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像是催眠术里的魔咒

    更新时间:2018-03-12 21:58:02本章字数:2684字

    吃过一顿当地的早餐,他们出发了,刘元喝奶茶太多了,一路上不断嘀咕着口渴。迪里拜坐在副驾驶的座位,开玩笑说道:“是烤包子吃多了啊,下次记着要多为别人留几个。”

    后座的两位外商这时用哈语聊起来,声音低沉而富有节奏,简直像是催眠术里的魔咒。

    四周的景色迅速向后退去,刘元渐渐感觉到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年幼时一定来过这里,而且还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周围的风景似乎在梦中也出现过,像是一幕幕熟悉的背景。

    到达乌鲁木齐市已经傍晚了,刘元将旅行车停在了位于市郊的一家商务旅馆,虽然感觉居住条件档次可能不够高,但是由于位于市郊,距离国道近,出入行车却很方便。刘元担心车被蹭挂了不好交待,对迪里拜却说市区道路高峰期限行,禁止外地车出没。但没想到的是,入住后两个外商又带着迪里拜搭乘出租车去繁华的闹市区考察夜间餐饮业。

    刘元无奈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发现不知何时,白卉给自己发送了一条短信,大意是说是自己已经有新的男友了,拜托他不要追着自己不放了,给他寄去的钱就算是分手费。刘元正在捉摸这件事情呢,白卉怎么会知道自己大老远的正在到处寻觅她,忽然之间他注意到了一个小小的疑点,白卉在短信后面居然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还有时间和日期,而这一时间和日期与当前时间并不相同。

    迪里拜回到旅馆已经接近午夜零点了,她向刘元的房间望去,发现窗口居然还亮着灯光。她有些好奇,悄悄地上楼想要看他究竟正在干什么,敲门之后她发现门是虚掩的,推开门往里走,屋子里居然没有人。

    这是一间双人房,但只住了刘元一个人,这是下午他自己挑的屋子,在顶楼,与迪里拜他们不在一层,以为刘元怕喧闹,她就由着他了,但据说今天入住率不高,顶层空荡荡的,结合这几天刘元的遭遇她很担心会出事情。

    惊惧之下,迪里拜晚餐饮了几杯葡萄酒酒的醉意顿时减轻了一半,正准备下楼去报警的时候,她留意到阳台的窗帘还在抖动,似乎有人刚刚进去。环视四周,似乎也不像有被人翻动的痕迹,她忽然猜想到刘元是否正在与谁做另外一件事情,好奇心驱使她拎起房间走廊里的消防器,蹑手蹑脚地向阳台走了过去。打开阳台的推拉门,她发现刘元正悄无声息地站在阳台上,不知在干什么。

    她担心地问了一句:“刘元,你在做什么呢?半夜三更的,怎么不睡觉?”

    刘元还是没有离开他站着的地方,笑嘻嘻地说道:“睡不着,看看星星。”

    迪里拜这时才注意到刘元面前的三脚架上还摆着一根很长的,一头大一头小的粗管子,一端正在斜指向深蓝色的夜空。

    她变得更加好奇了:“天空黑漆漆的,哪有什么星星啊?你别是想犯错误吧?让我也来瞧瞧。”

    凑近天文望远镜的镜头,她看到了里面一颗鸡蛋般大小的淡红色星星,正在静静柔和地散发着光芒。

    她问道:“这是一颗什么星星?我刚才怎么没有看到?”

    刘元回答:“那是火星,凭肉眼是很难分辨到的。”

    紧接着刘元皱了皱眉头:“你喝酒了吧,我觉得这俩外商不像是什么正经生意人,倒像苏东剧变后一夜暴发来这里旅游的阔佬,你小心别吃亏啊。”

    迪里拜说道:“你怎么知道的?人家老板可是美国人呢,他们英语说的可好了。”

    刘元回答:“劝劝你罢了,那么晚你怎么不睡啊?”

