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花瓶里放着一大捧玫瑰

    更新时间:2018-03-20 20:00:00本章字数:2219字

    次日清晨再次醒来时,何杰发现夏玲正在为他更换输液瓶,病床旁的茶几上的花瓶里放着一大捧玫瑰。

    “谁送来的?”他好奇地问道。

    “王院长啊,他说今后每天都要为你送来一捧花。”夏玲回答道。

    而当夜无人时,王舜又如期悄悄来到病房与他幽会。

    起先何杰对此还是感到有些不怎么适应,但是一个月后,他发现自己在生物电的刺激下居然渐渐地可以起身甚至于下床走路了,他才明白原来快感是不分男女的,渐渐觉得王舜的如期而至有点儿不可或缺了。再说,毕竟自己现在所占据的肉体是他前女友的,就当是帮助白卉履行义务吧。

    一个月来,他体会到了许多。

    不但包括女孩子的欲望,还有女孩子银铃般的声音,以及女孩子的小脾气与大姨妈。

    而在夏玲的帮助下,已经能够下床走路的何杰第一次穿上裙装在走廊里散步,虽说走廊里当时空无一人。也就在此时,他惊讶的发现,白卉的身材真的很好,凹凸有致,前挺后撅的,他对自己的这次蝶变还算是满意。不过,从心理上的适应可能还需要很长的一个适应期。因为他还是常常会在清晨醒来时突然感觉到自己双腿间空荡荡的,而来到卫生间时还是有点不习惯每次都要蹲下小便。至于怎么照顾双乳也同样是一件很伤神费力的事情,他还是不习惯胸前突然多出来的负担,以至于起身走路时甚至看不清脚下。

    大概在一周前,何杰第一次体会到了女孩子来月经时的痛苦,才明白作为女性真的不容易。

    那天,从清晨醒来时他就觉得下腹部隐隐作痛。

    起先他很担心是不是白卉有什么妇科隐疾,后来又担忧是不是王舜的进入导致怀孕了。

    夏玲帮助换药时他倾诉了病情,夏玲也很担心。正打算去告诉王舜时,帮助何杰更换床单时却发现了床单上的斑斑血迹,于是她明白了原委。于是帮何杰换掉内裤时,她细心地找来夜用护垫,教何杰如何使用卫生巾。在夏玲教他使用卫生巾时,他低头看到了白卉的阴部,原来,那里的形状,就像是一朵小小的粉红色玫瑰点缀在双腿之间,周围簇拥着柔弱的须根,的确很美丽。

    不过,他觉得唯一遗憾的就是一切居然变幻的那么快。自己一个多月前还是一个男性,还在犹豫着是否要追求白卉。而现在,居然这么快就与她合二为一了,以致于,都来不及体会一下与她在一起交流的感觉究竟如何。看来,这只能是一个终生遗憾了。

    夏玲对她的照顾真的是无微不至,以至于他常常觉得,如果在一个月前的话,有夏玲这样的女孩子做女友其实也是很幸运的。有次,夏玲帮助他换药的时候,他忍不住轻轻吻了吻她白皙的脖子,夏玲察觉到了,但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但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夏玲突然穿着裙装来到了他的病房,关上灯,跟他吻在了一起。那个晚上,何杰几乎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从前。他和夏玲忘情地亲吻着,贪婪的嗅着夏玲发际甜蜜的橙香味,抚摸着夏玲坚挺而紧凑的双乳,摸索着探寻夏玲隐秘之处的小小温暖。然后,然后,他居然询问夏玲有没有带套套,直至夏玲把一根什么东西轻轻插进了他的私处,在他的腹腔深处轻柔舒缓地蠕动起来,弄得他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新生了,而此刻对于女性的欲望其实才是不正常的。

    王舜似乎特地要求夏玲设法成为何杰的闺蜜,来帮助他学习如何去适应未来的新生活。毕竟,何杰对自己当前的新身体还是很陌生的,需要一个闺蜜来帮助他来学会如何做女人,以便于未来康复后更快地适应新的身份。

    于是,在王舜和夏玲每隔几天的交替刺激下。何杰觉得自己康复的很快,从能够翻身,到能够下床,到能够在走廊里散步,以至于后来可以在跑步机上疾行。

    但是,他可以意识到,夏玲与他之间的交流次数越来越少,间隔也越来越长。但与王舜之间交流次数与间隔却几乎保持不变。他明白,自己要日渐康复,日渐走进现实了。

    直到醒来后大概两个月之后的一个早晨,她正在病房的卫生间里端详着刚及肩头的短发,想着应该怎么梳理才能够比较完美的遮住位于脑后的疤痕。他听到外面病房的门被谁打开了,出来后,看到王舜站在病房中间,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红色坤包。

    何杰留意到,那个红色坤包,曾经见到白卉也拿过。

    王舜看他从卫生间走出来,便将手中的红色坤包递给了他。

    何杰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干嘛要给我?”

    王舜说:“拿着吧,这是白卉的遗物,你当然得收着,里面有她的手机、身份证、车钥匙,还有些现金。”

    何杰接过坤包,打开翻检了一下,里面居然有一叠美元,还有大约几千元人民币,几张银行卡以及当初遇到白卉时她曾经使用过的那张黑卡,但都不知道密码。此外就是一些女孩子的常用物件,比如口红、粉饼,以及防晒霜什么的。她拿出身份证看了一眼,当时的白卉看起来还像是一个中学生的模样,披肩发,一副清纯模样,虽然现在的白卉也很美丽。他把身份证重新放进去,又拿出了包里的一串钥匙。

    他问道:“我可以出院了?住她的房子?”

    王舜点点头:“你想继续住也行,但没必要,医院里比较喧闹,并不适合养病,你还是回家静养吧。那套房子位于怀柔乡间,我已经安排夏玲和你同住一段时间,等你适应了就可以离开了。”

    何杰把钥匙放进包里:“可是,白卉究竟什么职业?我能够继续她的生活吗?”

    “她住我的房子,以前曾经在一家外国语培训机构任教。不过那活儿早出晚归的,不太好干。”

    “医药费怎么跟你结算呢?”

    “不用结算了,算我赠给白卉的。”

    何杰把坤包丢在病床上,走近王舜身边,用双臂环绕着他:“没关系,以后你随时可以来找我,算我欠着你的。”

    王舜低头亲吻着她的双唇:“当然了,你必须和我保持联系,而且是终生,万一哪天发生排异反应了,我还来得及救你。”

    何杰仰着脸吻着 ,忽然间觉得眼睛有些酸:“白卉是你的女友,她离不开你,你也不要轻易离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