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自己以前太蠢

    更新时间:2017-12-05 09:00:00本章字数:1016字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当初被自己忽悠着去了东梁,原本是想借着梁王的手,一举拿下莫云卿和她兄妹两,却没有想到,两个人不仅没有死,还将东梁郡王的反叛镇压了下来。

    这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只是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们两能活着回来就很诡异这件事?

    红缨,路华兮的脑子终于转了回来,对,当时有个自称红缨的人找上他,然后与他签订了一份合约。

    为了忙这事,他就这么将东梁的事扫到了一边。

    果真是大意了。

    “微臣不敢!”

    路华兮知道此时不是反抗的时候,接着道:“追查库银是华兮份内之事,定然竭尽全力去追查。半个月内一定追回库银。”

    看着路华兮附首称臣的样子,南容后不旦没有口气的感觉,反而更加觉得接下来的日子定不如从前那般悠闲了。

    东梁郡的案子发生到现在,朝中一直不稳,她也才穿过来没多久,在这有限的日子里,她在朝堂之上一直蛰伏。

    要不是因为红缨最近银两周转不及,纳不上税,她不得不动截皇榜,以此推迟纳税,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露出真面目。

    “此事虽重,但晚上宴请使臣以及接下来接待使臣的工作,请路相都务必与工部配合好。多多费些心思,这些开销,先从工部的库房领用,不够到时本宫再想办法。”

    “是,娘娘。”

    恩威并施,路华兮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这皇后要不是以前太能装,那就是自己以前太蠢。

    “行了,你先退下吧,莫云卿留下。”

    “微臣告退。”

    路华兮沉着脸,长袖下的手紧握成拳,恭敬的退了出去。心中却开始想着,现在的皇后要怎么制衡,还有她与莫云卿是亲兄妹,会不会联手来打压自己,如果是,那么他要怎么办,才能夺回主权。

    咬着牙,退了出去。才退到门外,就听得屋内又是一声巨响。接着听到南容后喊了一句:“莫云卿你好大的胆子!”

    路华兮顿了顿身子,一时分不清这屋中的两人是作戏,还是真的不和。

    等了一会,屋中都没有动静。路华兮也不能多留,便只好悻悻离去。

    莫云卿拧着眉,深蓝色的朝服被染了些墨渍,留下几块深色墨斑。

    许久,他抬起头,眸光定定的看着南容后。

    南容后本是很想责问他为什么要陷她于危险之中,可是对上他的那双眼睛,一下子竟是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截皇榜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提前与微臣商议?”

    莫云卿冷冷的开口,满满的质问。

    南容后咬唇。

    而后瞪着莫云卿道:“商议?我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被这玩意儿钉床头上,哪里来的时间去和你商议!”

    说完,南容后从边上的柜子里抽了只箭头就丢到桌子上。

    莫云卿拧眉,又是那支标着红缨的箭头。

    箭头下是帛布写着南城行刺左相六个大字。

    字体又是那清携俊秀的小篆体。

    莫云卿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