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几乎每天都要去海边

    更新时间:2018-03-23 20:00:00本章字数:1516字

    何杰与夏玲的这次北戴河之旅还算快乐,除了非常蹊跷的遇到迪里拜之外。

    夏玲预定的家庭旅馆距离大海不远,因此,几乎每天都要去海边,早晨去晨练,晚上捡拾海鲜。因为有单独的厨房,每天还可以自己加工海产品尝尝鲜。

    不过,由于担心手术刀口在浸泡海水会影响愈合,因此何杰就没怎么下水,往往穿着超短裙陪伴一身泳装的夏玲来到海滩,然后趁着夏玲在水中游泳的当口,在岸上日光浴。

    在北戴河期间,她俩还抽空去看了山海关。

    奇怪的是,在北戴河期间,何杰再也未曾遇到过迪里拜。

    北戴河之旅后不久,王舜又来看望了一次她俩,看到何杰的生活基本已经步入正轨,就说要带白卉出国一次,做一套全身检查。

    但和王舜上了飞机后不久,白卉就沉沉睡去。

    等到白卉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独自被囚禁在一个整洁的小屋子里,连双手都被手铐拷在了床头。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下半身赤裸,但腹部却被棉被盖着,不过好在迪里拜送给她的那个护身符还悬挂在脖子上。

    看看屋里的陈设,她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梦中,但今天才意识到那并非梦境。

    她清晰记得那场奇怪的梦境,梦里她遭遇了车祸,然后被救护人员置于担架送上了救护车,之后昏迷中被送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在那里接受手术后,又乘私人飞机辗转来到了一个位于山间密林深处的洞穴中。

    在那座内部很宽大的地下溶洞中,居然别有洞天。

    她被全裸的安置于一个类似于透明玻璃浴缸的容器中,有一种奇特的液体充满了浴缸,这种液体甚至于可以在其中呼吸。然后她沉于其中沉沉睡去,直到在一间整洁的小病房中苏醒。

    苏醒的她周身几乎不能动弹,但当一位高个儿医生忙碌的时候,她转动眼珠,无意间发现屋子的天花板上居然栖息着一个长翅膀的小人儿。

    天啊,难道是来到了天堂?

    当再次从这个梦里醒来时,她发现自己的脖颈和头部已经微微能动弹了,而且是在北京王舜所开设的整形医院的病房里,之后发生的一切就是最前面说发生的一切。

    那么,这次又会发生什么呢?

    她在黑暗中沉沉睡去,直到午夜时分门突然响动。

    门打开了,进来的人居然是王舜。吓了何杰一跳。

    “你干嘛要这样对我?是担心我因为喜欢女人而离开吗?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白卉永远是你的女友。”

    “不是担心你喜欢女人,而是担心你跟别的男人跑掉。”王舜回答道。

    “不会的,你要是担心,要不我给你生个孩子吧?”

    “将来会有一天要让你生育的。而现在,宝贝,你只需安静的躺在床上就已经够了。”

    王舜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中的针管,从她的手臂抽出了一管血。

    “想查查我怀孕了没有?”何杰问道。

    “对,看看你有没有别的野男人。”

    “你不知道我是拉拉吗?”

    “但白卉不是啊。”

    “因为怀疑白卉而将我囚禁于此?”

    王舜不再回答,将手中针管抽出的血注入一个透明试管中后,帮助何杰盖上棉被,转身走出去了。

    出门时他关了屋里的灯,然后回头对何杰说道:“稍安毋躁,宝贝,等到你配合我完成此次试验,你将会被释放,回到你既往所规划设想的生活轨迹和生命蓝图中去,我们将不会再见。但此刻,你要学会安静,因为这样不但有益于身心健康,也有利于我们之间的合作。”

    何杰独自躺在黑暗中,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孤独感,原来生活并不像她所设想的那样简单。生活并不会尊重那些简单的人生规划,往往会给它们一记重创,来帮助它们认清现实,学会成长。

    她在黑暗中再次沉沉睡去。半夜里,何杰老是听到屋顶似乎有蝙蝠在飞。借着门缝里透出的淡淡微光,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长着天使翅膀的小人儿正栖息在屋顶灯旁。

    天微微亮时,朦胧中他意识到有一个小小的生物渐渐栖落枕边,用纸巾帮助她擦拭眼角的泪水。

    当她的眼睛渐渐适应黑暗,她隐隐约约看到了那个黑暗中的枕边精灵,居然是一个长着翅膀会飞翔的小人儿,似乎是个小女孩,还穿着雅致的白纱超短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