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不堪一击的存在

    更新时间:2017-12-13 20:00:00本章字数:1053字

    南容后并没有在两人面前讲很多的东西出来,虽然很想改变现状,但是有些改变是须要一点点的去改变,而不是直接就将新的东西推行。

    在这一点上,南容后算的上是有私心的。南巢国的国情就是这样,能在某一点上有所突破,都是一种国家安全的增长点,她不会蠢到,分享给一个对自己国家有着非份之想的敌国皇子。

    对于北冥宣来说,在南巢国能观赏到这些称得上是当世比较先进的农耕工具,也是收获不浅的。也更加的确定,南巢的丑后根本就和传言中的完全不一样,有这样的女子把持着朝政,这个国家又怎么会是不堪一击的存在?

    这一次父皇怕是要失算了。

    北冥宣想到这,倒是有种松了口气一样的感觉。

    看向前边目光认真而闪亮的看着工具的南容后,深黑而冰凉的眸子瞬间温情四溢。

    南容后。

    这一逛,时间又过的飞快,傍晚时分,城中的夜晚比起效外要晚一些,梅郡主在院里发了一下午的呆,想走又不好意思,只能无聊的坐在院子里呆坐着,坐了许久,终于熬到一行人出来,见是要出农工部了,便立即上前和南容后辞行。

    南容后倒没想到,她会主动辞行,也没有留她,就派了福如领了些宫人护送。

    自己留了安雅及林成义为数不多的护卫。

    从西城到主城,南容后坐在马车里有些困顿,毕竟昨天夜里一夜未睡,白天也就在马车里睡了没多久。下午又用脑过度,一沾垫子,又睡了去。

    北冥宣没有离开,因为说好,要一起逛夜市。所以骑着马,在马车的边上,缓步的往着主城走。

    一行人,慢慢的走着,看着天色暗下来,路边的人家,拿了撑杆,取下屋檐的照明灯笼,点上灯,再高高的将灯笼挂起来。

    长街尽显清幽而宁静。

    北冥宣偏过头,看一眼马车,正巧风将帘子掀了个角,就见车内露出女子熟睡的小半张脸。酡红的颊,如樱的唇,心顿时被不知名的情绪充的满满的。

    时光静好,唯愿此时地久天长。

    西城到主城的距离并不远,车队走的慢,但是也很快就来到了主城城门下。

    安雅准点的进来,推醒了南容后。

    黑暗里,南容后有些迷糊,睁着眼睛,好半会才想起来自己是在马车里。

    “到主城了吗?”

    “嗯,娘娘,到主城了。”

    南容后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安雅送上温水袋,南容后漱了口,理了理衣衫,便喊停了马车。

    北冥宣从马背上下来,交马儿交给随丛,走到南容后的边上。

    南容后出宫时穿的是深青色绣荷叶底纹,纶粉边的便服,这会的妆扮也不过是富贵人家里的寻常妇人打扮。

    北冥宣这天穿的是件白色衣袍,衣袍边缓绣有些许墨色的祥云纹路。

    灯笼昏黄色的光落在两人的身上,看着莫名协调。

    南容后并不是第一次在主城上逛,却是第一次这般明目张胆的逛,之前都是悄悄的从宫里出来,总是戴着帷帽,不敢让人发现自己的身份。每次都逛得并不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