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沉浸在一片黑暗中

    更新时间:2018-03-19 20:00:00本章字数:1372字

    夏玲走后关了灯,于是病房重新沉浸在一片黑暗中,

    虽然身体不怎么能够动弹,何杰觉得自己的思维依然很清晰。他在猜测在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白卉的怪异男友发现自己与白卉交往过密而对他做了变性手术?好熄灭他爱的火焰。但奇怪的是胸前为何没有隆胸手术的疤痕呢,那么应该是换头术了?难道白卉的男友将自己的头颅与白卉置换掉了?但为何连容颜都是白卉的呢?是眷恋白卉而为他做了整形手术吗?

    他越想越累,觉得疲倦的要命,没多久又呼呼大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再次被轻轻的开门声惊醒,但来人并没有开灯。起先他以为是夏玲来换药,正打算告诉她自己有些饥肠辘辘,但借着廊道里微微的灯光,他看到似乎是一个高大男性的身影。

    那个高个儿男子进屋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病房的门,然后摁亮手中的笔形诊断小手电,轻轻地走到病床前,解开何杰头部绷带,略微察看了一下。

    何杰嗅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来苏水味道。

    随后男子走到病床侧面,慢慢掀开棉被,动手开始解何杰身上病号服的纽扣。

    起先,何杰以为是医生查房,因此并没有怎么在乎。

    直到那位医生褪掉了他的裤子,借助于微弱的手电光,他无意间发现自己的两腿之间如意料之中一无所有。

    那位高个儿医生又掀起来他的上衣,开始玩弄他的双乳。

    一瞬间,何杰觉得一股电流般酥麻的感觉从双乳间,甚至于从下腹部渐渐流淌着弥漫全身,他忍不住“喔”了一声。

    男子听到声音后略显惊讶,他起身来不再动作,俯身整理好衣服后,又帮助何杰整理好病号服,盖上棉被,走到门边打开病房的灯光,银色的灯光一刹那洒满洁白的病房。

    高个儿男子再次回到病床前,发现何杰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你是谁?你干嘛呢?”何杰问道。

    “我叫王舜,白卉的男友。”男子答道。

    “在我昏迷时,你也经常这么做吗?”何杰问。

    “这么做只是为了帮你更快康复。”王舜回答。

    “为何我的身体会是白卉的?”

    “你们在同一辆车上遇到了车祸,她头部受伤,而你脊椎受伤。你们被救护车送到急救中心后,被那里的大夫判了死刑,说白卉已经脑死亡,而你则已经停止了心跳。”

    “然后呢?”

    “然后只有一种急救方案了,那就是帮你俩合二为一。”

    “换颅手术?”

    “不是,把你意识尚存的大脑移植到她的颅腔中。”

    “那我的大脑能够左右她的身体吗?没有排异反应吗?”

    “我用脑干细胞帮助你修复与她的脊椎神经连接,如果成功的话,你就可以起身运动了。我对你俩的血型事先进行了适配之后才这么做的,幸运的是,你俩的器官基本没有排异反应,适配结果简直就像是兄妹。”

    “我还能活多久?”

    “不清楚,如果排异反应不激烈的话有可能再活几十年,否则也许只有几天。”

    “那我现在究竟是谁呢?是白卉?还是何杰?”

    “恐怕你以后只能以白卉的身份生活了,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你是何杰。”

    “刚才你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刺激大脑与脊椎之间发生连接?”

    “如果你不愿意,今后可以换别的方式。比如震动棒。”

    “没什么,你救了我一命。再说,这个身体原本就是白卉的,她是你的女友,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闭上眼睛就当作在旁观。”

    “你能够体会到快感吗?”

    “可以,但那是白卉的,我的已经随着何杰进入另一个世界去了。”

    “你是说你喜欢女人?”

    “对的,至少现在还是。但我想将来也许有一天我会慢慢改变慢慢适应的。”

    听完何杰的回答,王舜没再说什么,他又查看了一下输液进度,帮助何杰掖好被子,转身走出去了。

    “好好休息,早点康复。”关灯前他关切地转身对何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