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我想撞墙

    更新时间:2018-01-13 07:00:00本章字数:3196字

    “警察哥哥,我真的是G大的学生,陈逸是我的学生,我真的只是来看一下他的情况”看着警察压制着那个男人朝警车走了过去,凌惜越来越当心陈逸的情况,正准备叫沐泽希一起上去时,却看见沐泽希正扶着王佳朝车的方向走去,心里就像被人打翻了一瓶醋一般很不是滋味,可是一想着陈逸的事情凌惜的脚就像上了发条一般飞一般的朝陈逸的家跑去,自然也就没和沐泽希打招呼,可是到了陈逸的家门,凌惜就被一个发福的中年警察叔叔给拦了起来,死活不要凌惜进去,说是要保护好作案现场,凌惜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拼命的向警察叔叔解释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还有自己的身份。

    “嗯,小姑娘不要在这里凑热闹,快回家去”警察叔叔最后总结性的温柔的劝解道,顿时,凌惜有一种撞墙的冲动。

    “我没有捣乱,真的还有一个孩子呀!要我怎么说你才会让我进去看他”凌惜抓耳挠腮无奈的问道。

    “。……。。”

    “陈逸应该被他们带走了,我们走吧!”上楼后的沐泽希微笑的向傲娇而又尽职的警察叔叔打了一个招呼,温柔的看着凌惜说道,下一秒就拖着刚刚一直看着他发呆的凌惜下了楼。

    沉迷于沐泽希的美色的凌惜瞬间脑袋短路眼睛紧紧的盯着沐泽希那刚劲有力且白皙的手腕,亦步亦趋的跟着沐泽希下了楼。

    “现在这么晚了,宿舍早已经关门了,我先送你和王佳去宾馆,我去警局了解一些相关情况”站在A栋的入门口,沐泽希看着真正发呆的凌惜说道。

    “哦”不对,他说什么来着,“不行,我和你一起去,我必须知道陈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反应过来的凌惜盯着沐泽希神色凝重的眼眸笃定的说道。

    “不行,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必须回去”坚定不容任何可以商量的口气。

    柔和的灯光投在沐泽希俊美的脸庞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孤单凄凉,凌惜不由得叹了口气,跟着沐泽希的步伐后面。

    将凌惜和王佳送到了市里的宾馆后,沐泽希就开车奔向了警局,宾馆内凌惜再一次拨打了陈逸的电话,可是对方的电话却已经处于关机状态,王佳愧疚不安的坐在床边等待着沐泽希的消息,这一夜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沐泽希过来的时候,凌惜和王佳两人盯着硕大的黑眼圈屁股就像安了发条一样蹭的一声弹了起来。

    “怎么样”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先吃饭吧!”沐泽希一脸疲惫的指着放在餐桌上的牛奶 和面包说道。

    一张桌边,三人围坐,食之无味,各怀鬼胎。

    “陈逸的妈妈因赌博,瞒着他的爸爸把房契给压了出去,同时陆陆续续的欠下了20几万的债,东窗事发,两人大吵了起来,甚至还动起了手脚,陈逸的父亲因气愤丧失了理智捅了他的母亲,她的妈妈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今天早上2点去世了,陈逸现在在他的爷爷家”沐泽希神色平静的看着凌惜说道。

    沉重的气氛弥漫着这个屋子,那些和陈逸在一起的快乐日子向潮水一般在凌惜的眼前不断的涌现,震惊,气愤,无奈,心疼疯狂的啃噬着凌惜。

    “师兄,你知道陈逸爷爷家的地址吗?”凌惜盯着沐泽希仔细的问道,语气中夹杂着心疼着急。

    沐泽希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整个房间再一次陷入了低气压的安静状态。

    “等会我送你们回去,陈逸的事我会紧跟着”沐泽希无奈的说道,接着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一路上跑车内的气氛异常的压抑,每个人都在为陈逸的事情感到心痛,而又担心。

    “回来了,怎么这么憔悴,陈逸到底发生了什么”收拾东西正准备出门的蔡琴看见凌惜顶着两个黑眼圈,满脸憔悴的走进寝室,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迎了过来,当心的问道。

    “嗯,没事,你去忙你的吧!”不能告诉她们,这是凌惜第一反应,谁都不想把自己的家丑到处外扬,自然陈逸也不例外,尽管这件事迟早都会人尽皆知,可是她却不想让这件事从她的口中说出。

    “对了,昨晚宿舍阿姨没有查寝吧?还有其他人呢?”凌惜秉着以往的习惯只要想转移话题就会四周环望一遍,这一次也不例外,可是这一环顾发现宿舍除了正在收拾 东西出门的蔡琴以外,再无其他人,好奇又有点担心的问道正站在自己眼前关心的看着自己的蔡琴。

