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我可能是疯了

    更新时间:2018-01-12 16:26:17本章字数:3275字

    手机的来电铃不断的撞击着凌惜的耳膜,肚子的咕咕声一遍又一遍的向凌惜提出抗议,想着要达到理想的效果也不是这么一时半会的练习就可以解决的,想到这里凌惜也就妥协了,收拾好东西,把琴房清理了一遍,在把房内的灯关掉,确定琴房没有任何问题后,凌惜通知了负责看管琴房的阿姨后,便背上自己的黑色背包,看了一下顾嘉的未接来电,随手拨了回去,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径直的朝后门走了出去,打算去商业街去买一点干粮来充饥。

    沐泽希快马加鞭的赶到了琴房的门外,看着黑漆漆的房内,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从阿姨那取得钥匙打开了琴房,走了进去,缓慢的走到钢琴旁坐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琴键,刹那间脑海里一首熟悉的曲子涌现了出来,随心而弹,一个个美丽的音符化作一个个活蹦乱跳的精灵在沐泽希的指间跳跃着。曲终人散之后,沐泽希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紧紧的拽住一般,痛的无法呼吸,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沐泽望那小小的身影。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未曾有关于你的消息,你过得还好吗?

    “队长,我明天上午有点事情,我可以晚点在过去吗?”终于把胃给填满了的凌惜,随意的敷衍了顾嘉几句,想着明天的事情,脑仁又疼了起来,抱着试试的侥幸心理凌惜拨通了王佳的电话小心翼翼的问道。

    “凌惜,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我可以原谅你,可是第二次你也应该有一点警觉性了吧!”你只有三次的机会可是才开始还不到一个月你就已经连续两次出现这种情况,如此的放纵下去,以后就会涌现一大批人以如此的理由为借口,到时候这个的团队还怎么管,想到这王佳严肃的斥责道。

    “对不起,队长,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本就抱着愧疚的心里的凌惜听着王佳斥责的语气抱歉的说道,该怎么办,很明显王佳一定不会再让自己这么做了,毕竟有了第一个人就会有第二个人,他妈的!我怎么就这么的孬啊!老娘我真想把生活委员给大卸八块了。

    “凌惜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觉得你也没有必要再参加服务队了”听着凌惜抱歉的语气和将近十分钟的沉默,王佳不由的妥协了,毕竟这种事情谁也怨不得,但只限这一次,如果还出现这种情况,她也绝不心软。

    正准备挂电话再去想其他法子的凌惜听到王佳的回答,顿时松了一口气,“谢谢队长,你真的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队长”,听着手机那端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凌惜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挂掉了电话,紧接着又给陈逸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明天会晚点过去,到时候自己一定负荆请罪,正安静的躲在书房门缝的陈逸一边接着凌惜的电话一边偷窥着屋外妈妈和爸爸吵架的状况,压根就没把凌惜的话听进耳朵。

    “姐姐知道错了,可是我真的是有事,事情结束了我马上就去找你,可以吗?陈逸…..”

    陈逸半天都没给自己一个答复,盘腿坐在床边的凌惜顿时有点沮丧,可怜兮兮的请求着陈逸的原谅。

    而陈逸依旧没有任何答复,客厅里妈妈和爸爸因为赌博的事从他放学回家做作业一直吵到现在,中途气不过的妈妈挥舞着爪子拼命的掐爸爸的胳膊,手甚至是脸,现在客厅的状况越来越激烈,妈妈完全攻破了爸爸的最后底线,气的爸爸扬手一巴掌朝妈妈扇了过去,被爸爸这么一打,妈妈就像疯了一般嘶吼着朝爸爸扑了过去,陈逸就这样把手机贴在耳根,呆呆的看着客厅里的激烈斗争,这种情况从他懂事开始不知道已经出现了多少次了,起初他会去哭去闹去阻止,让他们可以停下来,结果沉浸战斗中的他们压根就无视他的存在,又一次他去拉妈妈的时候,直接就被妈妈大手一挥,直接挥到房门边和房门来了一次最激烈的亲热,后遗症就是脑门鼓了一个大包,后来他学会了躲,大人打架的时候一定得躲在一个远离战场的角落,不然自己脑门上又得挂几个包。

    “你在哪?为什么那么吵,喂,陈逸,小屁孩,快点回答我”本还是安静的的手机突然传出一声尖叫,接着就是哭喊嘶吼声,听到着凌惜心猛然一震,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以自己的最大分贝质问着陈逸,不安惊慌疯狂的滋生着。

    凌惜的河东狮吼直接把寝室内的五朵金花们给吓了一跳,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凌惜,只见凌惜一脸愁容的在寝室内踱步。

    “怎么了”正在看书的蔡琴担心的问道。

    手机那头吵杂声,哭泣声不断的充斥着凌惜的耳膜,弄得她心烦气躁,不安感越来越强烈,凌惜直接挂断了陈逸的电话,拨给了队长王佳。

    “怎么了”正在敷面膜的王佳微蹙着眉轻声的问道。

    “队长,你知道陈逸吗?他可能出事了”凌惜着急的说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有什么证据”被凌惜这么一折腾,王佳敷面膜的心思完全没有了,立刻坐了起来,严肃的质问道。

    “我刚才打电话,没有人接,整个过程有尖叫声,哭泣声,什么声音都有”凌惜焦急的说道。

    被凌惜这么一说,王佳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你先别着急,有可能是陈逸又调皮了,被他的父母教训呢!”

