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后会有期

    更新时间:2017-12-01 16:20:56本章字数:1041字

    三月初的春风夹着一丝的寒气,南巢国珑城在破晓后的初阳下,如同画卷中的海市蜃楼一样,美丽而遥远。

    高大的城门外是一望远际的平原,有山却不高,有水环城而卧。

    良田一亩一亩的延绵开来,将水土肥沃四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薄雾中,威武而肃穆的随行侍卫骑着高头大马,手中高举着绣有霸气而张狂的龙型黑色图腾旗织,风吹不动那旗竿,只能撩动旗织下明黄色的流苏穗。一字排开的流苏穗划成一道靓亮的风景线,引着长长的队伍,齐整而威严,马儿们跆着蹄子,傲气的驮着主人们站在城门驿站前。

    “殿下,古人言,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过了这驿站,前方便是我南巢国都珑城。这一路没有照应好殿下,还望殿下不计较。”

    上官逸抱拳行礼。

    “上官大人客气,这一路辛苦大人。”

    北冥宣神情淡然,半个多月前入了南巢国的地界后,便一直是由着边境守城镇国将军的长子上官逸一路护送他们至珑城,不得不说,这年轻的少将军倒是警醒而睿智的,十来天的跋涉,小的刺杀有几次,大的乱子倒是没有出过。

    两人面上一直和气,也没有其他的逾越。

    上官逸摆了摆手,阔气一笑,这倒是一路少有的真心笑容。

    “殿下不远千里到我南巢国出使礼节,再辛苦也是本份。天色不早,上官便在此与殿下辞别。后会有期。”

    再次抱拳,年轻公子俊逸的神情无比坦荡。

    北冥宣点头。

    “后会有期。”

    上官逸拉了拉缰绳,便领着自己的部下往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北冥宣自然知道,上官逸作为手握重兵的镇国将军之子,没有皇命是不得擅自入都城的。所以护送队将他们送到珑城地界最近的驿站已经算是最后的底线。

    上官逸离开后,北堂使臣的队伍没做休整,便拉了缰绳再次上路。

    少了上官逸在边上,随行的宦官便立即凑到了北冥宣的边上。

    宦官来过珑城数次,对珑城地界自是了解,此时离着珑城近,地界算高,正好可以看到不远处薄雾中的珑城。

    他面上带着掐媚的笑,长袖下的指尖穿过雾霭,遥指着珑城高大的城门。

    精光毕露的眼睛先是看了看一身冷气十足,而又尊贵无双的北冥宣。又转向了另一边的城门。

    “殿下,前方便是珑城的正城门了。”

    北冥宣强劲有力的手拉着缰绳,胯下赤色的宝马“嗤嗤”着鼻息,用声音来抗衡它对这些日子一直以来缓慢前行的速度持有的极度不满又无可奈何。

    北冥宣拿着鞭子的宽大手掌拍了拍马鬃,叛逆的马儿仰了仰巨大的脑袋后,“哼嗤”了下,就被安抚了下来。

    他紧抿着唇,那双促狭的凤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远方,明明是和宦官看着同一方向,却让人感觉到,他的目光并不局限于那扇看不清是开还是关着的城门。

    而是更为长远深邃,犹如黑夜中藏着无数深渊的无底洞,洞中是掩盖的是什么心思,谁都无法洞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