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险胜北冥宣

    更新时间:2017-12-17 20:00:00本章字数:1065字

    这也没办法,她自幼在孤儿院临摹过几数本棋册棋谱,当然无法将那夜醉酒断片和人下过两盘棋的事分出个所以然。

    最后也没再想了,专心的看起棋来。

    因为水晶棋的特殊,所以最后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看着两人的棋,越下越多,南容后也越发的专注起来。

    等到棋突然变色的时候,南容后啊了一声。

    众人微惊,一抬头,对上南容后,南容后被他们一看,有些慌乱,再一招头,就见她正对面的路华兮竟然坐在那里睡着了。

    于是南容后弯唇抬手掩面而笑道:“对不起,我只是看到路公子睡着了有些惊讶罢了。”

    含着笑意的眼中满是纯净,像无辜的小白兔一样。

    三人顺着视线看去,果然看到睡得正香的路华兮。

    路华兮睡着的样子十分安静,敛去了一周的锋芒,看着意外的宁静。

    这种反差确实让众人惊讶。竟是也不再去多想她初时的惊诧究竟是为何。

    只有北冥宣目光深沉沉的看了南容后一眼。

    南容后并没有注意到北冥宣的目光,只摆了摆手道:“你们继续,继续。”

    傅隅看了她一眼,一丝的怀疑从他眼中闪过。却也是闪的极快的。

    这一局十足精彩,只可惜路华兮睡着了,错过。

    最终的结局是莫云卿在第三次棋子交换时,险胜北冥宣。

    北冥宣输的心服口服。抬首时,他很想就着棋盘,和南容后再下一局。这种想与高人对弈的想法是他骨子里的一种本能想法。

    但是他知道,今天晚上是不会再有机会了。很遗憾。

    “北公子失礼。”

    莫云卿的教养很好,赢了后,微微作揖,北冥宣还礼。

    随后就是处罚环节了。

    莫云卿有些为难,竟是半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确实,对方是北堂的皇子,临时来个处罚确实有些为难人。

    “不如先欠着吧,改日莫公子想到了,再告诉我吧。”

    北冥宣很直接的说道。

    莫云卿有些歉意的点头。这样,这件事似乎就这样了。只是后来谁也不曾想到,莫云卿最后真的提出了要求。

    因为路华兮醉倒了,所以众人也没有怎么过多的说什么,很快就各自散了。

    宫人配合着路相府里的人将路华兮送上了轿子,莫云卿也乘了轿子离去。

    傅隅告别后,坐上了马车。

    南容后没有喝酒,很是清醒的收了傅隅赠的词曲。

    一时间,长街上又只剩了北冥宣和她两个人。

    南容后正要辞别的时候,北冥宣道:“不如走走?”

    北冥宣都提出来了,南容后自然是不好拒绝的。这里离着宫门并没有多远,北冥宣的走走也不过是送她到宫门下罢。

    于是抬手做了请字。

    两人并肩而行,珑城的夜里微凉,风并不是很大,南容后的衣袂微微飞扬。

    宫人站的并不近,只在安全护卫的距离内。

    “南巢国和盛传中的很不一样。”

    南容后偏过头看了北冥宣一眼,这个男人高大的很,浑身都散着一股子压迫人的气势。站在他的边上,很有安全感,却也很有压力。

    “呵,这个很不一样,是比盛传中的好一些,还是不好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