比较难走。

    然而因为龙金心里有阴影,所以即便难走,董石英也同意走这条路。

    这条路在杉树坡那里和横贯罗马洞与杉树坡的公路交叉,于是他们边从这里分路走了小路。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龙金和董石英就来到了牛滚塘。他们在寨口打听找到了小桃花家。

    第一眼看到龙金和董石英来了,小桃花不知有多激动。他们虽然不是亲戚但胜似亲戚,就因为一此住院,结下了一场患难之交。

    小桃花急忙迎接龙金和董石英进屋,马上又把盛满瓜子和糖以及香烟的盘子端了过来,龙金拿了一支烟,点了吸了起来。董石英则抓了一把瓜子,漫不经心地嗑起来。

    女人们的天性就是勤快,嗑了几粒瓜子后,董石英起身来到小桃花身边,问有没啥活需要她帮忙,此刻,看着董石英难得的这番热情,小桃花急忙迎来过来,笑盈盈地说道:“没有嘞!没有嘞!你安心坐着,他们会做的。”

    见没有忙帮,董石英便凑近小桃花的耳朵神神秘秘地耳语道:“新郎是哪个?”

    说完这句话后董石英刚抽身回来,只见小桃花抿嘴噗呲一笑,旋即拉着董石英的一只手,满面春风地来到一个男人面前。

    “就是他嘞!”小桃花告诉董石英。

    “喔!不错嘞!”董石英边打量眼前的男人边说。

    “嫂子真是好眼力!”董石英转过头去笑眯眯地对着小桃花说。

    “哎!将就啰!”小桃花瞟了一眼马前卒。

    董石英终于看到了马老平的继任者马前卒,但她并不知道这就说传说中药死马老平的“药婆”的前老公。

    因为酒席等事务都有两个小叔子打理,于是小桃花便拉过董石英在一旁拉起了家常。

    而龙金那边,抽完一支烟后,独自起身双手交叉在后背后,漫无目的地在小桃花家的院门口逛悠。

    在院子门口逛悠了几分钟,龙金来到“收礼台”前,准备送礼。

    在农村,无论谁家办事,亲朋来了都要送礼,为了方便还礼,办事的主人家都要记账。

    龙金从裤兜里摸出四张面值50元的钞票送礼。

    龙金把钱递了过去。可是不知怎的这么巧。恰在此时,起风了,一阵强风吹来,加上风向是对着龙金这边吹的,所以钱被吹了回来。

    被吹回来的钱紧紧地贴在龙金的胸前,以此同时,龙金还被风吹后退了几步。

    这是咋回事呀!早不吹,晚不吹,偏偏在这个时候吹?

    龙金被突如其来的风搞得很尴尬,他的这一幕也引起在场的人哄堂大笑。有人便边笑边开玩笑说:“亲戚,可能是风不想让你送礼。”

    龙金马上圆场道:“估计是呢!”

    “不想收就别给啦!先过来抽支烟。”人群中有位客人模样的人拿出香烟,招呼龙金过去抽。

    在众目睽睽之下,龙金只好先收起钱,去抽烟再说。

    那位客人把烟递给龙金,并给他点了。龙金深吸了一口,便跟他攀谈起来。

    原来这位客人是小桃花的大哥,家住楼梯岩。两人攀谈的时候,龙金发现他们兄妹俩长得跟双胞胎没啥两样。

    攀谈了一会儿,龙金见没风了,赶紧起身去送礼。但是,当他掏出钱来时,又是一阵大风吹过来。

    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今天风就要这么让他出洋相吗?众人见状,又笑得合不拢嘴,只好让他再等一等吧!

    风这么老跟他作怪,龙金也来气了,他也跟风较上了劲,还真又把钱收起,他到要看今天这风是不是就让他送不成礼。

    他又回到小桃花家大哥的身边坐了下来。继续攀谈关于小桃花家大哥家那边的风土人情之事。

    约莫过了五分钟,四周都风平浪静了,他起身再去送礼。

    可是这回更绝,他刚站起来,大风就来了。

    这礼难道真是送不了了,他坐了下去,心想,还从来没碰上这杆子事呢!

    正在他为这事纳闷时,开席了。负责安排客人坐席的排席官来安排他们去坐席。

    “礼还没送呢!”龙金开玩笑说。

    “有礼不在迟,坐完席再送。”排席官笑着接过龙金的话。

    也只好这样了,龙金于是在排席官的安排下,先去坐席。

    席间,当地的规矩要装一巡烟。就在装烟的时候,龙金感到有人敲了他的肩膀两下,他于是快速转身,此刻,一支烟递了过来。

    龙金接过烟,正要点时,突然让他想起了什么。

    “刚才那个递烟的人怎么那么熟悉?”

    “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喔!”

    龙金这么一回忆,才明白过来,这不是马老平吗?

    想到这,龙金又点了一支烟,放在旁边,默想马老平就跟他坐一席。

    席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坐完。坐完后,该去送礼了。这回,龙金明白刚才是何原因了。为了不再像刚才那样,他先在小桃花家堂屋里的神龛前,上了香,烧了纸,并双手合十默念马老平,求他别再谢绝,还是把礼收了吧!毕竟,这不是送给他的。

    果然,先前确实是马老平搞鬼。龙金这么做后,他再去送礼时就不再像刚才那样了。

    这下,客人们便跟龙金开起玩笑来,刚才送礼送不了,可能是怪还没有吃饭。这里不能先付后吃,而是先吃后付呀!

    待客人们饭毕,龙金打算去看看马老平埋在哪里。于是问了一下小桃花,在小桃花的指引下,龙金找到了马老平的墓地。

    墓地就在一个小山丘上,四象齐备,尤其是朱雀极佳,案山如琴,明堂潋滟,真是一关好地。

    说来也怪,就在龙金靠近墓地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鞭炮声,像是他在给马老平放,抑或马老平在欢迎他。

    因为还未修坟,马老平的墓还是一个小土堆。

    龙金站在小土堆前,把纸和香烧起后,拿出一个小瓶子来。

    小瓶子是从商店里买来的50克瓶装酒,龙金打开瓶盖后,往小土堆前倒了一些,然后盖上瓶盖,把酒放在了马老平的小土堆前,让他慢慢享用。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龙金告诉马老平,他来看他了。

    “兄弟,别嫌弃,喝一口吧!”

    最后,要离开马了,龙金双手合十,并闭目祈祷,祈祷马老平地下安息。

    可是,等他睁开双眼时,面前发生的一幕,让他彻底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