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身份贵重,身体的重量也挺壮观的

    更新时间:2017-12-01 22:23:48本章字数:1027字

    “参见宰相大人。”

    “何事。”

    莫云卿未转过头来,目光就停留在城中的护城河上。清晨城中的雾气很大,白茫茫的一片,放眼过去,除了白,还是白,偶能看见几个屋顶冒出云雾,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见,侍卫低着头,猜不透一向极珍惜时间的宰相怎么会什么事也不做的愣站在这。

    “宫里来人,说是娘娘一早又出宫了。”

    侍卫说话的时候是小心亦亦的,大气不敢喘。要说这娘娘,侍卫在心里可真是要捏把冷汗。长的丑不是她的错,可是在这样危急的时刻,竟然还要闹幺蛾子!

    真不知道她脑子里有没有自己是这一国之后的觉悟。

    “知道了。”

    莫云卿应了一声,便再未说话。哽的侍卫也不知要说什么,就那么尴尬的站在那。

    而莫云卿阴冷的眸光许久之后才微微跳动,从那开始缓慢散去的白雾之上移开。

    南容后,杀你一次,千万别让我有第二次杀你的想法。

    东城正中的官道上。白雾缓缓散去,宽广的市容逐渐铺洒开来,南巢国皇宫建在珑城的正中心,方方正正的宫殿,左为东正门,出来便是东城,右为西侧门,出来便是城西。南城与皇宫由着护城河切开,北城与皇宫宫墙间连着一座大山,大山之上正是镇国寺。风水极佳的设计。

    从东正门的官道出来便是两边的护城河,河面上还聚集着层层雾气,雾气外是一幢幢古色古香的宅子,由着顺序错落有序的排列着,延着房屋外铺就的青石路相互交错,似能聚积成脉,古朴清幽的街头巷尾间处处可见晨起的妇人,她们三五结群的抱着装有衣物的盆桶往着就近的河边去晨洗,这一条又一条不宽也不窄的溪流如同血脉一样惯穿于整座城镇,珑城的清晨逐渐显现出一片生气。

    御林军骑着高头大马,护前护着的疏散人群。军队中间八抬大轿之上坐着一名神情慵懒的女子,她端坐在轿上,一双肥嫩而洁白的手撩着帘子一直没放落,乌黑而明亮的眸子则一瞬不瞬的看着轿子两旁的风景。

    女子身形雍容,衣着华贵,明亮的眼睛在这张胖乎乎的脸上显得极为不搭。

    穿过东城,由东城入南城的石桥时,她眉头微动。明亮的眸子深沉了几许。似在做着某种打算。

    “参见娘娘,宫里着人来问,娘娘什么时辰回宫?”

    边上的福如瞧着上朝的点就要到了,这娘娘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不觉有些紧张。

    南容后瞟了她一眼,也不揭穿她,抬手间遮了一个困顿的哈欠。这人胖啊,果然容易瞌睡。抬抬手,踢踢宽大的裙子,看着这臃肿的身材,南容后再度为自己那保持了十二年从未增长过一点肉沫的一百零一斤好身材惋惜了一把。

    人家穿越,不是美女就是可经瞬间改良就成倾国倾城的美人,她倒好,穿了个身份地位极高的角色,但可悲的却是,这妹子身份贵重,身体的重量也挺壮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