    迪里拜回答:“担心呗,咱的人生经历不怎么丰富,既不会有人来追杀我,也没人随时会寄钱给我,当然也不用别人为我操心了。”

    刘元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别再提那件事了好吗?”

    迪里拜说:“我瞌睡过了,睡不着,上来跟你聊聊,想听听你和女友的故事。”

    刘元沉默了一小会儿,说到:“其实也没什么,我和她感情原先很好的。”

    迪里拜说:“我知道啊,但是为啥后来她会离开你呢?”

    刘元说到:“我也不知道,大概她傍上了阔佬,想要蹬了我吧。”

    迪里拜说到:“那你还追她追到新疆来。我看你也够痴情的。”

    窗外渐渐卷起轻柔微凉的晚风,掀起了迪里拜的黑色摇曳长裙,屋子的门也被穿堂风推上了,发出细微的“吱呀”一声,屋子里随风弥漫着迪里拜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薰衣草味道。

    刘元收起来天文望远镜,说到:“到屋里继续说吧,外面有些凉了。”

    进到屋里后,刘元为迪里拜沏了一杯茶,递给她一条毛毯,然后坐在沙发上开始娓娓道来,讲起了当初和白卉相遇相识,熟悉后却又突然分离的整个经历。

    迪里拜听完以后却笑了:“你的女友处事很神秘啊?不过我以前听过这种事情太多了,但都是男人另有新欢,寄钱给女孩子表示分手。你们这怎么相反啊?”

    刘元说道:“我也很费解啊,好像她被人绑架了一样。”

    迪里拜忽然想起了什么:“你的女友很漂亮么?她家里很有钱吗?”

    刘元回答:“算是漂亮吧,至少我的几个哥们儿都这么认为。家里也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但亲戚里好像有一位在美国行医。”

    迪里拜突然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道:“不会是不能生育,或者根本就是一个变性人吧,据说那种人长得都非常漂亮呢,但他们最怕结婚了,害怕露馅啊。”

    刘元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和两位外商讲的是英语吧?我觉得怎么有些单词听着似曾相似呢?”

    迪里拜说到:“有些无法沟通的词语只能用英语代替了,哈语和维语不怎么相通的。”

    刘元说到:“不过你相貌其实很像是欧洲人,与当地维族人却不怎么相像。连眼睛的颜色都是灰绿色的,但他们大多数却是黑褐色。”

    迪里拜回答:“哈哈,看得太仔细啦,我终于明白为何女友会离开你了,以后记着不要再盯着看陌生女人的眼睛,小心会掉进去的。那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啊?”

    刘元说到:“先回北京吧,反正已经报案了,继续等待消息吧。”

    送迪里拜回房间之后,刘元掩上门,打开手机继续看白卉发送的那条消息,忽然感到若有所悟。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当初与白卉在一起的日子,也是这么充满了温馨和甜蜜,也许这就是爱情,虽然存在的极其平静,让人难以觉察。但是一旦分开,就会感觉到无比思念,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海誓山盟,好像仅仅是一种习惯,习惯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

    次晨天亮后,一同用过早餐,那两位外商又出门继续考察项目去了。迪里拜居然一直睡到中午,连早餐都没有吃。他们下午才出发,两位外商出去又买了一大堆东西,什么玫瑰酱、馕、干果什么的。趁着迪里拜与乌鲁木齐前来送别的同学、朋友话别期间,刘元与两位外商用英语交谈了一会儿,发现还能勉强应付,看来当初拼命背单词报考英语六级还是有所好处的,虽然那次并没有过。不过与这两人的交谈令他生疑很多,这两位外商似乎是第一次来中国,而且此前彼此并不认识,他们与迪里拜之间也是初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发现手头开的这辆车,居然不是外商名下的,而是迪里拜的。

    刘元感觉到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似乎自己无意间获得了一笔神秘遗产,周围有一个什么集团不知是在保护还是在设法威胁于他,一路上还不时有美女相伴,他忽然感觉到了社会的深邃和充满奇迹,就好像夏夜的星空,难以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