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是谁拨动了那根弦

    更新时间:2017-12-19 17:06:39本章字数:3264字

    瞬间体育馆内凝重的气氛压得每个人都喘不过起来,僵持了将近十分钟。算了,我认栽,“所以我没记错的话校庆不是要11月份吗?从现在起到11月校庆的举办不是还有1个多月吗?你们还有足够多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不是我拒绝而是我一个业余的根本就不行,到时候搞砸了一切都完了”凌惜严肃的盯着文艺部长说道。

    “这件事我们先不说,我听程婷说过,所以我们相信你”文娱部长左手搭在凌惜的肩上,一副委托重任的表情。

    得了吧!我不需要你相信,程婷你丫的到底是在搞什么,你能别有事没事就给我丢一个炸弹吗?我真怕我那天会被你给炸死,我就不明白了,我又不认识陈依她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会弹钢琴的。

    “而且我观察过你,别人我不敢赌,但是我敢打赌你一定行”文艺部长斩钉截铁的的回答道,看着凌惜没有任何反应,文娱部部长又在后面补了一句。

    啧啧,还观察过我呢!那我谢谢你啊!反正到时候打脸的不是我,凌惜想到这不由得玩心打发,管他的就当去玩玩,还可以挣德育学分,这样想来还是挺有好处的嘛。

    “辛苦你了,凌惜小师妹,加油!”看着凌惜有一点妥协的倾向,文娱部部长喜笑颜开的说着暖心的客套话,顿时沉闷的空气被吹散。

    “给这是校庆晚会上的我们系所选取的节目,有两个节目需要钢琴伴奏,我等会就带你去认识他们”文娱部部长把节目表的附件递给了凌惜。

    “部长好!”正在练习乐器的成员们看见了文娱部部长带着一个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穿着一件白色的长款直筒裙,踩着一双4公分的黑色猫跟鞋的女孩走了进来,所有人立马就停了下来,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俩,接着又是洪亮而又整齐的问候声在凌惜的耳膜里狂震,这也太形式化注意了吧!想到这凌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下一秒就扯着嘴角露出了在她看来比较和谐的标准化笑容。

    “嗯,你们辛苦了,过来休息一下吧!顺便我在给你们交代一些事情”文娱部部长把刚刚和凌惜去商业街买的奶茶递给了一个弹吉他的女孩,在文娱部部长的发号下,所有人都井然有序的从女孩手里拿了一杯奶茶,紧接着走到了她俩的面前,不一会就把她俩给围了起来。

    “在我身边的小师妹呢!叫凌惜是一班的小师妹,接下来她将成为你们其中的一员,你们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要积极的配合知道吗?”文娱部部长左手搭在凌惜的肩上严肃的说道。

    显然所有人对凌惜的加入并不是很在意,全程的目光一直都在部长的身上,直接无视她的出现。

    哎!世态炎凉啊!凌惜啊!凌惜,你丫的一天不作死就不舒服对吗?“以后就请大家多多指教,希望我们一起愉快的度过这半个月”无奈也好,后悔也罢!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得做下去,抱着可以愉快的度过这憋屈的半个月,想到着,凌惜自认倒霉的硬着头皮笑着诚恳的说道。

    “欢迎你的加入,凌惜,希望我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可以愉快的合作”凌惜的主动出击引起了乐队队长的注意,对于凌惜顶替陈一取代钢琴手的这个位置,她从始至终都是持反对反对态度的,她到现在都没把陈一突然离开的事情给调查清楚,部长给她的理由是陈一的手受伤了,可是昨天她去找陈一的时候,陈一双手在洗衣槽里灵活的洗衣服,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看都没有发现她的手有任何问题。如此肯定是她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事情发展到这步自己也不好在说什么话说,作为队长自己也该表一个态,想到这队长微笑着向凌惜伸出了合作之手回答道。

    “好的!那你们就互相认识和了解一下,我就先走了,凌惜我看好你哦”把凌惜交到王兰的手中,自己的任务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如此也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嗯”没有再有任何的寒暄,所有人都各怀鬼胎的回答道。

    “凌惜你就暂时用它吧!我们负责的曲目部长应该告诉你了吧!”王兰带着凌惜来到了一台古老的钢琴旁,轻抚着钢琴看着凌惜严肃的说道。

    “嗯”规矩的站在钢琴旁的凌惜回答道。

    “好,那我们开始练习吧!这是曲谱,时间不多了”王佳把陈一经常使用的琴谱从书包你拿了出来交倒凌惜的手中,转身走到吉他旁,拿起了吉他,就像王兰发号命令一般,所有人都神色各异的走到自己的位置旁做着准备工作。

    “停,停,全都停下来”王兰把手中的吉他轻放在椅子上,气愤的吼了起来,被王兰这么一吼,所有人立刻停止了自己手中的工作不满的看向王兰,看着所有人都停止手中的工作,王兰轻吐了一口气,大步流星的走到凌惜的面前,懊恼的看着凌惜。

    “凌惜我不知道为什么部长会让你代替陈一的位置,既然你已经来了,就请你认真对待,你到这里已经五天了,你没发现吗?你根本就没有融入到这个团队来,已经练习了这么多次了,你到目前为止就连曲子都跟不上,请你好好的想一下,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就算你只是临时的替补,那你也该认真对待不是吗?”

