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咱有点眼水可以吗!

    更新时间:2018-01-12 10:16:34本章字数:3018字

    “进来吧!”沐泽希温和地说道。

    “哦,不好意思!我想这应该就是陈逸小朋友的家吧!”凌惜不确定得问道,脸上的表情异常的怪异。

    “嗯”沐泽希闷哼了一声,以示回答,凌惜硬着头皮屁颠屁颠的跟着沐泽希进了房间。

    “姐姐,你来了”陈逸把埋在书本里的头抬了起来,笑着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凌惜说道。

    “嗯,对不起啊!姐姐今天有一点事情耽搁了,所以今天来的有点晚了”凌惜抱歉的说道。

    “没事,姐姐我的作业快做完了,待会我们一起打游戏吧!”陈逸开心的看着凌惜等待着她的回答。

    听到陈逸的话凌惜顿时汗颜,只感觉有万匹草泥马从自己的心里奔腾呼啸而过,她深深的感觉到就在她身后1米的位置,有一束如炽热如火的视线炽热炎炎的灼烧着自己的脊背,小哥咱有点眼水行吗?你没看见这里除我俩以外还有其他的人吗?

    “额,你先把你的今天任务完成了,我们再谈其他的好吗?”凌惜笑着看着陈逸。

    “哦,好吧”陈逸有点失望的回答道,然后又低头开始做作业了,而陈逸今天的表现在沐泽希看来本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到了凌惜的这里,无疑对她产生了一场巨大冲击波,差点闪瞎她的狗眼,这孩子还是那天翻天覆地的野猴子陈逸吗?这他妈的也太差别待遇了吧!

    房间又再次恢复到凌惜没来之前的安静,沐泽希坐在陈逸的左边看着陈逸前几天的作业,而凌惜则坐在陈逸的右边安静的看着陈逸做作业,这幅场景还真像一对年轻的夫妇坐在一起辅导着他们孩子做作业。

    “哇,我感觉我们这样好像一家人哦!要是沐哥哥和凌惜姐姐你们可以在一起该多好呀!”正埋头写作业的李逸突然冒出一句话,顿时凌惜石化了,楞在哪,一句话都没法说。

    “快写作业,别捣乱”沐泽希对待陈逸这种出其不意的行为显然已经形成免疫了,只是好笑的刮了一下他的小巧可爱的小肉鼻头,无奈的说道。

    好温柔,阳光洒在沐惜泽精致的五官上,那让人着迷的小梨涡,让凌惜止不住有一种想去戳一戳的冲动,如此的温柔宠溺的眼神如同一坛陈年佳酿让人沉醉。

    “姐姐,你干嘛一直盯着沐哥哥看”陈逸狡黠的看着凌惜拖着腔调说道。

    “姐姐,你的脸怎么变得越来越红了和猴子屁股一样”

    羞死人了,凌惜你丫的丢脸丢到祖宗家去了,小子,别说了,要是这里没有人我都有一种想把你掐死的冲动,凌惜的脸如同红的还真的和猴子屁股没什么区别,“没事,你看你还有这么多作业没做,快点,我教你”凌惜慌乱的从书桌上拿起数学练习册说道,自然没有察觉到沐泽希嘴角浮起的那一抹微笑。

    “我有点事先走了,你要乖乖的听姐姐的话,知道了吗?”沐泽希放下手中的书籍,起身顺手整理了一下衣物,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听到沐泽希要离开了,陈逸依依不舍的看着沐泽希,“哥哥,下次你还会来吗?我想你”陈逸巴拉着小短腿,奋力的跑到门口带着哭腔拦着沐泽希说道。

    “当然回来,男孩子不能轻易流泪,知道了吗”沐泽希摸着陈逸的脑袋说道,凌惜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屋外难舍难分的感人场景,不觉得对沐泽希又多了一份想要去了解的冲动,如果有一天我退出了义务支教服务队李逸会不会像对待他一样对待我呢!想到着凌惜百感交集的回到了书桌前,盯着放在陈逸书桌上的全家福照片,照片中的陈逸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天真无邪的笑着,还真是让人欢喜,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凌惜不觉得感慨道。

    大门轻轻的被带上了,陈逸走进了房间,笑着说道:“姐姐,我们去玩好不好”

    “不好”凌惜摇了摇头直截了当的拒绝了陈逸,顿时陈逸脸色大变,傲娇的走出了房间,直接无视凌惜对他的管教。

    小样,脾气还挺大的,就一个星期狐狸尾巴就给我漏出来了,凌惜不觉得腹诽道,紧接着追了出去,“我告诉你,你的沐哥哥呢!可是我的队长,要是你不听话的话,我就告诉他,如果让他知道你怎么的不听话,扫他的面子,我看你这沐哥哥怕是不会再要你了”凌惜逮住陈逸的胳膊恐吓道。

