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不该轻易爱上陌生人

    更新时间:2018-01-05 22:20:18本章字数:1999字

    刘元振作起精神来,沿着地道口的岔路继续往前走,没过多久就到了一个稍微宽大一些的隔间,这可能是当初被设计用来储存弹药或者食品淡水的地方。沿着一系列隔间往前走,他忽然发现这里的景色与自己的梦境似乎很相像,他隐隐约约开始有些恐惧,周围那种灰暗潮湿的气氛似乎也很熟悉。再往前走到一个隔间的时候,他忽然瞥见了悬挂在隔间顶部的一个人形物体,脚下似乎还有一潭暗黑的液体。

    手电筒用久了,光线渐渐变得很微弱,刘元正打算靠近想要看的更加清楚一些,忽然发现身旁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动。说时迟那时快,他觉得自己的后脑勺被什么物体重击了一下,趔趄了一下,险些倒在地上,他用力将铁锹向后捅去,清楚地听到了身后有一个沉闷的人声“唔”的一响,有什么人在倒地呻吟。有了这个机会,刘元绕到地道岔口,随便找了个方向开始拼命跑起来。

    几十米的路自己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的手电也丢了,手中握着铁锹冲有光线的地方跑,到达洞口以后急忙向上面爬,但是一爬出来几乎被吓晕了,那只模样很像藏獒的大狗正在洞外等着呢。他向前冲了没几步,就晕了过去,因为那只大狗从后面将他扑倒在地。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居然是迪里拜,正在用水壶为他喂水呢。他瞅瞅太阳已经快到下午了,很好奇地问迪里拜:“你怎么会在这里?”迪里拜说:“我跟一位外商做几天翻译,经过这里时,发现你被一只大狗追咬,就赶了过来。”刘元顾不得再多解释,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报警。

    警察居然没几分钟就赶来了,听说地道里有案情,两个年轻的警察没再多说什么,就跳进了地道口。刘元是说什么也不愿意跟着下去了,等了一会儿,两个警察探出头来,摇了摇手。刘元很奇怪,跟着两个警察又去地道里看了一遍,连自己遗失的电筒什么的都找见了,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难道自己看花眼了?但是自己后脑的伤口还在向外渗血,刘元真是有些大惑不解了。迪里拜听说刘元所遇到的案子,也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想要帮他打听一下。她家里有亲戚在这个小镇的政府部门工作,就带着刘元去查阅了白卉的家庭情况。原来白卉的父亲是这家部队医院有名的军医,母亲则是当地一位蒙古亲王的孙女,家里还出过一个活佛,是她亲哥哥,后来被送到了青海的一个喇嘛庙里。

    迪里拜在宾馆住,听说刘元在这里租了一间房子,就送在医院简单包扎处理过伤口之后的刘元回去。到达地方后,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屋子的门锁居然被撬开了。刘元进去检查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倒像是有人在向刘元发出警告,不要再插手此事了一样。因为迪里拜在床上翻出来一把匕首,上面还有考究的有机玻璃假宝石的民族风格装饰,刘元捡起来一看,上面镌刻着几个字“英吉沙”,除此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古怪之处。刘元注意到在匕首的血槽里有一些干结的黑色块状物,不知是什么东西。刘元本想去报警,但是最后想想自己已经报了好几次案了,实在不想再为警察添麻烦了。他将那把匕首用塑料袋装了起来,屋子里也不敢住了,将随身东西收拾了一下,打算去迪里拜所住的宾馆里窝一宿,明早过来再把房子退掉。

    迪里拜所住的宾馆位于这座小镇的中央,是一栋简朴的四层楼建筑。在院落的深处还有一些五十年代苏联人所留下的老房子,是那种有着厚重木地板的平房。刘元被安排的房子就在那里,那是一个双人间,但是今天只住了他一个人,迪里拜和那几位商人住在豪华套间。在刘元所居住的屋子里,还有一间单独的浴室,里面放着一个很大的老式浴缸。晚上吃过晚饭,迪里拜来到了他所住的屋子,刘元正在看电视,本地新闻里是一段关于抢救修复古城墙的报道。见到迪里拜进来,刘元赶忙坐了起来,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迪里拜询问刘元有何下一步的打算,刘元说打算回北京去,因为在外面待的这么久了,也没有发现白卉的下落。这样长期耗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将她忘掉,再去找别的女孩子为妙,再说这里即使出了案件,也与自己无关,不是力所能及的事情。迪里拜劝说他还是不要轻易放弃,既然他对白卉是出自真情,那么也就不会轻易忘掉她,此后也绝对找不到比她更为合适的女友。再说如果白卉万一遇到什么事情的话,这样追查下去能够获得一个水落石出岂不是更好么。

    送走迪里拜,刘元冲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就上床睡觉了。可是睡到午夜时分突然又被惊醒了过来,屋子里这时静得吓人。因为刘元来的比较晚,被安排在这栋屋子,估计后面再也没有人入住,因此左右对面的房子可能都是空的。刘元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在敲自己隔壁房间的窗户,由于外面风声很大,传来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刘元实在忍不住打开屋里的灯光,那声音又嘎然而止了。刘元穿上拖鞋,想到隔壁去看一下究竟住的是什么人,可是敲了好长时间的门却无人理睬。等到最后刘元觉得夜风有些凉,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时,发现电视机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翻检自己的东西,出租屋里捡到的那把匕首也不见了,刘元掀开窗帘,发现自己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怨不得走廊里会那么冷。刘元将窗户关上,却说什么也睡不着了,只好看着电视剧一直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