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只可惜,她心已有所属

    更新时间:2017-12-09 20:00:00本章字数:1046字

    “既舍了礼仪,南夫人也不必称在下殿下,唤在下北公子可好?”

    南容后眨了下眼睛,想了想也是,穿越以来,她最不习惯的就是这些谓称和礼节。既然对方不在意,她也就没有过多的纠结,毕竟接下来,还有十来天的相处。她是不愿在皇宫以外的地方,还那般拘谨。

    “好,北公子,可否出发了?”

    北冥宣微笑,那一瞬间,南容后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脱跳了一下,不得不说,北冥宣的外在条件真真是极佳的。

    只可惜,她心已有所属。

    “走罢。”

    两人交谈时,边上的侍卫已经牵来了赤色宝马。

    北冥宣一个飞身,便坐在了马背上,福如则放落了马车的帘子。

    一行人由着主城而出发,往北城而去。

    马车颠簸中,南容后昏昏欲睡,偶有风将窗帘吹开,北冥宣便见车中人儿睡的香沉。

    不自觉的驭马的速度放慢了下来。

    等到一行人到达官田时,太阳已经开始下落。

    不高的山拨高了天际,阻去了更远的视线,山下,一块一块极为工整的水田,倒映着青青的山与蓝白相间的天空,在水田与水田间有一道河面微宽的小河。

    美如画卷说的便是眼前的场景吧。

    南容后睡了一觉,精神很好,下了马车,将裙子扎高了几分,好在出来时就想到要下田埂,穿的正是适合下地的裤子。

    随行的工部官员是一位资历很深的老官员,陈姓,四四方方的国子脸,留着花白的胡子,穿着深蓝色的官服,走在最前边。

    其后是北冥宣,再接着是安雅,安雅扶着的才是南容后。福如没有下来,留在了岸上准备吃食。

    陈大人领着一行人,走在只能容得推稻车单行宽的小路上。边走,边介绍着田里的情况。

    南容后前世读过许多的书,什么类型都有,虽然在看书上并没有达到画作上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是比平常人要厉害许多。

    所以官员所讲的东西,她的脑中早就有些轮毂,两相结合,也是能搭上几句话的。

    倒是北冥宣对于水稻的了解真的不多,所以常常提问,几人一问两答,也是十分和谐的组合。

    等到参观完一整条稻田的时候,天边已经泛着橙色的火烧云来。

    陈大人看着那天边的云,说了几句明天的天气情况,以及明天根据天气相应要做的事,直让南容后及北冥宣对他佩服不已。

    走了十来亩地的距离,此时离着下马车的田埂已经非常远了。再走回去虽不用花来时的那么多时间,但是也是不少的时间。南容后许久未曾走过这么远的距离,有种朋友圈运动估计都能排第一的感觉,实在是不愿意再走那么多的路。

    好在陈大人似也看出了南容后的顾虑。

    便引了一行人往边上一片绿色植物走去。

    远处时,南容后并未看出这里种的是什么,走近时才惊讶的发现,那竟是一条长满荷花的小河。而河边还停着三五条放满水草的竹筏,不远处有人从竹筏上下来,岸上的人拉过竹筏,再将上边的水草清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