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7-12-06 23:53:11本章字数:2758字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苏雨曼有些感到眩晕。病房中,她安静的坐在昏睡的父亲旁边守护着。前天的车祸,使苏父全身多处骨折,颅内淤血。肇事司机逃逸,虽然已报了案,但是直到现在警方也没有找到那个司机。

    即使在睡梦中,苏父脸上的表情依然痛苦,也许脑海中还在回放着车祸时的镜头,他的眼球快速转动着,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呻吟声。

    “爸爸。”苏雨曼轻轻的叫着,眼泪悄无声息的流下。

    “你爸爸他怎么了。”刚取完药的苏母走了进来。

    “没什么,应该是做恶梦了。”听到妈妈的声音,苏雨曼赶快擦干了眼泪。

    “曼曼,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医生说你爸爸必须在一个星期内手术,要不然很容易出现生命危险,但是这二十几万的手术费我们上哪儿去凑,这几天前前后后的检查费和药费就花了将近一万多,平时我每个月吃药就要花费近千元,这几年我们家根本就没攒下什么积蓄,你上班又没多久,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苏母边说边擦着眼泪。

    “妈,你别难过,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天色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苏母开始催促道。

    “爸爸,我先回去了,明天下班再来看你。”苏雨曼起身,对着病床上仍旧昏迷的苏父说着,然后走出了病房。

    医院的走廊里,到处是病人和医护人员的身影,每个人的脸上或是痛苦或是忙碌焦急的表情。在这里,她几乎看不到任何人的笑容。

    “让开,让开!”一名医生大声喊道。

    苏雨曼抬起头,看到前面几名医护人员快速的推着病床向抢救室的方向跑去,后面还跟着病人的家属。病床经过她面前时,苏雨曼快速的侧过身把道路让开。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病床上的人,苏雨曼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起伏,病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孩儿,脖子、脸和胸口上是触目惊心的刀痕,那男孩儿紧紧的闭着双眼,脸色惨白。

    病床被推进了手术室,家属被拦在门外,只听见阵阵凄楚的哭声。

    那个跪在地上哭喊的女人应该是他的妈妈吧,苏雨曼心想。她看了一眼便快速的离开了,这样的场景让她有些透不过气。虽然是不认识的人,但她也能感同身受的体会到家属的心情,因为她的亲人也躺在病房里。

    苏雨曼走到电梯旁,看到十几个人在排队,心想今天是怎么回事,医院的人居然这么多。还好这里是六楼,苏雨曼索性找到安全出口,打开门准备从楼梯走下去。

    “对,我在医院,老头子一直在ICU。”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没错,AIP集团的这个项目我是志在必得,慕予然花费了那么多精力在这个项目上面,结果下星期却发现一切都打了水漂,到时候我真想好好欣赏他脸上的表情。”

    “到时候趁着他没有什么资金来源的时候,你就做好收购准备,来他个措手不及。”

    走到拐角处,苏雨曼看到了那个正在打电话的人,那人身着黑色西装,面对着墙壁,只留给苏雨曼一个宽阔的后背和一双修长的腿。

    慕予辰似乎察觉到什么,只顾着打电话的他回过头,赫然发现了站在他身后的苏雨曼。

    他睁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苏雨曼,但只过了一秒就恢复了镇定。

    “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放在电话后,慕予辰直挺的站在原地盯着苏雨曼。

    好帅气的一张脸,而且感觉很面熟,在哪里见过吗?苏雨曼心想。看着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心虚,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就继续拐弯向下走去。

    “等一下。”慕予辰叫住她。

    苏雨曼转过头,但是并没有说话。

    “你、、刚才一直站在这里吗?”

    “我没有,电梯的人太多了,所以我才走楼梯的。”苏雨曼感觉自己的解释有些多余。

    “那、、我刚才在打电话,你都听到了?”

    “我也不是有意听到的,只是碰巧路过而已,而且你打电话的地方本来就是公共场所。”面对质问,苏雨曼有些生气,好像她在故意偷听一般。

    “就是说你都听到了?”慕予辰的语气变得有些生硬。

    “怎么,难道我不可以听到吗?如果你要和电话那边的人讨论很私密的问题,就应该慎重选择场合,而不是在这种任何人都可以经过的地方。与其这样责问我,你倒不如问问自己的做法有没有问题!”苏雨曼生气的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这么蛮横,明明是你在偷听我的电话,居然还敢顶嘴。”

    “偷听?这位先生你要搞清楚了,我又不认识你,而且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我为什么要偷听你讲电话。我知道了,你应该是心虚了吧,刚才听你的意思好像是想要恶意收购,这种不光彩的事情暴露出去确实不好,而且如果失败了你会很丢脸。”苏雨曼说着还瞪了眼前的这个不讲道理的男人一眼。

    “还说没有偷听?”

    “你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这样说我真的是很不分青红皂白。有你这样的老板我真替你的员工担心。”

    “你说什么?”慕予辰完全黑着一张脸。

    “对了还有,我觉得你刚才说的那个方法并不好,与其抢走对方的项目还不如给他,AIP集团这次的项目耗资巨大,你的对手拿下项目后你可以趁机使用各种办法扯断他的资金链,然后制造负面消息,在他的股票市值最低的时候收购,到时候就什么都是你的了。”苏雨曼一口气说完便头也不会的跑下楼去。慕予辰的脸色已经变成铁青色。

    从医院的侧门走出来,苏雨曼用力吸了口气,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在医院里面她一直感觉头晕脑胀的,刚才在走廊里居然还和一个陌生的不讲理的男人吵了那么久。

    一想到那个男人,苏雨曼不禁摇了摇头。她感觉自己真的是疯了,刚才居然会和他说那么多没用的话。也许是爸爸的事故让苏雨曼感到痛苦和焦虑,也许刚才她的行为只是一种无意识的、缓解心情的发泄。

    苏雨曼向公交车站走去,晚风吹着她凌乱的发丝,头脑逐渐清醒,苏雨曼现在只想快点回家休息,明天还有更多的事等着她去面对。

    “请等一下!”突然被叫住,苏雨曼回过头,暮地发现还是刚才那个男人。

    “你现在必须跟我走一趟!”慕予辰有些焦急的说道。

    “什么、、你是不是疯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走?”苏雨曼有些不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慕予辰话音刚落便拉起苏雨曼的胳膊,力道之大,竟令她无法反抗。

    “快放开我!”苏雨曼吓得大叫,两人随即拉扯起来。

    旁边的路人听到叫声后跑过来围观,正当有人要上前阻止时,慕予辰突然开头道:“各位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和我吵架了。”

    大家仿佛理解了一般准备纷纷离去。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在撒谎。”苏雨曼惊恐的解释道。

    “佳佳,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你在胡说什么,谁是佳佳,还有我跟本就不认识你!”

    “你这样说我真的很伤心,我知道都是我做的不好,我会好好补偿你。”

    “你在这样我要报警了。”

    “佳佳别胡闹了,我会好好解释给你的听,你知道我爱你。”

    “你的男朋友已经很诚恳的在向你道歉了,这位小姐你在这样闹下去,小心伤了彼此的感情。”一位中年妇女上前劝解道。

    “就是,我看这小伙子不错,仪表堂堂的,一看就是有教养的好孩子,姑娘,你可要好好珍惜啊。”旁边的另一位阿姨也跟着说道。

    “原来是情侣吵架,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就闹别扭,哪像我们那个年代。。。”

    趁着大家离开,慕予辰赶快将苏雨曼拉到停车场,打开车门,一把将她推到副驾驶的位置。苏雨曼还没来得及打开车门逃离,慕予辰已经一脚油门冲出了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