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错了,绝对错了

    更新时间:2017-12-10 20:00:00本章字数:1019字

    这边南容后发着呆,另一边从马厩里出来的北冥宣走到行廊上,稍有动静,南容后才回过神,随着福如的引路下,也走到了行廊之上。

    “南夫人。”

    公子翩翩长身如玉立,南容后错开他极为英俊的脸庞,低了头,轻唤了句:“北公子。”

    看着女子低首的样子,北冥宣的神情不自然的就放柔了好几分,若是南容后抬头,便能看到那柔到骨子里的神情,以及几近将人溺毙的温情。

    只可惜,她再未抬头,转了身便与北冥宣错开了些距离,一前一后往着主院走去。

    行宫里的宫人将南容后和北冥宣分别安排在了东主房与西厢房两处院落。陈大人并不住在行宫里,他住在官田边专供官员下榻的农舍里。所以在两人安顿期间,陈大人则充当了一把管事,指挥着行宫里的众人准备晚膳。

    晚膳是放在主院的正厅里,由着陈大人作陪。三人边吃边聊,气氛难得好。

    吃过晚膳,陈大人将两人安顿完毕,便出了行宫。

    一整天下来,南容后早就累坏了,简单的梳洗后,即便极其想出去逛逛夜景,却是敌不过睡意凶猛,沾床,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西厢房里,北冥宣坐在院中,石桌上放了一摞子书籍,是陈大人着人送来的,说是时辰尚早,这里地处偏远,过于清静,就送了些书来给他打发时间。

    北冥宣确实睡不着,从入到院子里,或者说从正厅里出来开始,他的眼前就总晃着南容后这个下午的一颦一笑,满脑子除了南容后外,再装不下其他。

    宽大的手掌从书摞上抚过,心情莫名的有些燥动,或许看看书能使心静下来。

    北冥宣随意的抽了一本书,翻了几页,当看到书中一男子因思念风月楼里相好的女子辗转难眠的描写时,书“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一刻北冥宣感觉自己的心门被粗暴的踹开了一道,母妃常道他早已经到了明白男女情长这事的年纪,却迟迟没有动静,总是操碎了心。

    眼下,他似乎明白什么叫做儿女情长了。比如看到书中男子思念与情人耳鬓厮磨,缱绻缠绵时,他想到的是昨天夜里,观赏亭中,南容后没有一丝防设的趴在石桌上,在他唤她之名时,她缱绻呢哝的回应。

    这一刻,北冥宣感觉体内突然窜出了一道邪火,止不住的燃烧着他的理智,引着他不断的将自己与南容后往那书中男子与女子纠缠之事上幻想。

    越想,他的体温越发的不可控制,越想那股邪火越发的旺盛。

    直到一阵冷风突然袭来,他才突然回过神来。

    错了,绝对错了。南容后长的并不漂亮,但是她聪明。不,不,是谁也不能是她,她不止是别人的妻子,还是北堂敌国的皇后。

    是了,敌国的丑后,他怎么可能对敌国的丑后动心?

    北冥宣紧咬着牙,目光深沉的看着地上那本被风吹的完全零乱了的书册。

    拧了眉,起身,往着屋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