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学会了残酷

    更新时间:2017-12-05 21:10:43本章字数:1008字

    折子翻开来,内容很多,是由刑部一位五品官员送来的折子。时间正好是昨天递上来的。大概的意思是东梁郡的反叛案库银还没有找到,不宜在这个时候收税充国库。利弊写了很多。重点就是应该推迟这一季的皇榜公示日期。

    “所以你就想到了去截皇榜?”

    莫云卿原本还觉得这是个奇招,现在来看,不过是眼前这个女人临时找的理由罢了。

    摇了摇头,就这个女人,他怎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期望。

    “你这是什么眼神,这个主意很烂?”

    “若无其他事,微臣告退。”

    行了礼,莫云卿便转身离去。

    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身后的女人敛了脸上所有的表情,一双乌黑而亮堂的眸子透出无限的深沉,静静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只要那人转过头,就能看到他一直在追寻的答案。只可惜,直到衣袂都看不见,那人也不曾回头。

    南容后深吸一口气,才将那枚标有红缨的箭头收入柜中。

    “福如,留下。安雅,随本宫回凤栖殿。”

    “是,娘娘。”

    凤栖宫座落于朝阳殿边上,是后宫中众多宫殿里,离着前殿较近的一座宫殿,也是历朝皇后的居所。

    安雅替南容后取下腰腹上的长绫,随后送上轻便的常服,换妥衣物,南容后便侧卧在美人塌上。

    “让暗五去趟月影楼,把行刺的尾款结掉。另外,路华兮最近的动作盯紧一些。务必不要让他查到库银最后落到了红缨的帐上。”

    说话时的南容后神情冰冷。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她做为一个从尸体里爬出来的穿越人士,除了学会怎么生存以外,还学会了残酷。

    “是。”

    安雅领命,将手中的物件都安放稳妥后,便退了出去,并吩咐好宫人娘娘正在休息,非召不得随意入内。

    在被架空权力的这半年,她白天最常做的事便是睡觉,睡不着的时候就是出宫。

    后来出宫多了,也被限制了起来。

    此时院子里的凤凰树新叶正在抽条,她神情冷漠的看着,眸中映着更为深沉的情绪,名叫寂寞。

    傍晚时,福如大着胆子敲响了花雕木门,南容后收了桌上画好的一堆图纸,伸手用力的揉着眼睛,直到有种看起来大梦初醒的感觉时,才罢了手。

    一抬眼,便是这古色古色的屋子,依旧不能适应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毕竟前三十年,她都是在水泥墙玻璃窗的屋子里生活过来的,这样精致的住所从前从未有过接触。

    也正是这一次次的难以适应感觉才每每的提醒着她,真的回不去了。

    虽然她对另一个世界也没什么留念,但是面对这个世界,南容后深深的明白要好好的活下去,是件极其不容易的事。

    洗梳过后,在腰腹上再度缠上厚厚的白绫,其实这两个月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身上的肉肉已经明显减少了很多了。

    不看镜子里那张宽大的脸,南容后还是觉得有希望瘦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