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轻柔而略嘶哑的女声

    更新时间:2018-03-18 20:00:00本章字数:1609字

    直到有一位护士进来帮他换药,他才第一次看清了车祸后的自己。

    当时,门突然被打开了,病房里一下子亮了起来,进来了一位高挑的女护士,穿着粉色的护士装,进来后径直走到病床边帮他换掉输液瓶。

    他被惊醒了,想要说些什么,却觉得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只好一直盯着护士看。

    护士可能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醒来,以为他依然昏迷,进来后径直走过来帮他摇起病床,扶起他的上半身,帮他拆除掉头部包裹的绷带。

    何杰被抬起上半身后,是车祸后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身体。

    一瞬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几乎不能动弹,但还是被吓了一跳,甚至于忍不住“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那位女护士也被他吓了一跳,停下手来居然不敢动作。

    原来,当护士扶起他的上半身的时候,盖在身上的棉被角轻轻滑落,眼尖的何杰看到了病号服下自己隆起的胸部和衣襟缝隙里露出的坚挺而又象牙白的乳沟。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简直凝固了,难道有谁对自己做了变性手术?抑或是自己的人生原本就是南柯一梦,其实真身是一个女孩子。

    他紧张极了,连护士的问话都没有听清楚。

    护士用轻柔的手指抚过他的额头,语音轻柔的询问道:“怎么了?头疼吗?”

    可能是被刚才的意外给刺激了一下,何杰觉得自己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喘息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了?”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嗓音居然是轻柔而略嘶哑的女声。

    他略微回忆了一下,这种声音他以前听到过,像银铃般悦耳而熟悉,似乎是白卉的声音。

    护士听到他的问询回过神来:“你是车祸后被送过来的,这里是你男友开的整形医院病房。”

    何杰问道:“我可以转头吗?你怎么称呼啊?”

    护士用纤细的手指帮他揭开脖颈部的绷带,看了一眼后说:“应该可以吧,脖子上又没有什么伤口。你就叫我夏玲吧,我是这里的护士。”

    看看他动起来很费力,夏玲轻轻帮助他转动头颅,问道:“你究竟是想要低头呢?还是想看看后面?”

    何杰低身说道:“低头。”他再次听到了白卉轻柔而悦耳的声音。

    俯下身子,这下他从衣服缝隙里再次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乳沟和隆起的双乳,侧面并没有伤痕,圆润完整,无可置疑。

    他又低声道:“转头。”

    夏玲帮他侧过头来,他看到了瘦削圆润的肩膀和纤细的手臂。

    他的呼吸又一次急促起来,向夏玲询问道:“有镜子吗?能让我看看自己吗?”发出的居然还是轻柔的女声。

    夏玲疑惑地问道:“你是想看看有没有毁容吧?”

    然后走出病房后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化妆用的小圆镜,帮他举着,让他看看自己的脸庞。

    何杰从镜子中看到了白卉略微憔悴的美丽面容,他忽然明白自己为何一醒来时并没有发现这一事实了,女孩子的长发因为需要头部手术而被全部剪掉了,因此并未查觉异样。

    他忍不住又“啊”了一声。

    夏玲对他的举止觉得有些纳闷,以为他因为车祸中头部受伤而有些情绪不稳,于是帮他把病号服胸前的纽扣扣好,再把棉被盖好。

    何杰忍不住又问道:“那与我同车的那位女孩呢?”

    夏玲有些纳闷:“同车的女孩?男的吧?没抢救过来,已经过世了,等你伤好了,可以去陵园里去凭吊一下他。据说车祸时,他紧紧拥抱着你的头颅,才挽回了你的一条性命。他是你什么人?新任男友?还是亲人?不过王院长第一时间赶到车祸现场后还是挺生气的,好在他人很大度,还出钱为那个男孩垫付了急救、丧葬等费用,据说把他送到香河给葬了。不过,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上他的家人,大伙儿都等着你醒来后能给些有效信息呢。处理车祸的交警都来过好几次了。”

    何杰实在不想回答这个当前难以面对也难以理解的问题,只好“唔”了一声表示自己现在很疲惫。好在夏玲看她似乎不怎么舒服的样子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夏玲帮他换完绷带后,又看了看输液情况,放下病床,把棉被盖好,问她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然后关上灯出去了,临行前叮嘱她多睡一会儿,别神经衰弱了。

    夏玲出门后,何杰听到了她在门外和一个神秘男子对话的声音。

    “病人醒来了?”是一个低沉的男声。

    “对啊”夏玲回答道。

    “她有没有说什么?”男声继续问道。

    “问了,问她在哪里?”夏玲答道。

    两个人一边对话一边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