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第二次

    更新时间:2017-12-08 09:00:00本章字数:1054字

    “可是,娘娘。”

    福如皱着眉头看着安雅,似乎极不放心的样子。

    “这里是后宫,有什么可是的。”

    南容后皱着眉,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福如也不敢多言,让安雅去取折子她更不放心。没法,便点头,领了宫人往御书房而去。

    等人走完了,南容后这才松跨下肩膀。带着安雅就往御花园走去。

    初春的夜里,寒气未褪,风吹过来,凉凉的,吹着很舒服。

    安雅走在南容后的前边,提着灯仔细的照着路。

    南容后起先还是慢慢的跟着,等到安雅发现身后没人的时候,整个御花园都静悄悄的。

    这时安雅才懵了,一甩手就把宫灯丢在了一边,四下里没有任何动静,她也懒的管更多,奴着轻功就往着四周散了起来。

    却不知,她刚走,一边的花莆里窜出个人来,夜色下,脸颊酡红,一双明亮的像水洗过一样的眼睛烁烁的看着不知名的方向。

    南容后醉了,没有人知道她的醉意竟然来的如此晚。所以跟着也不知道她一喝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

    她将长长的裙子提了起来,然后迈出去的步子也大了许多。

    在这个没有白织灯,没有路灯的时代,夜晚的黑是泼墨一样的漆黑,也正是因为如此的黑,才能看清整片璀璨的星光。

    就着这星光,南容后一步一步的往着御花园的深处走去。

    后宫除了皇后以外,并没有更多的妃子,所以整个皇宫的巡逻也安排的及少,在这样的夜里,几乎是不会有人出现在御花园的。

    南容后走了好一会,直到来到一个临水的观赏亭,才停了下来。

    四盏琉璃宫灯悬挂在观赏亭周边,散着昏暗的光。

    南容后走到亭子的中间,她仰着头,看着亭子上边勾画着女子起舞的壁画。

    看着看着,壁画上的女子竟是突然一个旋转就这么在亭顶翩翩起舞来。

    她看的惊奇,下意识的轻声的哼唱了起来。

    “留住你一面,画在我心间,谁也拿不走,初见的画面,哪怕是岁月,篡改我红颜,你还是昔日,多情的少年。”

    唱完一这句,南容后就笑了,想到后一撅,南容后终是没有唱出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风就这么将她的衣衫摆动,站在那里。

    “第二次。”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南容后愰然的回过头来。

    夜色下,玄色衣袍,男子高大的身形就站在亭子外边。

    看着南容后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北冥宣勾了个笑。

    “第二次。”

    南容后轻声说着,然后如痴如醉一般的笑了。

    北冥宣顿了一下,不解的看着她。

    “笑,第二次。”

    南容后轻轻的解答。

    北冥宣明了,同样惊讶,自己竟然对着这样的女人笑了两次,而想到自己所说的那个第二次,却是没有解释是什么意思。直到多年后说起,南容后才发现,原来有些事情,发生的比她预想中的还要早很多。

    北冥宣走到亭子里的石桌边,然后抬手,作了个请字。风将他宽大的袍袖吹的鼓鼓囔囔的,背着光的模样,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