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忙里偷了

    更新时间:2017-12-10 12:00:00本章字数:1023字

    “殿下?”

    “陈大人!”

    陈大人走到北冥宣的面前,打断了他的思绪。

    “今日天色已晚,此时回城,一来路途遥远,二来夜间行路存在安全隐患,不若今日便在此落脚一晚,明日再回城,不知殿下可有异议。”

    陈大人说的诚恳,北冥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边上,就见南容后正在与那个方才与她一同乘竹筏的宫人不知在说些什么,聊的很是开心,一脸新奇的表情并未多加掩饰。

    “本王常年在外行军,住哪都一样,不过,容德皇后贵为千金之躯,住在乡野,怕是不大合适。”

    南容后提出在这住一晚后,陈大人还很担心,怕这不好伺候的王子又会借题发挥,却不想,对方竟是拿皇后来当挡剑牌。好在这事,皇后那边早早就有了交待。

    “殿下愿意便好,娘娘那边不必担心,在这官田往西几里路便是御用的行宫,行宫内一应俱全,住一晚并无大问题。”

    陈大人这么一说,北冥宣也不再多说,应下来后,一行人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坐上马车,便往着行宫而去。

    在前往行宫的路上,南容后坐在马车里,心情十分愉悦,毕竟难得可以睡一晚安稳的觉,不用担心有很多的折子没有批,也不用担心第二天一早要早朝。有种肩上的担子被放到了别人身上一样。

    这样一想,她心情更好了好几分。毕竟她不在宫里,她要做的那些事自然全都落在了莫云卿和路华兮的身上。想到这两个人相处的模式,南容后弯起的嘴角,越发的扬高。越想越发觉得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不过莫云卿也是活该,谁叫他让她来陪这捞什子北冥宣的。

    说起来,穿越过来半年多,一直都处在高压状态,这会倒有一种忙里偷了闲,放了个公差假一样。

    想着,南容后随手便将马车边的帘子掀了开来。

    太阳落山后,天色很快就暗淡了下来,南容后愣在掀开帘子的动作,好一会没有动静。

    入目里,灰青色长袍男子握着缰绳,骑在赤色宝马之上,晚风将他墨一样的长发轻轻扬起,小半个侧身,英俊的如同画卷一般。

    南容后有些惊讶,当北冥宣回过头来时,就见马车的帘子动的有些张扬,皱了下眉头,再度回过身去,并没有查觉到有什么异常。

    马车内,南容后像受惊的鸟儿一样,全身僵硬的坐在那,心跳的像外边脱缰的马儿一样。奔腾的怎么也停不下来。

    直到下马车,她才稍稍平稳下了心弦。

    对于差点被误会偷看男人这种事,南容后还是很介意的。虽然她确实很喜欢看长的很好的男人,但是那只是站在艺术的角度欣赏,并不是喜欢或爱那么深沉的情感。

    “娘娘。”

    福如在外边掀开车帘,扶了南容后下马车。

    夜色里,行宫里处处都点着与皇宫里相差不远的琉璃盏,看着这些宫灯,南容后有种她依然在皇宫里,只是到了一个之前没有逛过的宫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