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出自于他之手

    更新时间:2017-12-16 20:00:00本章字数:1061字

    这时,傅隅便开始凑琴了。

    挂虎皮是天下名琴,不止是琴身的贵重,更是因为它的工艺还有它弹出来的音效,均是属一属二的。

    傅隅是天下第一弦的入室弟子,尽得真传,要听他一曲,那是非常不容易的。

    所以这会,众人坐于茶桌前,静静的看着傅隅焚香,净手,福安则在一边看茶。

    香炉里的烟慢慢的氤氲在屋中,幽扬的琴音响起。

    南容后听着琴音,只觉全身都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哪里出了问题,就是感觉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

    一曲毕,南容后恍然回神,就见坐在她正对面的路华兮正死死的看着她。

    南容后皱眉,鼓掌声响起,南容后才顺着掌声也送了几声掌声。

    接下来,五人再次抽签。

    这一次北冥宣终于上场了,而抽到的人,却是傅隅和南容后。

    刚听完琴的南容后还没松口气,竟然又要上场了,脸上的苦大仇深的样子倒不是装出来的。

    明明很会下棋却要装入门级,这是很痛苦的事。刚刚那一局,路华兮下的憋屈,其实更憋屈的应该是南容后。

    在场的众人,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北冥宣一个人罢了。

    他目光静静的看着南容后。

    南容后坐落后,对着傅偶做了个请字。

    傅隅的棋术算是一般中等水平,路华兮的水平在他之上,所以他却是不能像路华兮那般下的辛苦。

    两个人下棋的路数都很一班。边上的莫云卿和路华兮看了几步,便是没有看下去的举趣了,倒是北冥宣一直都盯着南容后的棋子看,这一次南容后是赢呢,还是会输呢?

    北冥宣很好奇。

    傅隅的棋下的很稳,没有太多的算计,直来直往,南容后被他逼的似乎已经走投无路了。

    就在只剩最后一枚时,突然整个棋盘换色了。

    傅隅看着棋盘神情哑然。上场两次,输给莫云卿那是心服口服,可是在这一刻,就最后一颗棋子的事了。竟然在这个时候换色,南容后也有些懵的样子看着棋盘,好似有点想不通一样,执了筷子,夹了棋子,在最后那一步决定了输赢的棋位上卡住了,她似乎有些不自信,偏了头,竟是看向了莫云卿。

    “哥哥,我下这里,是不是就赢了?”

    她这一声哥哥叫出来,别说众人了,就连莫云卿都有点吃不消一样,咳了一声道:“观棋不语。”

    四个字代表了他的看棋棋品。

    南容后啊的叫了一声,点头。

    “是我错了。”

    便落子。傅隅咬了咬牙,终还是很淡定的看着南容后。

    “任凭南夫人处置。”

    南容后笑的挺开心的,那种走了狗屎运一样的开心在她的脸上表现得犹为明显。

    “傅公子的琴弹的真好,想必音律也是极佳的,不若作一首词曲调送给我吧。”

    南容后说的无比诚心,单纯而明亮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他。

    傅隅想了想便点头:“自然可以。”

    然后放落筷子,站了起来。

    看着他往着边上的书桌走,南容后明亮的眸中一闪而过一道精光。

    宫中那些书信是不是出自于他之手,只要对比笔迹便能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