    “哼”陈逸直接埋头继续打他的游戏压根就不搭理她,凌惜顿时无语了,这孩子真的是,简直是,不过你傲娇,我比你更傲娇,你野我比你跟野和我斗你丫的还得回洞里在修炼今年再说。

    “这么喜欢玩游戏,那好我们就玩一个大的,如果你输了,你就得听我的,怎样”凌惜双臂环于胸前,挑衅的说道。

    “不要”陈逸压根就没把凌惜放在心上,头都没抬,依旧埋在头继续打他的游戏。

    此刻凌惜只感觉自己脑袋上有只乌鸦从脑袋上飞过,脑门上直接掉了三条黑线,简直是,我居然再一次被无视了,这是一个人吗?上次那个陈逸去哪了,快给我还回来。

    “啧啧,果然还是一个怕输的小屁孩,其实呀!输给女孩子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果然我们队长带出的孩子还是不行,真是可惜了,可惜了我们队长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了”凌惜拖着腔调惋惜的感慨道。

    沐泽希注定是陈逸的禁忌,一听到凌惜说沐泽希带出的孩子果然不行,陈逸顿时火冒三丈,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不许说沐哥哥的不是,不就是比赛吗?谁怕谁呀!”

    “哈哈,就是嘛!不就是一场比赛没什么大不了的,果然我们队长没有看错人”看到陈逸如此反应,凌惜雀喜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好的!那我们来玩你最拿手的东西,这样也就避免了我以大欺小怎么样。”从一开始和陈逸提出挑战就一直站在陈逸面前俯看着陈逸的凌惜坐下缓缓的说道。

    “好,我们来玩狼人杀,看谁先死,先死的人最算输”陈逸义正言辞的说道。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啧,啧,“好,那下个星期你一定要多找几个配合你的小伙伴啊!我怕你会输的很惨”凌惜逗乐道。

    “嗯,时间到了,两小时我都走了,再见,我很期待我们下个星期的决斗哦”

    “凌惜,你回来了,你快看一下你的手机,你们班的班长来我们寝室几次了,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你”刚一踏进寝室的大门,凌惜就被蔡琴给叫住了。

    “我也是服了,一天到晚都是事情,到底要干嘛呀!”从社区赶回到寝室的凌惜,现在完全处于口干舌燥,身体疲惫的状态,加上走到半路的时候,手机直接没电了,身上连一毛钱的现金都没有带,如此更加的觉得心烦,一听到这个消息凌惜完全处于炸毛阶段,真想逮个人大骂一顿,可是谁会给她骂呀!谁都不欠她,更何况这条小命她还是得好好的珍惜。

    把手机的充电器插上,接了一杯水慢悠悠的喝了起来,想着天大地大也得把水喝了手机电给充了,洗了一把脸,喝了一杯热水,看手机的电已经充了80%。凌惜优哉游哉的把东西收拾好,黑旋风一般刮到了体育场。

    “班长,怎么了”跑的太快凌惜喘着气问道。

    “凌惜,对不起,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擅自帮你报了名,真的很对不起,但是这对你没有坏处”班长一脸真诚,人畜无害的看着凌惜,虽然带有抱歉的口气说着,可无论是谁都可以听出这里面也不乏有一定命令的味道。

    凌惜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其中不乏有她认识的几个,学生会主席苏毅哲,还有几个上午进行节目选拔的文艺部的干事。

    “所以班长你帮我报了什么”凌惜微笑的问道,不过话语中却充满些许责备和冰冷的味道,让人瘆得慌。凭什么你随意的帮我决定,我的父母都没有干过这些事,到底是谁给你勇气这么来折腾,你当我是面团吗!任人揉捏。

    “师妹,真的很抱歉,可是我们现在真的没有办法,负责弹钢琴配乐的陈一的手受伤了,你也知道伤筋动骨100天,恐怕到校庆晚会开始的时候,她也没有办法在胜任了,今天节目选拔我们才得到消息,所以我们现在真的很急需要人!而且你也知道这次校庆,我们经管系的学生理所应当的要参加,师妹一切以大局为重啊!你作为学院的一份子也理所应当的挑起这份责任”文艺部部长看着凌惜严肃的说道。

    滚蛋,你们文艺部的人是用来做摆设的吗?老娘最讨厌你们用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随意的给别人扣一顶帽子,凌惜就这样冷冷的看着他们,没有做任何的表态,表明了这是拒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