    “可是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像是小孩的声音,却好像是妇女的哭泣声和尖叫声”凌惜惆怅着回答道。

    “你先别着急,还有他父母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朝阳社区这么远,你着急也没有多大的用”王佳故作镇静的安慰着凌惜。

    “好”是呀!自己又能做什么呢!还是别乱了阵脚,凌惜自我安慰道:“打扰你了,队长,那你找点休息吧!”

    “嗯,你也是”

    忐忑不安的凌惜挂断了电话,怎么也坐不住,总感觉出了什么问题,为了确定陈逸没事凌惜再一次拨通了陈逸的电话,电话那头换来的是救护车的声音和陈逸的哭泣声:“姐姐,我好怕”

    凌惜猛然一震,心也随之被陈逸给紧紧的拽住了,“乖,你在哪!姐姐,马上过来”凌惜温柔的安抚着陈逸。

    “好多血,好多血,家里有好多血,哇哇”

    凌惜顿时慌了,立马抓起穿上的衣服套上,动作敏捷的穿上白色帆布鞋,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还没走到门边就被蔡琴和小夏给拖住了。

    “你去哪!这么晚了,万一出事怎么办!”尾随其后的几人一口同声的质问着凌惜。

    “怎么办,那你们说该怎么办,我带那个小孩出事了”凌惜双眼通红,带着哭腔着急的说道,凌惜的性格也就是如此吧!遇到情况十分紧急的事情就会记得红眼睛,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她遭遇人生中最大的变故,才慢慢得改变,变得稳重可以独当一面,如果可以凌惜永远也不想经历那一段最黑暗的日子。

    “他的父母呢!”维依严肃的问道。

    “不知道啊!”

    “我看你是疯了”

    “我真的快要疯了,接二连三的事弄得我焦头烂额”凌惜无奈的说道。

    “打电话给你们队长。快点,要去我们陪你一起,你一个人我们不放心”维依面无表情盯着凌惜严肃的命令着。

    一旁的小夏劈手夺过凌惜手中的手机,再一次拨通了王佳的电话,三句并做两句的把事情的原委给交代了出来。

    “我马上打电话给沐师兄,他对那孩子的情况非常了解,你们把凌惜带回去等消息”

    挂了电话后,五人各自使着眼神互相交流着,准备把傻站在门口的凌惜拖回宿舍。

    “师姐”紧紧拽住凌惜手机打死也不还给凌惜的小夏接通了电话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们马上把凌惜送到校门口,我和沐队长还有凌惜三人赶过去”坐在沐泽希的车上的王佳,在沐泽希的命令下拨通了凌惜的电话,严肃的说道。

    几人张罗着正准备把凌惜送到校门口,哪知凌惜如同黑旋风一般一阵狂风呼啸而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她们的眼前,急的小夏和黎利几人狂追其后,生怕慢点凌惜会出事,而维依就留在寝室大门口为她们留门。

    到了校门口,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了凌惜的跟前,借着昏黄的车灯还有路灯凌惜看清了车内,神色凝重的沐泽希,还有焦躁不安队长王佳,还没等沐泽希发话,凌惜一溜烟的梭进了车内,动作娴熟的绑好安全带,嗖的一声跑车从刚追上来的小夏等人呼啸而过,留下小夏等人在风中凌乱。

    车内的气氛异常的诡异和紧张赶到朝阳社区已经是11点20了,此刻的晚霞社区异常的热闹,有冲刺耳膜的警笛声,有一团团围观的人群,还有三个警察正压制着一个中年男子,鲜血已经把他的衣领还有面目浸染的鲜红,颓废迷茫挫败完全的粘接在他的身体和灵魂上,路灯明如白昼,凌惜微蹙着眉看着这一切,有晕血症的王佳看到如此场景四肢瘫软差点跌落在水泥地上,被眼疾手快的沐泽希紧紧的拽住,接着将她扶进了车内,安置好晕血的王佳之后,沐泽希装过头来,凌惜早已不在原地,四处张望了几分钟后,沐泽希微蹙着眉朝陈逸的家走去,快要走到陈逸家的时候,楼上的争辩声吸引了沐泽希的注意,不由得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