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一小块新鲜的擦痕

    更新时间:2018-03-11 22:30:32本章字数:2304字

    次日清晨刘元在早餐时遇到迪里拜,刘元谈到了昨晚遇到的事情,迪里拜跟着他在房间后面的草坪上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踪迹,只是窗台上有一小块新鲜的擦痕。迪里拜今天要跟着那几位商人出发去阿拉木图,她邀请刘元同行,刘元想一想既然来新疆了,不妨就去看看算了,于是跟着迪里拜去办理好了出境旅游手续,打算明日一早出发。

    这个白天,刘元睡了一整天的觉,傍晚又去找了根木棍,准备晚上熬一宿看看到底是谁整天神出鬼没的,结果一晚上没有什么动静,天快亮的时候刘元不知不觉地睡熟了。迪里拜早晨一起来,叫刘元去赶车,发现他的屋里灯火辉煌,还传出电视机的声音,再趴到窗户上一看,刘元和衣倒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睡的正香呢,结果她砸了半天门才把刘元吵醒。刘元醒来后还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干吗呀?这么早就叫我起床?”

    刘元跟着迪里拜和那几位商人一同上了出租车,他们乘坐的那一趟终点在阿拉木图的国际旅游列车到达这座小镇的时间恰巧是黎明。刘元昨晚没有睡好,一上火车就开始酣睡,由于是短途旅行,他们坐的是硬座,刘元睡的很不舒服,一直在做噩梦,似乎被一大群人追杀,揍的鼻青脸肿。中午的时候,列车到了阿拉木图,这是一个绿化很好的城市,不过一下车,刘元就觉得前前后后都被说俄语的哈萨克人包围了,自己居然奇迹般的成了外国人。

    陪着迪里拜在阿拉木图旅游的两天,虽说应该放松一下了,但刘元还是没什么好心情,觉得自己依旧在虚度时光,当初来新疆仅仅为了寻找女友白卉的下落,可是如今他渐渐觉得这里的景色依稀都有些眼熟,似乎当年自己也曾经来过这里。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有一次与白卉一起去王府井逛街的时候,有位高大的陌生青年忽然叫了一声什么:“美杜莎!”语气里似乎透着惊讶和恐惧,问题是白卉在听到那声音后,脸色也忽然变得煞白,失口喊出了:“王舜!”这个名字。刘元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似乎从胡同口启动之后,已经驶向远方。那位油头粉面的高大年轻人究竟是谁呢?刘元百思不得其解,对于那人喊得那句:“美杜莎!”又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白卉会那么畏惧这个名字?莫非她对自己曾经隐瞒过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

    回到新疆后,刘元没敢再在白卉的家乡小镇多待,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不知何时白卉又通过什么账户向里面打进去了一万多元钱。刘元清点了一下,到现在为止白卉已经为自己注资将近四万元钱了,她究竟什么意图呢?是希望自己用这笔钱继续寻找她的下落呢?还是希望收到钱以后自己再也别去四处追寻,给她安宁平静的生活呢?刘元百思不得其解,他查询出这笔汇款的寄出地点是在北方沿海的一个城市里,就决定到那里去查一个究竟。但是他已经不打算再乘火车回去了,因为一路上担惊受怕的,他总觉得始终有人在跟踪自己。跟迪里拜讲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听完了也有些害怕,迪里拜分析后认定白卉势必卷入了涉及到巨额款项的一桩重案,但是为了不让刘元卷入这件事,特意对他隐瞒了现实,至于寄给刘元的这些钱,仅仅是作为赃款,在白卉的手里并不安全,担心被同伙黑吃黑,她一点一点的利用独处的机会设法寄给了刘元。

    “这样看来,她还是依旧爱着你的。”迪里拜说道。

    “可是她为何总是躲着不肯见我呢?没有必要啊。”刘元问。

    “不知道,也许因为这笔钱来自另外一个男人,她很担心你的人身安全吧。”迪里拜无奈地回答道。

    因为迪里拜陪同翻译的那两名外商也正在打算着去内地沿海看看行情,因此迪里拜索性邀请刘元一起去,对外商说刘元是电子工程师,可以顺便帮助他们鉴定一下所采购电子产品的性能如何。两个外商还携带了一些本国的货物样品,想要去内地看看有没有市场,火车上又不好携带。他们决定一路自驾去内地,而且可以在沿路的大城市看看各地的行情。由于刘元有驾照,一路上驾驶的事情就交给他了。

    外商的座驾是那种遍布全球的丰田酷路泽越野车,乘坐起来还是比较舒服的,询问了一下这种车在欧洲的售价,刘元觉得国人又被小日本给坑了,这种车在欧洲的售价居然比国内便宜一半以上。他上去试驾了一下,觉得性能还不错,尤其是真皮座椅,舒适的令人不忍离座。

    下午,他驱车陪着迪里拜去街上购买了几箱旅行食品和一本全国交通图集,跟两位外商面谈了一下,决定明天一早出发。

    次晨刘元起了一个大早,拎了一大桶水将车冲洗了一遍,又认真检查了一下车况。他的车技是在北京的一家越野车俱乐部学来的,有一段时间工作很累,他有位家境比较富裕的同事买了一辆吉普车,但是却没什么时间开出去玩,刘元将车借了出来,顺便顶替了同事在越野车俱乐部的会员号,没过多久,他就能够熟练的驾车奔驰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了,因此他常常规劝那些想要练习车技的哥们儿,真想练车,还是去练越野,没多久就能够攒一身真功夫。

    迪里拜也起了个绝早,这姑娘会一口流利的汉语,而且是京片子,同时又有一副欧洲人般的高鼻梁和高挑身材,估计在北京街头无意遇到了,也会被认定为是一位欧洲混血儿美女。但刘元盯着她看了很久,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的女友白卉,那也是系里的名花啊。

    刘元跟她打招呼:“怎么样?什么时候出发啊?”

    迪里拜说道:“不知道呢,等等吧,那两个外商还没有起床呢,昨晚去镇上考察娱乐业了。”

    刘元说道:“你没陪着他们去啊?”

    迪里拜说道:“没有,昨天肚子痛,早早就睡了。”

    刘元说道:“你的汉语那么好,是怎么练出来的?”

    迪里拜说道:“我父亲是维族人,但母亲却是汉族,是当年的天津知青。”

    刘元说:“呵呵,你这语言能力还是先天的。”

    迪里拜不再吭声,将手中拎着的行李放在车的行李箱内,又绕着车子转悠了一圈,赞道:“啧啧,车洗得还真干净,连轮胎都冲了。赶明儿我有钱买了车,一定要聘你担任专职司机。”

    刘元听了没吱声,半晌后才说:“还可以兼职贴身保镖啊!”

    迪里拜道:“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