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故意给难堪

    更新时间:2017-12-03 15:49:38本章字数:1071字

    宽广的宫殿,冰冷而威严,南容后沉着一张脸,目光睥睨过左右两相及六部的一品官员。不知在思索什么。

    殿堂之上,左相以莫云卿为首,右相以路华兮为首。两人并排。

    莫云卿的身后是主管礼部、工部、兵部的尚书大臣,路华兮的身后则是主管户部、史部、刑部的各位一品大员。

    由左至右,各部尚书逐个的将昨日安排的事项进度汇报,提出新的工作事项。

    每每讲完一个,两位首脑大臣便会看向上殿珠帘的方向,待那珠帘后的人无动静,才会轮到下一位大臣上前细述公务。

    待所有的大员讲完。朝堂之上瞬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

    莫云卿站在群臣之首,面色镇定。好似往日早朝上一样,另一边的路华兮也很平静。

    顶上的南容后好似也向往常一般,但是一直不发一言的人,其实已经和往常很不一样了。

    打破安静的最终是礼部尚书,五十出头的礼部大臣端的是一派的温和气度。

    按正常来说,这会已经可以退朝的,但是这一天必定是不一样的。毕竟偏殿里还候着一位远道而来的皇子。

    此时必定是要在正堂之上与帝后觐见。

    南容后难得的什么也没说就同意了。

    惹得莫云卿多看了上堂一眼。

    南容后却是依旧一言不发,很是镇定。

    于是,北冥宣在一声宣见之后,领着北堂的使节大臣一步一步入到大殿之内。

    来人一袭玄色长袍,与南巢国服饰大有不同,此人五官深刻,长眉入鬓,促狭的眼角夹着高傲与冷漠。高大而颀长的身材完美的将英俊二字演绎到了极致。

    南容后即便是隔了帘子都能感觉到来人一步步靠近时所带来的气势与压迫。

    对于北冥宣的事迹,南容后这个穿越人士临时抱佛脚做过一些功课,从北冥宣的人生阅历上看,不得不说这位皇子从出生到现在,完全就像开了挂一样,做什么便成什么,少有失败。在这个信息不发达的时代,她并不能提前看到此人的长相,这会见到真人才发现,这样一位开挂又铁血的皇子竟然出落的出此英俊,对比朝上兵部那些糙汉子完全就不是一个品种!

    内心深处再次不平衡起来,穿越这种碰到英俊的男人的戏码是必定有的,可是和她都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就算了,她还得还落得这么一副尊容。这平衡点着实是真的很难寻找,或许从来就不存在。

    “北堂使节北冥宣,见过慎皇,慎皇万福。”

    浑厚却又不失轻年人特有的那份纯粹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响起。

    引回南容后越来游移的思绪。她的目光静静的落在那人的身上。

    眼角微翘,也不答话。殿中似无风自寒一样,再次陷入诡谲之中。

    南巢皇帝不执事这事传的四海皆知,北冥宣一来就只见了慎皇的礼,明显就是故意在给南巢国难堪。

    皇帝不说话,谁也不能在这刻有动静。

    “宣王多礼。”

    年轻而干净的声音有那么一丝的呆滞感。但却是解了整个朝堂之上的尴尬之色。

    就是聪明如莫云卿也没料到小儿痴呆症一样的皇帝竟然搭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