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此南容后非彼南容后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3:00本章字数:1084字

    “莫相所说极是,麦与稻种植确有不同,年前西凉曾赠殿下三座依水而座的城池,西凉的种植的作物与南巢珑城恰巧十分相似,只是这三座城池一直产量都不高,宣王为此十分忧心,此次能亲自习得育稻之术,定能造福一方。”

    宣王身边的臣子含着恭敬的态度回应着莫云卿。

    两方你来我往,南容后在上方一言不发。

    这北堂到底是不是来学东西的她不知道,可是眼下这人不想走倒是实打实的。只是这人为什么要留下来呢?

    不管是为什么,南容后都不想这人多留南巢一天。

    可眼下莫云卿应对有些困难,对于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这种事,古往今来似乎都不好拿捏。

    况且北堂这次过来还不是空手来的。

    所以南巢确实不太容易将之送离。

    宣王就是不请自来的神,怎么送都不好送。

    “宣王千里而来,即要学习农耕,那便留住半月参观即可,莫相何必如此纠结。”

    路华兮在两相应对间直接一语截断。直接把这让人为难的破事完整的揽了下来。

    莫云卿冰冷如剑的视线直指路华兮,路华兮却不在意,毕竟礼部是莫云卿的部下,他站着说话腰不疼。

    “路相此言着实令本官羞愧,不是本官定要纠结此事,实在是今日一早还未入内城,便身经历官道行刺,这样的治安,又如何敢留贵客在此危险之地久留。”

    莫云卿的反击毫不留情面,直接将所有的过错推到了刑部上,而刑部却是路华兮的管辖之内。

    礼、工、兵,户、史、刑。

    两不相让。

    “哦,竟发生这等事?不过这也不能怪城市治安。若不是年前兵部随意的在御林军中抽掉主要兵力,城中治安怎会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

    “都给本宫闭嘴,朝堂之上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南容后见两人越说越离谱,只得赶紧的呵住两人。朝堂上的氛围这才安静下来。

    随后经多方商议,使臣队还是留了下来,指官驿为外使驿站做住所,驿站外由兵部派兵轮流守护。使臣出行必须召侍卫同行,否则在城中有任何意外,南巢国均不担责任。

    下朝后,由礼部带着使臣前往官驿,南容后朝后召两相及往御书房议事。

    此时天光大亮,福如泡来茶水放在书桌之上,南容后坐在那里,面色深沉。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寻思着接下来要应对的两个人。

    “莫大人。”

    路华兮在前往御书房的路上喊住了莫云卿,这样的相遇自然是有意为之的。

    莫云卿难得的停了脚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路大人有事?”

    莫云卿定定的看着他。

    路华兮抬了抬手,示意边走边说。

    “大人不觉得皇后娘娘今日特别的异常吗?”

    莫云卿眼角微动,也不看路华兮,南容后何止是今日才异常,他第一次感觉到南容后异常是在东梁内叛的时候,那时候东梁郡王以灾情严重为由,骗得他与皇后前往赈灾,随后在对付东梁郡王时,南容后一直和自己作对,他便使人暗下杀手,明明已经断了气的人,突然又活了过来。三言两语就诈出,些南容后已经非披南容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