    被王兰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贴在了凌惜的身上,凌惜的视线从王兰的身上直接转移到了曲谱上,脸红的如同煮熟剥了壳的的虾仁一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确实这些问题再练习的过程中她早就注意到了,每次都想努力的配合上他们的步调,可是好像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她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可能是她对自己太过于自信了吧!现在她能做的也只有忍声吞气的听取王兰她们的建议,争辩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存在。

    “行了,我也不说你了,我们各自都找一下原因,你自己私下也多努力一点,明天早上8点30原地!不见不散,什么理由都不行,时间已经不多了,知道吗?”看着凌惜红的快要滴血的脸颊,王兰叹了口气,双手环胸扫视了一圈,紧接着拍了拍手掌,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严肃的说道。

    “明白”除凌惜一人闭口禁声以外,其余的人一口同声的回答道。

    “好,非常好,今天就差不多了,大家都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说完,大家一哄而散,王佳也转身把放在椅子上的吉他放好,走出了琴房。整个琴房就剩下凌惜一个人微蹙着眉看着曲谱沉思着。明天不就是星期六吗?到底该怎么办,恐怕又得请假了,真搞笑!我到底在干嘛。想到这凌惜已无心在逗留在琴房,可是王佳的那一席话已经化作一根刺扎根于自己的心头上,浑身不自在,踌躇了一会,凌惜又坐了回去,把部长给她的节目附件的曲子认真的研究了起来,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在琴键上跳跃着,从指间流出来的音符不断的在脑海里跳跃着,如此不断的重复着练习的凌惜几乎以达到走火入魔的状态,完全都为察觉到此刻已经是晚上9点了,窗外已被一块黑色的星空布帘给罩住,孤灯安静的倾听着来自琴房内悠扬的曲子。

    “沐师兄,可以占用一会儿你的时间吗?”刚把公司事情处理好的沐泽希独自一人闲逛着,恰巧遇见刚好从图书馆的王佳,就此王佳笑着走到沐泽希的身旁温柔的询问道。

    “嗯”西装随意的搭在手肘处的沐泽希看着王佳莞尔一笑。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关于服务队我有一些问题想向你讨教”两颊绯红的王佳小声的回答道。

    “有什么问题,你问吧!”沐泽希微蹙着眉看着低着头的王佳,昏暗的路灯将俩人的身影拉得颀长,悠扬的琴声熟悉的曲子缓缓的从琴房流了出来,敲击着他的耳膜,不由得吸引了沐泽希的注意力,环顾四周,原来自己竟然快要逛到琴房了,熟悉的曲子拼命的敲击着沐泽希心脏,一阵隐隐作痛袭击者沐泽希的心脏。到底是谁在弹这首曲子,此时沐泽希只想立马飞奔到琴房,一探究竟。

    “我刚接手义务支教服务队,在很多方面都做的不好,所以…….”

    突然钢琴声戛然而止,远看琴房内那抹温暖橘黄色的灯光也就此熄灭,看着王佳欲言又止,大半天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一股火气直接窜出丹田,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沐泽希轻轻的拍了一下王佳的肩膀,盯着她语调温柔但却极快的说道“这些都很正常,以后遇到了我们在一一的解决,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有什么问题我们以后再谈”

    “嗯……”当沐泽希轻拍自己背的时候,王佳突然楞了,感觉身体有一股电流蹭蹭的到处乱窜,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惊喜同时又觉得害怕。

    “那今天就这样吧!”看着王佳呆呆的盯着自己,沐泽希更加的觉得心烦,随意的敷衍了一句就大步流星的朝琴房赶去。

    “沐师兄你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吗?”还没等自己说完,沐泽希就已经大步流星的从琴房走去,王佳不由得脱口喊道。

    可能是沐泽希距离王佳太远,又或者是风将王佳想要所得话给劫走了,总之沐泽希自顾着朝琴房走去,压根就没有对王佳的问题作出任何的答复,看着沐泽希颀长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王佳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