    “小夏还有黎利去找你了,维依还有苏婕去你们服务队了解相关的情况了,我呢就在寝室等你回来好给她们报消息,看你迟迟都没有回来我打算去琴房和校门口看你回来了吗?昨晚没什么事,放心,看你安全的回来了,我们就安心了”蔡琴笑着解释道。

    真好,有这么一群关心我的室友,就像又多了一个家一样,我真幸运,想到着一股热流缓缓的在心田流淌着,“我真的好幸运,有你们真好”凌惜不由得感慨道。

    “笨蛋,在这个异地城市,我们不关心你谁关心你!昨晚累了一宿,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吃东西了吗?没有的话,我去帮你买点,顺便把你的情况告诉她们。”

    “吃了,叫她们回来吧!改天我请你们吃饭”凌惜笑着回答道。

    “好啊!那我出去打电话了,趁现在赶快休息一下吧!”说着蔡琴走回自己的书桌前拿起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叮嘱了凌惜几句,就出去打电话了。

    真好!可是陈逸该怎么办!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想到这凌惜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心里五味杂陈。手机屏幕的来电提示把凌惜从哀痛中拉了回来,是顾嘉的来电提示,心情极其糟糕的凌惜选择了直接忽视,看了一下时间,距离排练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凌惜把手机放到书桌上,走卫生间接了一盆热水,把脸整个塞了进去,过了好一会,才把脸从热水里移了出来,又一头扎进了冷水,一冷一热交替循环,啪啪又拼命的啪嗒着自己的脸,确定自己清醒的才不多了,再次回到房内,搬出了她压箱底的化妆品仔细的画了起来。

    再三确定已经把那憔悴不堪的愁容给掩盖了,顺手拿起书桌上的手机,背好书包,把门锁好,就飞奔去琴房。

    赶到琴房的凌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比距离约定的时间早了5分钟,如果来晚了又或者踩点过来指不定王兰有会逮住这个机会,把自己又怂一顿,而且在她的人生字典里,从来都是要嘛就提前来,要嘛就不要来,她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喜欢迟到的人,以她的思想观念来解释就是迟到了的人就是在浪费别人的时间,是最可耻的。

    可能今天是星期六的原因,除王兰和凌惜两人准时到场以外,其余的人都是陆陆续续的隔几分钟来一个,等到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已经是日晒三竿,将近9点了,明明约好是8点30准时集合开始,这不免让想不开的凌惜有点冒火,想着王佳一定会拿出队长的架势狠狠的把这些迟到的人给批一顿,结果居然没下文。果然任何人之间是有差别的。

    练习依旧,一上午下来,凌惜的进步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尤其是王兰,明明昨天还不着调,今天居然已经可以跟上她们了,而且在最后的两次合拍中凌惜居然可以和她们达到默契的和声状态,这样的飞速发展让王兰不由得开始欣赏起凌惜来,可是一想到她是部长硬塞到自己手里的,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行了,今天大家练得都差不多了,回去休息吧!辛苦你们了”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到饭点了,王兰叮嘱道。

    “凌惜,再见”

    “嗯,再见”凌惜笑着向打架子鼓的女孩回复道。说真的到目前为止她除了知道队长王兰的名字外,其余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因为从她加入她们队伍开始,她们除了练习就是练习根本就没有任何交流,练习结束之后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对于凌惜的加入除王兰是明面上摆明了看她不爽以外,其余的人对她的态度就是不咸不淡,今天居然和她打起了招呼,这到让凌惜觉得受宠若惊。

    琴房内的人陆陆续续的走的才不多了,只剩下凌惜还有王兰,王兰正在收拾整理她的吉他,凌惜眼观鼻鼻观心安静的收拾好东西,起身朝琴房外走去。

    “凌惜”快要到门口了还是被王兰给注意到了。凌惜尴尬的转过身看着正朝自己走过来的王兰微笑的回答道:“嗯,队长有什么事吗?”

    “嗯,你今天的表现还行,我希望你接下来的日子还能保持这样的水平,又或者比现在更好”王兰微笑的看着双手捏着书包肩带的凌惜说道。

    “我会努力的”凌惜笑着认真的说道,如同作出某种承诺一样的严肃庄重。

    “嗯,我相信你,那我们回去吧!”

    俩人安静的走在回寝室的路上,一言不发,一种尴尬的气氛再一次将她俩给包围了起来,为了早点结束这种非人的折磨。

    “队长你住几栋”

    “凌惜在学校还习惯吗?”俩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脱口而出,自然开场白又戛然而止,过了几分钟,俩人陆陆续续的你问我答,我问你答有了初期的交谈。

    “……。。”