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同一个人的笔迹

    更新时间:2017-12-18 09:00:00本章字数:1079字

    南容后试探着北冥宣的口风。

    “说不上来是好一些还是不好一些。”

    北冥宣是个聪明人,不可能这样直接露底。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打着太极,没多久,就到了宫门下。

    高大而冰冷的城门前,南容后站在北冥宣的边上,两人对面而立。

    “原本是要好好逛一逛夜市的,却不曾想,最后也没逛成。实在是不太好意思。”

    南容后将这一天原本要做的,却没有做的事回顾下来,也就只有这么一件。

    “无碍,时日还长,自然是有机会的。”

    北冥宣的回答单单这么听着,总感觉有些暧昧,但又挑不出错来,南容后也没多说什么,笑了笑。

    “也是,还有好些天,行了,天色真的不早了,冥王早些休息。”

    北冥宣点了点头。

    “那,明日再见。”

    “好。”

    北冥宣回了一个字,南容后便转过身,跨入宫门。

    直到这时,南容后才反应过来,北冥宣这一路说的所有话,似乎目的并不在聊天,而是只为了有个人与之说话罢了。

    不否认,很多人喝完酒都会有点不太一样的表现,北冥宣这异常,她也只能归结成,北冥宣喝多了,就喜欢让别人陪着他说说废话,散散步。

    只是她没有看到,在她入了宫门以后。

    北冥宣再看不见她背影后,一个反身便骑上自己的马,一路由着官道,直奔官驿,半点时间都不浪费。

    早先寄回北堂的书信,终于得到了回信。

    赫连将信送到北冥宣的手上,北冥宣接过信后,便回了房。

    不多时,屋中灯光突然闪亮了好几分,一阵宣纸燃烧后的味道从屋中散了出来。

    北冥宣坐在书桌前,面色深沉。

    这几天,派在城中各处的探子都没有打探到有关东梁瘟疫的实情,这东梁郡到底是真瘟疫还是真谋反,依旧是个迷,如果只是瘟疫,那么东梁郡的兵力定然还在,那么出兵的胜算就不大,可这东梁郡是真谋反,即便是被镇压下来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南巢国的兵力都会大大的被消减,此时不出兵,再找更好的机会就十分苦难了。

    上一封信送回去的时候,还是在前往珑城的路上,今日收到的信件,朝中似乎已经跟据他这一路的信息做出了决断。

    这一战是再所难免,至于几时开战,就要看他接下来在珑城的部署了。

    想到这里,北冥宣的面色再度深沉了好几分。

    自从发现自己对南容后有特殊的情感以后,北冥宣对于攻打南巢的事便有些左右摇摆不定。

    这一战一旦开始,别说日后有什么关系,只怕是见面都很困难。

    想到这,北冥宣心中烦躁,心情极度不好,北冥宣便推了屋门,直接出了官驿。

    南容后回到宫中后,拿出傅隅给的词曲,直接拿出那一盒子尚未消除的信件。两相比对。

    果然不出所料,同一个人的笔迹。

    只是这两人如果真有猫腻,南容后仔细的回忆着夜里傅隅看向她的眼神,虽说恋爱没谈过,但是小说也好,电视剧也罢,都看过许多,就总结而言,傅隅似乎除了知道她的身份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任何特殊的情感。

    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