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一个小小的挂坠

    更新时间:2018-03-22 20:00:00本章字数:1550字

    夏玲回来后居然是独自开车回来的,说是觉得在这里交通很不方便,把家里一辆父母不怎么用的车开过来了,这两天可以趁机自驾去北戴河散散心。

    那是一辆虽有些老旧但车况依旧不错的白色捷达,夏玲的车技也很一般,原先她想要和何杰两人轮着开的,但没想到何杰居然说要跟她学驾驶 ,她还以为是白卉车祸后影响了记忆呢,她早已留意到白卉的坤包里有驾照,而且驾龄都已经4、5年了。

    次日,俩妞一大早打扮美美的,带上一大堆行李,驾车上了六环出发了,准备转道京哈高速再赶往北戴河。

    中午时分,在京哈高速服务区停车加油用餐时,何杰遇到一件怪事,在服务区餐厅正在品味夏玲家乡的风味小吃驴肉火烧时,有一位驾驶路虎SUV同行的高个儿黑衣女忽然趁着夏玲去卫生间时走近何杰,问她是不是白卉。何杰敏感地看了看高个儿黑衣女灰绿色的双眸,心想虽然自己不认识,也许她以前和白卉有过交集也不一定,因此并未作答,只是冲对方颔首示意。

    但那个高个儿女孩却落落大方的坐在了她的对面,低声说道:“我不但知道你叫白卉,还认识何杰和王舜,还知道你在未来两周内可能会遭遇不测。不想知道一下究竟为何吗?”

    何杰说:“不久前遭遇了一次车祸,记性不太好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忘了?你不是外国人吧?”

    高个儿女孩笑了笑:“不是,是新疆人,你叫我迪里拜好了,你以前的确不认识我。”

    何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两周后会遇到意外呢?”

    迪里拜:“我还知道你上一次遇到车祸的情由。”

    何杰问道:“那不是一场意外吗?”

    “那是一场人为的意外。”迪里拜回答。

    “那究竟是谁干的呢?”何杰问。

    “跟你两周后遭遇的另一场意外的幕后策划是同一个人。”迪里拜回答。

    “那你能告诉我吗?”何杰一边说着一边取出钱包,想要递给迪里拜几张纸钞,但却被迪里拜伸手拒绝了。

    “我会想法设法帮助你的,但是你必须把这个护身符佩戴在身上,任何时候都不要取掉。此外,我们的这次会面你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即使是最亲近的人。”迪里拜意味深长的一边说着,一边递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挂坠。

    何杰接过来,发现是一个半透明的蚕豆大小的心形玉坠,外观很圆润,也看不出有何蹊跷,便将它收起来放在了钱夹夹层里。

    远远的看到夏玲正走过来,迪里拜站起来离开了。

    夏玲走近后依然一脸愠色,绿色裙裾上居然有一大块水湿的痕迹,说是刚才有一位外国人不小心把咖啡洒在了自己的裙裾上,在卫生间清洗了好一会儿。

    上车后,夏玲好奇地问道:“刚才远远的看到你跟一个高个儿黑衣女孩在说话,是你的前任女友?”

    何杰笑了笑:“不是,我是车祸后才变成拉拉的。以前没有女友,那是我大学的同学,失散好久了,听她说现在在北京一所外国语中学教书,所以交流了一会儿,互相留了现在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他没有将迪里拜给自己护身符的事情告诉夏玲,心想那么远她也未必能够看清楚。

    夏玲一边启动汽车一边好奇的问道:“车祸后变拉拉,不会是脑子被撞坏了吧。那你今后怎么办呢?是嫁给王院长呢?还是就这么单着,继续到处找拉拉?”

    何杰苦笑了一下:“当然是单着,继续跟你在一起啦,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以前从未尝试过。”

    夏玲笑嘻嘻的望了望何杰:“那我一个小护士可养活不了你,你可得想法多挣些钱将来买套房啊。不过,我觉得你要是心理纠正过来嫁给王院长倒是条康庄大道,不但车、房都不缺,美女也不会缺的。”

    何杰纳闷的问道:“王舜的女友很多?”

    夏玲笑了笑:“对啊,要不怎么能那么有钱呢。不过他对你倒是真心不错,车祸后为了挽救你的生命,带着你在国外待了一个多月做手术,花了至少有上百万美元。”

    “什么?在国外待了一个月做手术?”何杰闻言大惊:“我昏迷了有那么久吗?”

    夏玲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了,不再回答,把话题扯到今晚在哪里住,吃什么海鲜上了。何杰也只好不再深究,但忽然意识到迪里拜所言看来并不虚。

    她回头从后车窗望去,发现迪里拜的路虎车并未跟踪她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