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背上忽然觉得凉飕飕的

    更新时间:2018-03-12 22:05:26本章字数:1560字

    新疆的雨天来得快,晴的也快,中午时外面已经重新艳阳高照了,两位外商决定出发,反正这辆车的空调效果倒是不错,天气热一些也没什么关系。

    汽车行驶在五彩颜色的戈壁之中,刘元忽然想起来迪里拜早餐时的宣布,于是转头问副驾驶座位上的迪里拜:“火星上的景色比起这里怎么样?”迪里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傍晚的时候汽车驶进了甘肃境内,这辆越野车的性能还不错,虽然有些耗油,但是一路上基本没有出过什么故障,而且时速也很高。

    当晚他们住在了嘉峪关市的一家宾馆里,不知为何,迪里拜为刘元要了一间单人房,而是为两位外商定了一间双人间,这俩人一路上都在不停地用哈语交谈,估计从起初的不认识到现在熟悉的已经像是亲兄弟了。

    睡到午夜,刘元果然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打开屋门,闪进来的是着睡裙的迪里拜,她脸色有些苍白,一进来就要深深地吻刘元,好像俩人已经分别很久一样。刘元轻轻拥抱着她有些细瘦的身体,问道:“怎么了?你好像很慌张啊,在想什么呢?”

    迪里拜此刻有些气喘吁吁,回答到:“没什么,上楼时脚步有些急了。”

    俩人躺在床上的时候,面对面注视着,刘元突然叹了口气:“你说白卉现在真的会很平安么?我倒是真心希望她找了位有钱人,把我甩掉了,这样也许我能够安心一些。”

    迪里拜忽然抬起头来,眼光里居然闪烁着寒意:“她如果一直是在设法想要你的命呢?你还会这么想么?”

    刘元说到:“不会的,平时走路她连花花草草的都不忍心伤害,更何况去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迪里拜安静了一会儿,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但是白卉有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兄弟你知道么?”

    刘元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不可能吧,我怎么没听她提起过呢?”

    迪里拜说道:“当然,因为一直是我在保护你,而不是你在保护我,你怎么可能知道呢?”

    刘元简直被弄糊涂了:“你是说咱俩睡在一个床上,是你出于安全角度考虑的结果。”

    迪里拜不回答了,翻身过去似乎想要睡了。

    刘元说道:“你的汉语很流利啊,但维语也很标准。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

    迪里拜说道:“我是谁这并不重要啊,只要你能分清周围环境的是非善恶就足够了。反正可以透露的一点就是,我不是地球人,这一点是绝对真实的。”

    刘元听完她的话,背上忽然觉得凉飕飕的,自己居然正在和外星人谈恋爱。

    黎明时分迪里拜醒过来,发现刘元还在愣神,以为他依旧想念白卉,心里不禁有些生气:“又在思念你的前任啊?太过份了。”

    刘元连忙矢口否认:“没有啊,我是在想别的重要事情呢。”

    迪里拜愠怒道:“撒谎,你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上心的,实话告诉你吧,你那前女友根本就不是女人。”

    刘元吃了一惊:“难道她是女鬼?”

    说完这一句话他自己也禁不住笑了,不过他还是很想知道关于白卉的更多事情:“哦,我明白了,难道她是像你一样的外星人啊?”

    迪里拜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才娓娓说道:“白卉不是外星人,而是一个变性人。他五年前在北京旅游时,一场意外的严重车祸使他身负重伤,自颈部以下基本粉碎。与他同车的另一位女子则更惨,失去了全部头颅,他被那位女子学医的博士男友王舜精心移植到女子的身体上。于是顺理成章继承了那位女子的身体和身份,并继续她在语言大学的学习,为了治疗方便,还担任着王舜的女友。王舜后来移民美国,开了一家私人诊所,暗中却在从事着国际人体器官的买卖,利润不菲,最后好像被人追杀,白卉则携金回到了中国。”

    “她以前出过国的事情我倒是知道,可是据说在外面并没有待多久啊。她说是陪着一个国内旅行团出去担任翻译。”刘元不足为奇地说道。

    迪里拜呵呵笑道:“你对她的了解还很少啊,现在明白不该轻易爱上陌生人了吧。”

    刘元讷讷地不想再多说话:“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迪里拜压低声音说道:“爱信就信,不相信拉倒。”

    趁着天还未全亮,迪里拜起身穿上衣服摸黑就出去了,估计楼道里早起的服务员会被她披头散发碧绿眼珠的样子吓得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