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梅郡主

    更新时间:2017-12-06 12:00:00本章字数:1003字

    先皇驾崩不足一年,珑城乃属大丧期内。

    为使节接风的晚宴是这大半年来第一场宴会。算不上盛大,但也是按着严格标准的规格来承办的。

    南容后一行人到来的时候,群臣几乎都已经就位。

    两人入殿,众人一并行礼。

    待帝后稳后,免礼节,赐坐。

    礼品大臣念完迎词,晚宴正式开始。

    没有婀娜多姿的舞曲,倒是请了位清贵的佳人来抚琴助兴,佳人着一袭淡青色长衫稳坐于大殿之间,十指嫩如青葱,挥抽抚琴间,别有一番风雅。

    从这位姑娘的衣着打扮来看,并不是教坊中艺子的规格,散落的发代表着女子尚未婚配。

    南容后撇了一眼边上的福如。

    福如立即凑到南容后的耳边。

    “娘娘有何吩咐?”

    “台下抚琴的姑娘看着十分眼熟。”

    “回娘娘,台下抚琴的是梅郡主,先皇驾崩时,您常召她入宫陪伴,您不记得了?”

    福如并不奇怪南容后没有认出路玉梅,毕竟是晚上,且路玉梅此时的装扮和以往大不相同。

    而南容后是真不认识这女人,这个信息不发达的古代,没有照片这种东西,脑子里是有一些有资料,但没有相片,根本就无法和本人对上号。

    南容后换了芯这事,除却莫云卿知道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所以南容后也不希望节外生枝,一般问话都是用半骗的形式来套话。

    也好在她这会多问了一句。她一会要是说错了话,那可就不合适了。

    只是南容后也没有想到,这一问,就问出了手帕交来。

    路玉梅。

    南巢国异姓王的女儿。因为异姓王英年早逝,所以这唯一的女儿在被封了郡主后,一直是寄养在右相路府里。

    这会出现在这里,很明显是出于路华兮的安排。

    南容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路华兮,这一看,正好就对上了路华兮的眼睛。

    路华兮的长相是正统南巢人的模样,五官周正亲和,一双微微上翘的桃花眼,不笑含情,一笑风流倜傥。是年轻姑娘家很容易心动的类型。

    两人隔空对视着,不同于路华兮淡然的目光,南容后有点不知所措,拿扭不准自己应该要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路华兮突然弯起了嘴角,露了个十分明媚的笑。

    南容后一惊,立即低头,错开了视线。

    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是不想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可她这反映落在路华兮的眼中,就是另一翻意思了。

    路华兮是个极为狡诈的人,南容后一直都很清楚,这会路华兮的样子怎么看都让她有些不好的猜想。

    在初穿过来,回到宫里时,她曾发现过一只上了锁的箱子,原本以为是银钱,后来打开来才发现,是一盒子的纸条。这些纸条上并没有落款,所以并不知道是属于谁的。可是从内容上看,不难得出,这些纸条是出于男子之手,而且这位男子还和这只箱子的拥有者有着很密切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